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靈犀聞聲朝門口看去,笑著相迎:“許公子。”

    許棠之禮貌性的一笑,而后一眼便看到了床上已經醒過來的謝瓷:“星兒!”

    靈犀笑著接過許棠之手中的衣服:“星兒已經醒來好一陣兒了呢。”

    “是嗎?”許棠之走過去在她床邊坐了下來,“星兒,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沒有。”謝瓷搖了搖頭,看著還會關心她的許棠之,不禁淚目。

    靈犀見狀便悄悄地退了出去。

    許棠之懵了,心都提了起來:“怎么了?哭什么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沒有不舒服。”謝瓷抽泣著,掙扎著欲坐起來,許棠之見狀忙幫她一把,謝瓷順勢抱住許棠之。

    許棠之一愣。

    “如月,我記起你了,我終于完完全全地記起你來了。”謝瓷哽咽道。

    “……”許棠之嘴唇動了動,良久才喃喃道,“果然,你真的記起來了。”

    “嗯。”

    “其實,我并不希望你記得鳳溪。”許棠之撫摸著她的頭,“說好不要忘記,從許棠之開始就好了。”

    “對不起,對不起……”謝瓷淚眼婆娑,流下兩行清淚。

    許棠之揚唇,安慰道:“星兒,我不用你說對不起。”

    “如月……”謝瓷的眼淚像開了閘的水,怎么也止不住,“我好害怕,好害怕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這不是好好的嗎?”許棠之輕輕拍著她的后背,“倒是你,不知道魔界很危險嗎?怎么還孤身一人來救我?”

    謝瓷:“要是換成我被抓,你比我更著急才對吧?”

    “……真拿你沒辦法。”許棠之嘆了口氣,“答應我,以后不要讓自己陷于險境了。”

    “你也是。”

    許棠之點點頭:“嗯,我也是。”

    兩個人就這么抱了好一會兒,謝瓷才漸漸平復情緒,想起那天的事情,謝瓷有些疑惑:“對了,如月,我們……那天是怎么逃出來的?我怎么想不起來了?”

    許棠之:“你昏過去了,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也就想不起什么了。”

    “原來是這樣。”謝瓷恍然大悟,他這么說,謝瓷就下意識的認為最后肯定還是他扳回一局了。

    許棠之面不改色地點點頭,又道:“好了,星兒,說了這么久你也累了,再休息一會兒吧。”

    “嗯。我記得你也受了很嚴重的傷,你……”

    不等她說完,許棠之嘴角一勾,微笑著說:“我沒事,我會注意自己身體的,現在當務之急,是你趕緊養好身子。”

    “……”謝瓷看他不像是撒謊的樣子,這才放心躺下。

    許棠之替她掖好被子,便起身離去。

    她的事情,許棠之大概明白得七七八八了。

    她確實是人,不是妖君,只是妖君把萬妖之力藏在了她體內,但她現在還沒有能力掌控這么強大的力量,所以萬妖之力只會在她生死一線的時候出來護她一命。

    至于她什么時候接觸了妖君,這就不得而知了。

    是夜……

    謝瓷被身側的動靜吵醒了,她扭頭:“犀兒,怎么了?”

    盡管是黑夜里,靈犀也依稀看得清謝瓷的臉,抱歉似的一笑:“吵醒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沒有,是我自己突然醒了。”謝瓷看著她,問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嗎?”

    “沒事,忍忍就過去了。”靈犀笑著。

    “騙人。”謝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她。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