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逍遙小閑人 > 第八百四十二章 瞧你那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白一弦一臉驚訝的表情:“趙公子覺得我說的沒有道理?這怎么可能呢?有句歌詞你不知道聽說過沒有?

    你傷害了我,我一笑而過……瞧瞧,這勸人大度的話,都被人編撰成歌,廣為傳唱了。

    趙公子身為郡公之子,若是以身作則,那豈不是就是萬民楷模?將來說不定還能編入史書,成為流傳千古的佳話呢。”

    白一弦說的這些話,讓一邊的言風和流衣聽的都嘆為觀止啊。

    這到底是怎么想的,才能說出這么多似是而非的大道理來?瞧瞧趙公子(自家主子),都快被氣的冒煙兒了。

    言風都覺得公子今天的話,確實有些無恥啊,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而趙云飛氣的指著白一弦:“來來來,你來,讓本公子揍一頓,然后你給我一笑置之,來。到時候史書不寫你,我給你寫本書,把你編寫進去,讓你名留千古。”

    白一弦大義凜然:“不必,這種事情,做的太刻意,那就是沽名釣譽了。我不是這樣的人,還是把機會留給趙公子你吧。趙公子你就別客氣了。”

    “白一弦!”趙云飛氣的大叫一聲:“咱要點臉成嗎?”這一聲大喝,在這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頓時嚇得周圍人都是一跳,紛紛轉頭看了過來。

    一看是兩個很優秀的公子,樣貌出色,但衣著極為華麗,一看就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尤其是其中一個明顯的正處于憤怒的狀態之中。怕殃及池魚,所以眾人也不敢多看了。

    白一弦很無辜:“趙公子,大庭廣眾之下不要大聲喧嘩,這是非常失禮的。再說你嚇到別人了,這種行為不好……”

    趙云飛覺得自己真不該上來攔住白一弦,他這不是自己找氣受,自找不自在么?

    不過他現在是真想把白一弦按在地上好好的揍一頓啊。

    再說下去,他怕自己會被白一弦給氣死。你說自己當初怎么就糊了眼,覺得白一弦這小子很合自己胃口,還對他有好感的呢?

    白一弦一看趙云飛已經氣的快暴走了,覺得差不多了,人得見好就收是不是?

    于是他說道:“趙公子,生這么大氣做什么呢?氣壞了身子多不值得呀?

    不如這樣,在下在三元樓擺宴,就當給你賠罪了,你大人大量,就不要計較了,如何?”

    白一弦以為,趙云飛已經被自己氣成這樣了,應該不會同意去吃飯,估計會直接掉頭就走。

    沒想到趙云飛呼出一口氣,勉強嗯了一聲:“這還像句人話。”

    白一弦說道:“我自然句句都是人話,我若說的不是人話,你怎么聽得懂?”那豈非是你不是人?

    趙云飛直接一個大白眼翻了過去。

    一行人向著三元樓而去,趙云飛心道等一會兒,他就照著貴的點,什么貴就點什么,點上幾十道。

    不過他心中也知道,白一弦應該是不差銀子,不過,就算他不差,那自己也得膈應膈應他。

    說不過他,還不讓自己坑他一頓嗎?

    一路到了三元樓,兩人去了二樓的一個包間,趙云飛果然一氣點了幾十道菜品,把小二都看傻了。

    這三元樓是最頂級的酒樓,里面東西非常貴,而趙云飛點的更是最貴的。

    以往的時候,也不是沒有人來此請客,一擲千金,點這么多豪華的菜品,可人家人數也多啊。

    白一弦和趙云飛就兩個人,加上兩個護衛也才四個,幾十道菜品,吃的完嗎?

    店小二也不由提醒了一句:“客官,這點的會不會有些太多了,你們怕是吃不完吧。”

    趙云飛哼道:“吃的完吃不完與你有什么相干?莫非還怕我們付不出銀子不成?你只管上你的菜,到時候一文都不會少了你的。”

    他指著白一弦:“瞧見這個人沒有?如今的京兆府尹,今兒他請客,他要是不付賬,你們就去京兆府尹找他,反正他跑不了。”

    店小二提醒的時候就知道一般這種情況下,自己肯定會被斥責,不過他也是好心。既然人家不在乎銀子,得,那他就只好乖乖上菜去吧。

    店小二很快先把茶端了上來,而趙云飛坐下之后,看著外面,也不搭理白一弦。

    白一弦笑著拎起茶壺,分別給趙云飛和自己倒了一壺茶,說道:“趙公子,還生氣呢?

    剛不是勸過你了嗎?人生在世,要懂得……”

    趙云飛再也受不了了,轉頭大吼一聲:“你閉嘴。”

    白一弦搖搖頭:“火氣真大,你這是肝火上行,對身體可不利。言風,去跟小二說,給趙公子來碗銀耳蓮子粥。”

    他看著趙云飛:“這東西,可是去肝火的好東西,一會兒趙公子你多喝點,對身體好。”

    本公子大動肝火還不是因為你氣的?只要你不氣我便成。趙云飛很想爆粗,他是腦子不對勁了還是有受虐傾向?

    都被白一弦氣成那樣了還跟他來了三元樓?自己這不是找虐么?這是不被他氣死不算完么?

    他覺得自己已經生不起這么些氣了,努力平復了一下,不搭理白一弦,繼續看著外面的景色,以及來來往往的人群。

    “嗯?”趙云飛原本是氣悶之下才看外面的,但看著看著,卻突然眼前一亮。

    他不自覺的說道:“想不到這世間竟有如此超凡脫俗的絕色女子……”

    美女?白一弦一聽也來精神了,急忙轉頭往外看去。

    說起來美女,他見得不少,趙云飛一說絕色,他便想起來念妖精等人。

    等他看到趙云飛口中的美女的時候發現,那女子確實容貌極盛,身上還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清冷。

    這女子的氣質,有些像煙蘿,容貌也是不相上下。放在一般美女之中,確實數得上拔尖的。

    總的來說,這確實是個美人,對于一般人來說,也確實當得起絕色二字。

    但不知為何,今天白一弦就是特別想懟趙云飛,他看著趙云飛那一副欣賞的模樣,撇撇嘴,說道:“這也叫絕色?瞧你那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趙云飛果然再次成功被激怒,他不敢置信的看著白一弦:這貨竟然說他沒見過世面?

    www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