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僵尸之邪惡秋生 > 第三百零一章 取金遇險
    無心被顧玄武幫其除掉岳綺羅的承諾打動,而陳秋生也被一箱黃金打動,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陳秋生便同意和顧玄武去豬頭山挖黃金。

    眾人一拍即合,當即出城,夜幕降臨,來到豬頭山下,山中一片漆黑,樹木影影綽綽,不時有鳥獸怪叫傳出,格外陰森。

    陳秋生往后看了眼,他總感覺后面有人跟著,如芒在背,就是放出立冬探查,也發現不了任何鬼影,讓他很是不安。

    “不會又是岳綺羅吧?《無心法師》里,就這個反派陰魂不散!”陳秋生心中嘀咕,暗自留意后,不再多想,在顧玄武的帶領下,朝山上藏金之出走去。

    四人在山中『摸』黑前行,很快到得顧玄武藏金的山洞。暗夜深沉,山洞好似一張開餓口的巨獸嘴巴,等待獵物自動進去。

    “這地方好陰森!”月牙說道,情不自禁的靠近無心。

    陳秋生也感覺這山洞氣氛很不對,極其壓抑,絕對是兇險之地,不是盤踞妖邪,就是有毒物潛藏。

    四人點燈進入黑沉沉的山洞,燈火昏暗不說,還只能照亮一小片區域,有等若無。陳秋生和無心異人還好,視力超好,縱燈火昏暗亦能看清一切,月牙、顧玄武兩個就不行了,燈影搖曳,經常碰壁。

    四人一直往里走,行了二十多米,山洞變窄,迂回曲折,等再次變得開闊,顧玄武卻不見了。

    三人加快速度去找,很快發現顧玄武,不過讓人詫異的是,他邊上還有個月牙,其正對那個月牙噓寒問暖。

    顧玄武與其邊上的月牙舉止親密,無心立即認出其是假貨,立即上去救人,那月牙受到攻擊,立即顯『露』原形,原來是紙人幻化的。

    陳秋生彈指一揮,一縷紫『色』火苗飛出去,立即落到準備遁走的紙人身上,轟一下爆開,瞬間就將紙人燒成飛灰。

    “是岳綺羅的紙人,原來先前是這東西跟著我們,難怪找不到是什么跟著!咱們暴『露』了,趕緊取出金子離開!”陳秋生道。

    “岳綺羅既然派紙人跟著,怕是隨后就到,要是她帶著張顯宗來,把洞炸塌了怎么辦?我看咱們還是先出去,等危機過來,再來挖金!”顧玄武道。

    顧玄武說得也有道理,眾人立即往洞口,到洞口處,就見一身紅衣的岳綺羅站在外面,身周環繞著百十只紙人。

    紙人一起飛出,搬來一大塊石頭將洞口毒死,無心、月牙、顧玄武三個合力也推不動,陳秋生暴喝一聲,力灌雙腳,一陣沖刺后,一腳踹了過去。

    多個人多份力,陳秋生一腳踹上去,無心三人也同時法力,終于掀開石頭,一起沖了出去。

    四人一出去,就見空中無數紙人飛舞,顧玄武手握匕首就要殺向紙人,陳秋生將其拉住,拔劍一揮,就是一篷火焰飛出。

    岳綺羅經過這段時間修養,法力卻是更進一步,念動之間,紙人便瞬間散開,避開陳秋生發出的烈火。

    “這岳綺羅越來越難對付了!”陳秋生皺眉,又揮出一劍,將襲來的紙人『逼』退。

    紙人退后又圍攏上來,無心見此太耗法力,秋生,就地焚燒一件棉衣,借燃起的大火與紙人對峙,暫時穩住腳跟。

    棉衣很快燒完,紙人又四面八方圍了上來,陳秋生正弄好根火把,正要點上,遠處卻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大片火把朝這邊走來。

    不片刻,就見張顯宗帶著十數個士兵出現在眼前,一個個都挎著槍,砰砰一通『亂』槍,將四人『逼』回洞中。

    四人退回洞中,顧玄武卻未帶手下追進來,四人商量下后,決定先去將金子挖出來。自古財帛動人心,他們準備將金子挖出來再撒出去,趁張顯宗手下哄搶之際突圍。

    這招對于那些軍令如山的精兵強將,或許無用,但對于土匪一般的小軍閥手下的大頭兵,成功的希望還是蠻大的。

    主意既定,四人立即往洞『穴』深處推進,很快到得埋金之地,再顧玄武的指點下挖起來,很快將三箱金子挖出來。

    許是久等不見四人出來,張顯宗帶人追了進來,正瞧見四人將金子挖出來。

    張顯宗『迷』戀岳綺羅,岳綺羅又喜歡無心,張顯宗想都不想,拔槍就朝無心『射』去,正中無心手臂,

    張顯宗這一槍,似驚醒了洞中神秘存在,陳秋生四人還未來得及找掩體躲藏,攀附于洞中的許多樹藤有如神靈附體,如蛇般靈動襲擊所有人。

    眨眼間,許多士兵便被樹藤卷走,慘叫聲不絕于耳,洞中一片大『亂』,燈火倒地,猛烈燃燒一陣后,陷入黑暗。

    “咻咻……”暗中有呼嘯聲接近,陳秋生拔劍出鞘,斬落無數藤蔓,漸漸站穩腳跟,抽空取出寶葫蘆,將三箱金子全部刷走。

    收了黃金后,陳秋生將血能運至雙目,眼中血『色』一片,除了無心外,其余人在其眼中,紅彤彤一坨,勉強能根據體型分辨出來。

    這時陳秋生聽見張顯宗在驚叫,循聲看去,就見他被幾根樹藤纏住,往洞『穴』深處拖去,可謂危在旦夕。

    那岳綺羅也是強悍,見張顯宗被拖走,迎著藤蔓就沖了過去,將張顯宗救下,朝洞外趕去。

    岳綺羅強悍,護著張顯宗一個,卻是輕松逃了出去,陳秋生四個,就有些麻煩了。無心和他都不及岳綺羅,又帶著顧玄武和月牙兩個拖油瓶,目標太大,密密麻麻的藤蔓撲過來,讓四人是寸步難行,陳秋生和無心兩個,只能一次次將襲來的樹藤打退,護住顧玄武和月牙。

    如此折騰了半個小時,樹藤變得稀疏,陳秋生讓顧玄武、月牙兩個走前面,他和無心墊后,花了半刻鐘,終于從洞中逃了出來。

    “真是要命!”陳秋生吐了口氣,見不再有樹藤追出來,反手將劍收回鞘中。

    “此地不宜久留,走!”無心說一聲后,拉著被嚇得不輕的月牙就走,顧玄武立即跟上。

    陳秋生不緊不慢的跟上,四人走了一刻多鐘后,卻是又回到了洞前,無心開天眼一看,竟然看不穿!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