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嫡女之藥妃天下 > 第十章 再見蘇傾楣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季無羨站在謝云弈的身側,一臉郁悶的看著他目送蘇梁淺離開,“公子,你把玉佩給她了,你怎么就把玉佩給她了?你的口味怎么這么重,你怎么忍心,讓我一直對著這樣的丑八怪!”

    謝云弈抽回視線,看著恨不得捶胸頓足的季無羨,“不然你回去,換初南來。”

    季無羨聽了,立馬收起那夸張的表情,搖頭,信誓旦旦道:“公子,我們去京城吧!”

    季無羨掰扯著手指頭在那里數,“一,二,三……我有多久沒回家了,很多年了,我覺得我也應該回京城看看,我家老頭子都想死我了,公子你看,怎么說我也是在京城長大的,而且像清理門戶這種事情,初南比我在行多了,但我絕對是比他更貼心的小管家,更明白你的心意,最重要的是,初南這名字,聽著像那什么,會折損公子你的顏面。”

    徐初南和季無羨都是謝云弈的下屬,謝家子嗣艱難,目前這一輩真真正正的嫡出就只有一個謝云弈,血脈傳承成了謝家最頭疼的問題,謝云弈已經十八,他這個年紀,正常的都已經成婚,通房好幾個了,但他現在還是個雛,謝家老爺子沒少為這事逼他,謝云弈本事,年紀雖輕,卻早已掌控謝家,直接為這事將老爺子榮養了起來。

    謝云弈這次出來,之所以選擇帶季無羨而不是徐初南,是因為在這件事上,徐初南是老爺子派,沒少配合著給他塞女人,而季無羨,他和謝云弈一樣,是被催婚催的不耐煩‘離家出走’的。

    季無羨最大的人生目標,就是和他家公子那樣,將催婚的那些人,一個個全部榮養起來。

    蘇梁淺還沒走到馬車,遠遠的就看到在馬車外站著的羅知聞,有些意外。

    羅知聞換了身常服,看到蘇梁淺一行人后,很快迎了上去,走近后,見蘇梁淺一身血跡,表情漠然,沉穩的仿佛歷經世事,掩下唏噓心疼,恭敬的向蘇梁淺抱拳,“小姐。”

    蘇梁淺朝著他點了點頭,服了服身,羅知聞受寵若驚,“小姐真是折煞小的,我羅知聞能有今日,全是沈老將軍提拔,我這條命還是三少爺他給的,可惜……”

    蘇梁淺神色寡淡,“忘恩負義的大有人在,不是每個人都能像羅大人這般,我外祖父若泉下有知,必會深感欣慰。”

    羅知聞嘆了聲,轉而道:“蘇公子篤定小姐就在飆風寨,冒火命人進去,看到王力的尸體方肯罷休,王公子發了好一通火。”

    蘇梁淺笑,“這次的事情,不會就這樣終了。羅大人回去吧,今日之恩,他日必定報答,告辭!”

    蘇梁淺拜別了羅知聞,上了馬車,走的是和蘇澤愷不同的路。

    因著降香的緣故,蘇梁淺一行人抵達京城侍郎府時,已經是小半月后。

    “小姐,到了。”

    蘇梁淺緩緩睜開眼睛,掀開簾子的一角,看著眼前高大氣派的大門,蘇府兩個字遒勁有力,是當今圣上親筆御寫,府邸也是圣上親賜,昭示著對蘇家的榮寵。

    母親嫁給蘇克明時,蘇克明在官場尚未冒頭,那時候荊國公府卻是榮寵無雙,當今圣上看的自然是荊國公府的面子。

    蘇梁淺在里面住過,自然知道,這蘇府比尚書府都不遑多讓,再加上是圣上御賜,所以蘇克明這幾年不斷升遷,也沒有從這里搬離。

    這是母親的,自然也是她的,再怎么樣都不能便宜了那群忘恩負義的豺狼。

    現在她回來了,安然無恙完好無缺的回來了,那些屬于她的東西,她可以一樣樣討要回來了。

    蘇梁淺瞇起眼的犀利,嘴角的弧度,卻讓她看著無害純良,還有滿滿的如狐貍般戲弄獵物的耐心。

    蘇澤愷他們應該比她更早回到了京城,沒讓她身敗名裂,還折損了一名心腹嬤嬤,皇后那里也落埋怨,蕭燕他們必是如坐針氈怒火中燒,牟足了勁要對付她。

    剛好,她也有份厚禮要送給她。

    這次,她要讓她們打碎了牙齒血往肚子里吞。

    蘇梁淺從飆風寨離開后,蕭燕這邊便斷了她的行蹤,她連蘇梁淺是不是回侍郎府都不知道,更不要說具體哪天回了,也因此,馬車停下后,一個迎人的都沒有。

    蘇府外,人頭攢動,有一些異乎尋常的熱鬧。

    桂嬤嬤先下了馬車,讓守門的前去通報蘇梁淺回來的消息,茯苓降香也跟著從馬車下來。

    茯苓臉上的紅點已經好了,降香這一路,都由她照顧,和以前比起來,降香陰沉消瘦了許多。

    幾個人剛下馬車,侍郎府的大門緩緩打開,左右兩邊,數十個丫鬟家丁依次走了出來,桂嬤嬤看這陣仗,以為是來接蘇梁淺的,面上一喜,正準備讓蘇梁淺從馬車上下來,聽到人群中有人興奮道:“出來了,出來了,侍郎府的小姐出來了!”

    桂嬤嬤覺得不對勁,扭過頭去,坐在馬車內的蘇梁淺聽到外面傳進來的聲音,也撩開了簾子,動作帶了些許急切。

    尚書府的門口,一少女亭亭玉立,站在中間,少女有一張漂亮的臉,細長的柳眉,秀挺的瑤鼻,嬌艷欲滴的唇,玉腮微微泛紅,一雙眼睛流盼顧轉,是可以讓男人沉醉其中的嫵媚多情,她梳著少女發髻,并無太多點綴。

    她今日穿了身櫻花粉束身長裙,腰間是碧色的玉帶,雕鏤著的花紋精致,勾勒著窈窕的身形,行走間,裙擺上繡著燦若云霞的海棠花翩躚,襯的她身姿如柳,大有飛燕臨飛之態。

    蘇傾楣,我們又見面了!

    蘇梁淺看著被眾人簇擁著走出來的蘇傾楣,死前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現—

    蘇梁淺紅了眼,想到沈卓白,更是臉色發白,放在膝上的手握拳,心緒起伏,恨的想要沖上去殺了她。

    但是她不能,除了蘇傾楣,她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沒關系,不急于一時,她早晚會讓她血債血償的。

    蘇梁淺這樣想,漸漸平靜了下來,又是一副淡然乖順的樣子。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