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嫡女之藥妃天下 > 第五十五章 姨娘有喜了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蕭燕還沒來得及細想,踴躍的蘇涵月已經搶過了話去,“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嗎?看在姐妹一場,我就幫你回憶一下,你給六姨娘送的飾,里面都放了不干凈的東西,長久佩戴的話,可致人不孕,若是已經有了身孕的,則會流產。六姨娘被你害的流產了,我也沒弟弟了,姐姐好歹毒的心腸!”

    蘇涵月刻意咬重弟弟二字,演技精湛的她話說完,還用帕子抹淚,就好像沒了孩子的是三姨娘,死的是她的親弟弟似的。

    蘇母稍緩過來些,罵罵咧咧的,不過這次不是針對六姨娘,而是前幾天‘疼愛有加’的蘇梁淺。

    “我就不該提前接你回來,我——”

    蘇克明氣的說不出話來,揚手就要給蘇梁淺一巴掌——

    蘇梁淺臉色煞白,也不知在想什么,神情有些些的恍惚,眼見蘇克明動手,她仿若受了天大的打擊般,向后退了兩步,蘇克明再次撲了空,又因為掌上太過用力,一個趔趄,自己摔的個狗啃,還挺疼,上火的他,又覺得丟人,氣的幾乎要爆炸,回身看向蘇梁淺,“蘇梁淺!”

    蘇梁淺咬著嘴唇,眨巴著眼睛,睫毛顫動,仿佛要哭出來般,不敢置信的喃喃道:“父親,那些東西,都是兄長送給我的!”

    這巴掌要打她臉上,她非得在床上躺十天半個月的,所以她怎么可能乖乖站在那讓他打呢。

    眾人都覺得蘇梁淺是僥幸逃過一劫,誰都沒有懷疑,抬頭的馮平看著蘇梁淺一臉心痛受傷迷惘的模樣,簡直瞎了眼,暗暗佩服蘇梁淺的演技。

    剛剛蘇克明那一摔,蘇梁淺肯定是故意的。

    所有人都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上。

    小小年紀,這樣的手段心性,叫馮平心驚。

    “是他送給我的,兄長他為什么要送給我這樣的東西!”

    這一次,蘇梁淺的音量大了許多,比先前蘇克明呵斥她還要大聲尖銳。

    她撿起地上的飾,“這些東西亮亮的,女孩子多喜歡啊,我若時常佩戴,這輩子都不可能有孕,他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蘇梁淺盯著蘇克明,像是問蘇克明,又像是在問自己,澄澈的眼眸,悲傷的情緒,如黑墨般深濃化不開,讓本想狠狠教訓她一頓的蘇克明都忘記了動手。

    蕭燕和蘇傾楣在動手前,料想到可能會有這樣的局面,早就想好了對策說辭。

    蘇梁淺話音才落,蕭燕很快接話,“這些東西,都是澤愷費了好大的心思,特意給淺姐兒準備的,樣樣都是好的。小姐,您打回府就不待見澤愷,但不管怎么說,他都姓蘇,現在蘇家,就他一個男孩兒,你再不待見他,也不能將人的一片好心當做驢肝肺,還栽贓陷害,恩將仇報,你到底是哪里學來的這一套?”

    蕭燕指責蘇梁淺,同時這話,也是給蘇克明和蘇老太太聽的。

    蘇克明臉色陰沉,陰氣森森的回道:“馮大夫在來之前就已經驗過了,箱子里的東西,就只有你給六姨娘的飾被藥水浸泡過!”

    “我和如兒的也驗過了,并沒有問題。”

    “小姐想要將責任推卸給別人,也找個好點的借口,大少爺可是送了您滿滿一箱子的東西,他若是要害您,自然是要將所有的衣服飾都泡上藥水。”三姨娘也跟著幫腔,眾人一致對蘇梁淺落井下石。

    六姨娘肚子里的孩子沒了,蘇家的男丁就只有蘇澤愷一個,將來繼承蘇家的也只有他,闔府上下,他的地位,無人能撼動,她們自然是巴結而不是得罪。

    就只有五姨娘,沉默不語,心情卻比誰都緊張。

    要蘇梁淺敗了,那她好不容易才盼來的希望,也沒了。

    “我?我為什么要害六姨娘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六姨娘不是受涼脾胃不適嗎?什么時候有身孕了?”

    一提起這個,蘇老夫人又忍不住開啟她對六姨娘的怒罵模式,蘇克明再看六姨娘時,眼底陰風席卷,少了溫暖的愛意,冷冰冰的,讓六姨娘不由打了個寒顫。

    “為什么?小姐不應該問自己嗎?我也想知道為什么?”

    六姨娘咬著牙,恨意深深,事已至此,她只有將全部的責任推向蘇梁淺,為自己換取最大好處。

    蘇梁淺眼風掃過去,“六姨娘這樣胡亂攀咬,也不怕弟弟死不瞑目,不能投胎!”

    蘇梁淺又不是傻子,如何看不出來,這次的事情,是蕭燕串通了六姨娘一起給自己設套。

    一個能將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生命作為籌碼的女人——

    六姨娘渾身猛地一顫,下意識的看向蕭燕,緊拽著被子,上好的錦綢被揉成了一團。

    蘇梁淺又看向蘇克明和蘇母,“前幾日,馮大夫和六姨娘自己都說是脾胃不適,怎么才短短幾天,又都變成流產了?事關蘇家的子嗣,不能只聽信一面之詞,父親和祖母何不再請個大夫上門瞧瞧,說不定六姨娘的孩子,還在肚子里呢?”

    蘇克明原是打算不管事情如何,先揍蘇梁淺一頓消了火再說,但蘇梁淺的這個假設,實在太過誘人,蘇克明的怒氣,一下就被心中更深的期盼轉移了大半。

    六姨娘黯然的眸,因蘇梁淺的話亮了亮,很快又變成了毫無希望的灰敗,她喝了夫人親手準備的打胎藥,還流了那么多血,孩子肯定保不住的。

    頹喪的蘇母聽了這話,有了精神,對管事道:“去,多請幾個大夫來,要醫術好的!”

    蘇管事應聲離開,蕭燕想的和六姨娘一樣,自信滿滿,根本就沒勸著攔著。

    藥是馮大夫開的,還是他親自送來的,她親眼看著六姨娘服下的,不過是兩個月都還沒到的孩子,不可能還活著。

    不管來多少大夫,診斷的結果,結果都不會改變。

    蘇梁淺這個時候給老爺還有老夫人希望,就要承受他們失望過后,加倍的怒氣。

    她要讓蘇府上上下下的人都看看,忤逆她蕭燕的下場。

    蕭燕這樣想著,心情雀躍,都有些迫不及待起來。

    蘇管事以最快的度請來了蘇家條件能請來的醫術最好的京中大夫,未免分歧爭執,他一下請了五個。

    第一個大夫坐下替六姨娘把脈后,起身向蘇克明道喜,“脈象有力而回旋,圓潤如珠,恭喜蘇老爺,姨娘這是有喜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