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嫡女之藥妃天下 > 第五十七章 馮平的招供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當初,蘇澤愷為賣好,這些東西,都是當著眾人的面送的,蘇克明蘇老夫人都在,自然知道,蘇梁淺收到東西前后加起來,都沒十天。

    大夫的話,直接就摘清了蘇梁淺的責任,甚至有點將矛頭對準了蘇澤愷。

    畢竟,蘇澤愷常年在外游歷,比蘇梁淺更有可能接觸這種罕見的藥材。

    蕭燕也不明白,好好的東西,怎么就有問題了,她直覺得這和蘇梁淺脫不了干系,但又拿不出證據,她心頭絕望,更加后悔將完全無辜的蘇澤愷牽扯進來,影響了他在蘇克明和蘇老夫人心目當中的形象。

    簡直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老爺,這些年,澤愷一直都是跟在您身邊的,他是什么人,您不清楚嗎?他愛護淺姐兒還來不及,完全沒必要對她做這些啊!”

    蕭燕聲音很大,有一些哭天搶地的,替蘇澤愷辯解。

    三姨娘心頭也是一緊,她是蕭燕陪嫁丫鬟,兩人是同一根繩上的螞蚱,蕭燕好,她才能好,忙幫著解釋道:“是啊,老爺,大少爺他為人素來良善寬厚,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

    蘇涵月才不管大夫是怎么說的,手指著蘇梁淺,大聲道:“肯定是姐姐使了手段,栽贓給大哥的!”

    蕭燕想到前幾次,自己每每和蘇梁淺較量的落敗,心頭不好的預感加深,眼皮都跳了起來,她尋思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之后在徐徐圖之。

    好一會都是垂頭靜靜站著的蘇梁淺,突然沖到了蘇克明的跟前,握住他的一只手,抬頭,用一雙盈盈的清澈眼眸看向他,哭出了聲,“父親,女兒好怕!”

    她的臉色煞白,整個人都在抖,甚至有些搖搖欲墜,一副受驚恐懼的模樣,仿佛尋求庇護的幼崽,聲音更是軟的讓人心疼,那雙眼睛,則是女兒對父親的濡慕信任,還有委屈,饒是從未將她當成女兒疼愛過的蘇克明,也被激起了無限的保護欲,心疼起來。

    “女兒到底做錯了什么?”

    她先是質問,隨后嬌嬌的聲音又軟了下來,“是不是女兒做錯什么了?”

    明明什么都沒做錯,卻還要如此小心翼翼,讓蘇克明心疼的同時,又生出了幾分愧疚。

    意識到自己錯怪了蘇梁淺的蘇母,心疼的不行,直接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將蘇梁淺摟在懷里哄著。

    在場的外人,無不動容心疼可憐蘇梁淺的。

    馮平心頭打鼓,他有一種極為強烈的預感,那些飾的藥,就是蘇梁淺動的手腳,總之,和她脫不了干系。

    蘇克明冷著臉,將后面蘇管事請來的大夫告誡了一番,并給了一筆不菲的看診費,讓人將他們送走。

    屋子里,安靜的有些可怕,除了蘇梁淺的哭泣聲,就只有蘇克明就算壓制著,依舊粗重的呼吸。

    蘇梁淺哭,一部分是演戲給蘇克明蘇老夫人看的,另外,她也是真的委屈。

    她到底做錯了什么?她問蘇克明,也在問自己。

    她什么都沒做錯,就因為尊貴的出身,完全不受她控制的婚事,她被這些人設計,葬送了自己的一生,還有荊國公府數百條無辜的性命。

    這些人,曾是她交付了感情和信任的至親啊。

    “淺姐兒,你委屈了,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誤會,大夫說了,六姨娘現在需要靜養,有什么事,等六姨娘胎兒穩了再說!”

    蕭燕走到蘇梁淺跟前,低著身子,輕拍著她的肩安慰,聲音更是溫柔。

    等六姨娘胎兒穩了,那時候,蘇克明的氣早消了,對她的愧疚憐惜早沒了,他眼里的女兒也只有蘇傾楣,她要再提起,旁人挑唆幾句,那就是算舊賬,還會被訓斥,她腦子進水了也不會同意。

    蘇梁淺見蘇克明遲遲沒作,心知從激動情緒中緩過來的蘇克明差不多已經猜到這個中的緣由了,事關蘇府的夫人和他精心栽培了這么多年的兒子,六姨娘腹中的胎兒又沒事,他這是在猶豫遲疑想要和稀泥呢,蘇梁淺怎么可能讓他們如愿?

    她從蘇母的懷里抬頭,垂眸看著蘇克明道:“父親,我還是回云州吧,我想回云州了。”

    回云州?那怎么行?縱然皇后不滿,但現在婚事還在呢,他還指著蘇梁淺幫他坐上戶部尚書的位置呢,還有季小公爺,沒有她,他怎么和季家攀上關系?

    “你是我蘇克明的女兒,這才是你的家,你回哪兒去?你放心,為父定然會查明真相,給你一個公道!”

    蘇克明信誓旦旦,殺人似的眼神看向雙腿瑟瑟抖的馮平,抬腿對他心窩子就是一腳,略胖的馮平被踹的后退了幾步,砰的摔在地上。

    蕭燕看著狼狽不堪的馮平,只覺得那一腳仿佛踹在了她的胸口,呼吸都不暢了。

    “說,給我交代清楚,不然的話,我今天就讓你豎著出蘇府!”

    蕭燕看著抬頭的馮平,咬著牙,沉著臉,向他使眼色。

    馮平手撐著地跪下,向蘇克明求饒:“饒命,蘇老爺饒命啊,是夫人!”

    親眼看了蘇梁淺和蕭燕的一場沒有硝煙的較量,馮平沒有任何抵抗,直接選擇相信蘇梁淺啊,指證蕭燕,“所有的一切,都是夫人交代的,六姨娘的墮胎藥,還有飾的說辭,都是夫人的意思,她拿小的一家老小的性命威脅,我要不按她的說的做,他們就會沒命,小的也是被逼無奈,這些年才昧著良心替她做這些事情!”

    馮平話說的極快,中間更沒有任何的停頓,緊接著,他將事情的過程也交代了。

    “小民第一次給六姨娘診脈,就看出她懷了近兩個月的身孕,但夫人攔著,讓小的攔著誰也不肯告訴,還讓我對外說,六姨娘只是脾胃受涼,并讓我給六姨娘開打胎藥,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打掉她腹中的胎兒,我……”

    “你亂說!”

    蕭燕咆哮著打算馮平。

    在馮平將這件事情指向她的時候,蕭燕就傻眼了,馮平就是個大夫,她沒想到他會有那個膽,但馮平的膽子,比她想象的還要大,眼見他越說越多,大有種要將她這些年做的事情,都抖露出來的架勢,更叫蕭燕心煩意亂,六神無主起來。

    幾個姨娘也覺得難以置信,三姨娘看著蕭燕的神色,更覺得大難臨頭。

    不要說幾個姨娘了,就連蘇克明也大感意外,多年夫妻,蕭燕的處事手段,他是知道的,他朝馮平難,而不是質問蕭燕,就是認為馮平會將全部的責任扛下。

    一個馮平,給蘇梁淺一個交代,兩全其美。

    “你最后為何收手了?這是夫人的意思?”

    ------題外話------

    ps:后天,也就是本月23號,藥妃上架,之后會多更,養文的親可以看起來了哦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