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嫡女之藥妃天下 > 第六十九章 大佬齊聚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是王家的人,王家的少爺!”

    王家的少爺,王承輝?

    “快迎!”

    蘇克明疾步往外走了幾步,眼睛黏黏的才想到自己方才被扔了個臭雞蛋,臉上身上都是,根本就不能見客,對一旁的蘇管事道:“我去換身衣裳清理一下,你去將王家少爺迎進來,一定不要讓他被那群賤民傷了!到會客的正廳,好生招待,不要怠慢了。”

    王承輝再怎么頑劣紈绔,那也是長榮侯府唯一的嫡子,皇后唯一嫡親的侄子,隨便一個身份,他都得罪不起。

    他親自造訪,對蘇家來說,也是榮耀。

    這萬一要在他家門口被扔個臭雞蛋爛葉子什么的,惹的他爺不高興,有他吃不了的兜著走,對他的現狀來說,那就是雪上加霜,畢竟這個人,連皇上的面子都不給。

    “把少爺叫來。”

    勿論人品,就王承輝這樣的權貴,能結交,對蘇澤愷,百利而無一害。

    蘇管事帶著一群的下人,將王承輝迎了進來。

    王承輝到的時候,蘇克明換衣裳還沒到,王承輝剛坐下,送茶端點心的,魚貫而入,都是年輕漂亮,身姿窈窕的丫鬟。

    王承輝翹著二郎腿坐著,身后站著王家隨行的下人,手上滿滿當當的東西。

    他托著下巴,眉梢上挑,打量美人,帶著調戲和勾引。

    那姿態有些輕佻,偏他長的好看,衣著又華貴,通身有種說不出的富貴,不但不讓人覺得討厭,反而將那些未經人事的小姑娘看的臉紅心跳的。

    “蘇克明挺會啊,他人呢?不是沒出門嗎,怎么還讓我爺等?”

    王承輝直呼蘇克明的名字,沒有半分敬意,將那紈绔揮的十成十。

    “老爺馬上就到。”

    招呼的是蘇管事,他家老爺被扔臭雞蛋這么丟人的事情,他自然是不能實話實說的。

    蘇克明沒到,蘇澤愷先到了。

    蘇澤愷在蘇府,也算是眼線遍布,不待蘇克明的小廝親自去通知,他就已經得到了消息,即刻就跑過來了。

    “王少!”

    蘇澤愷極是熱情的打招呼,王承輝挑眉看了他一眼,腿翹的很高,還不如之前送茶水的小姑娘呢。

    蘇管事看到這一幕,心道,外界傳言果然不假,王家少爺愛美色。

    夠紈绔,也夠任性!

    蘇澤愷的積極性并未因此打消,在王承輝身邊下的位置坐下,各種找話題搭訕。

    “你老子呢?怎么回事,讓我等這么久?我等會還約了美人游船呢,別給爺耽誤了!”

    “我今日剛好無事,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和王少爺同行?”

    蘇管事看著蘇澤愷狗腿的樣,沒想到他會有這樣的一面。

    和老爺,還真像。

    “我和美人相約,你去做什么?和我搶女人嗎?”

    王承輝的身子稍稍坐直,他的聲音并不大,懶洋洋的,隨意恣然,但就是讓人覺得兇兇的,不敢得罪。

    這是想往上爬的人最忌憚的權勢之氣。

    蘇澤愷尷尬干笑,“不敢不敢。”

    他笑的僵硬,這是他的家,王承輝上門拜訪,但半點面子都不給他,蘇澤愷覺得丟人,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這樣巴巴的趕過來了。

    人沒巴結到,還吃了一肚子不能泄的火。

    蘇克明姍姍來遲,一來就各種賠罪。

    “蘇大人這一身,比女子會情郎還精致,也太久了。”

    蘇克明無比尷尬,那雞蛋實在是太臭了,他換了衣裳,擦干凈都有味,他讓下人將衣服熏了香,幾乎是一路跑過來的。

    王承輝語出驚人,就是在皇帝面前也不收斂,蘇克明在他說出讓自己在下人面前更難堪的話之前,直接切入主題問道:“不知小侯爺上門有何事?”

    他一進來,就看到王承輝身后捧著厚禮的隨從,心中不由歡喜。

    “我祖母讓我來看看貴府的大小姐。”

    王承輝稍頓,很快補充道:“就那個為了救祖母被毒蛇咬的,我表哥內定的太子妃,這是我們王家的一點心意。”

    蘇克明有些愣,他沒想到,王承輝是為了蘇梁淺而來,而且剛剛王承輝說什么,內定的太子妃?這不就是承認了蘇梁淺的身份了嗎?

    蘇克明很快又想起蕭燕之前和他說的,皇后想退了這門婚事,莫不是覺得蘇梁淺熬不過去,所以才會如此?

    王家這樣做,是因為中意蘇梁淺,還是迫于蘇梁淺孝賢的名聲不得而為之?

    蘇克明越想越多,不由走神。

    王承輝站了起來,走到愣的蘇克明面前,“還愣著干什么?帶我去見人啊,我好親自把這些東西送過去啊。”

    蘇克明聞言,下意識的回道:“淺兒她現在正昏迷著呢。”

    “我知道她昏迷,她院子里管事的,也不至于全都昏迷了吧?”

    蘇克明面色僵硬,想到外面的流言,還有王承輝完全不給面子的性子,他們就算臉皮再厚,也說不出讓蕭燕代收這樣的話來。

    “王少爺,請。”

    蘇克明弓著腰,做了個請的動作。

    蘇澤愷在后面,對自己的小廝道:“告訴小姐,蘇家來貴客了,讓她去琉淺苑!”

    蘇澤愷叮囑完,快步跟上王承輝。

    蘇家的后院,因為王承輝的到來,女人間,一場較量拉開。

    “父親,兄長!”

    一行人走到一半,蘇如錦從另外一個方向,相互碰上。

    蘇如錦提著裙擺,跑向蘇克明蘇澤愷,少女的動作活潑嬌俏,溫靜的臉,是討人喜歡的書卷氣。

    她朝著蘇克明和蘇澤愷服了服身,像是才現王承輝,輕呼了聲,向后退了兩步,羞怯又訝異,垂著腦袋道:“我不知道有客人。”

    蘇克明對蘇如錦的表現倒是滿意,倒是常年和蘇傾楣接觸的蘇澤愷,一眼就洞察出蘇如錦的刻意,他扯著嘴角笑了笑,并不介意。

    蘇家的女兒嫁得好,對他來說,并無壞處,他甚至是樂見其成的。

    蘇梁淺之所以成為那個例外,不單單是因為她不受掌控,更多的是,她和蕭燕,甚至與他為敵。

    “這是長榮侯府的小世子,這是我三妹妹,蘇如錦。”蘇澤愷站出來,主動替兩人介紹。

    “三小姐。”

    王承輝并沒有直呼其姓名,比對蘇克明還客氣一些,端的是恣意風流。

    北齊的男女之防,雖不若之前那般嚴格苛刻,但官家公子和小姐,多保持距離,二姨娘管的嚴,蘇如錦眼界也高,除了拜年時姚家的表兄弟,并不怎么與外男接觸。

    她聽了不少外面對王承輝的流言,不想竟如此好看,尤其是那雙鳳眼,寫意風流,蘇如錦這樣被他看著,倒是真的有幾分少女的害羞,粉頰若桃。

    “父親和兄長這是去哪里?”

    蘇如錦倒還算守禮,站在蘇克明的一側,和王承輝保持距離,很是小聲的問道。

    “去淺兒的院子,王小侯爺代表王家來看她。”

    蘇如錦雖然一早就猜到王承輝是代表王家來看蘇梁淺的,要不然也不會選擇在這個地方,和王承輝他們偶遇,但真的從蘇克明口中知道,她還是忍不住氣怒嫉恨。

    蘇梁淺,又是蘇梁淺,簡直比蘇傾楣還討厭!

    蘇如錦的小手緊握成拳,她真希望,蘇梁淺在昏迷中死去。

    蘇如錦垂著腦袋,看不清臉,但滿身溫柔的書卷氣,因為嫉妒,變的陰沉,但畢竟有外人,她很快就收斂住了。

    “我也準備去看看大姐姐。”

    王承輝看著她,勾著唇,臉上依舊是輕佻的笑,但似乎又有什么不一樣了。

    幾個人還沒走多久,又碰上了也是去看蘇梁淺的蘇涵月。

    蘇涵月看到蘇如錦,臉上毫不掩飾的氣惱,兩人相互較勁。

    “蘇大人的幾個女兒,還真是姐妹情深。”

    蘇克明笑,他又不是傻子,如果之前蘇如錦,可以說是巧合,現在又碰上蘇涵月——

    要她們幾個感情真的好也就算了,但事實并不是。

    而且,蘇梁淺才從云州回來沒多久,又不是從小一處長大的,有什么感情可言。

    他心里這樣想,便覺得王承輝這話頗有深意,充滿了譏諷。

    蘇克明干笑,“血濃于水。”

    蘇涵月瞪了蘇如錦一眼,她倒是不避諱,直接走到王承輝的一側,然后一路到琉淺苑,都是她和王承輝的說話聲,絕大多數都是她在說。

    蘇克明見蘇涵月和王承輝相談甚歡,心里既希望她能得王承輝的青眼,又覺得她這樣太不含蓄,完全沒有身為女子的矜持,沒有教養,丟了他的臉。

    蘇澤愷雖然和王承輝接觸沒幾次,但畢竟一起去過飆風寨,他也親眼見過幾次,他在女人面前是怎樣的放浪形骸,對這種主動送上門的,不管什么身份,他從不拒絕,但事后也不負責。

    她倒希望蘇如錦能這樣主動一點,畢竟,有外家支持的她,若真的和王承輝有點什么,說不定還能做個妾。

    一行人各懷心思,到了琉淺苑。

    院子里,蘇梁淺的閨房,蘇傾楣正陪著蘇老夫人,正給蘇梁淺擦拭手背。

    “父親怎么將一個外男,帶到妹妹的房間?”

    蘇傾楣微皺著眉,開口有些責怪。

    王承輝身份尊貴,他要見蘇梁淺,蘇克明除了答應,倒是沒想那么多。

    蘇澤愷看著舉止端莊的蘇傾楣,有些意外她在這里,又覺得她就應該在這里。

    目的達成,卻不刻意,要說手段,蘇家上下,除了蘇梁淺能夠和蘇傾楣抗衡一二,他別的妹妹,差的都不是一丁半點。

    “小世子是代表王老夫人探望妹妹,將來都是一家人,更何況,我們還有這么多人呢。”

    王承輝自己親口承認蘇梁淺內定太子妃的身份,那自然是一家人。

    “這就是外面有賽觀音之稱的蘇府二小姐吧,今日一見,長得果然……還不錯。”

    他托著下巴,有些吊兒郎當的,漂亮的鳳眼帶著審視,微微的瞇起,只有一段縫隙,并不能窺探到里面的情緒。

    好一出熱鬧的大戲!

    那漫不經心帶著調戲意味的輕佻,讓蘇傾楣皺眉,“請公子自重。”

    和蘇如錦蘇涵月不一樣,王承輝這樣的身份,注定就不是她的目標,她之所以來這里,一方面是對王承輝好奇,更多的是想讓這樣的人,認證她的品格,同時,也是想博得蘇老夫人的好感,彌補蕭燕的失利。

    而且,很不錯這三個字,對自詡美貌的蘇傾楣來說,實在算不得夸贊。

    “真是無趣。”

    王承輝砸了砸嘴,將東西交給了桂嬤嬤,前來的下人,還宣了禮單,都是極其昂貴的藥材,有價無市,還有不少是滋補養顏的,聽的蘇涵月臉都青了。

    這些東西,隨便哪一樣,她都想要。

    蘇如錦的心情比她更不了多少,那嫉恨的情緒,甚至是加倍。

    王家出手,定然不是凡品,如果現在管家的是二姨娘的話,這些東西,就可以有她的份。

    蘇傾楣看向蘇老夫人,這要以往就算了,現在這些東西,除非蘇梁淺死了,不然蘇家上下,誰都別想要。

    蘇克明和蘇澤愷也有些眼紅,這些都是送禮的上品啊。

    這些人的那點小心思,自然逃不過王承輝的法眼。

    他看著床上閉目昏睡的蘇梁淺,一個讓祖母都贊不絕口的女子,他總覺得她不會就這樣輕易倒下。

    王承輝給身后同行的使了個眼色,很快有個背著醫箱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這是劉御醫,是我祖母特意請來給蘇大小姐看診治病的。”

    蘇克明和蘇澤愷只看到和王承輝同行的人,身上都帶了東西,王承輝并沒有特別去介紹,他們先前見人背著個箱子,還以為里面裝的是王老夫人給蘇梁淺的東西,沒想到是宮中的御醫。

    蘇克明一聽是御醫,態度都殷勤起來,親自上前幫忙他替將藥箱放下,同時心里對蘇梁淺的重視,也上升了幾個臺階。

    御醫正診脈時,有下人小心潛了進來,湊到蘇克明耳邊道:“西昌伯府的大夫人在外面,要見大小姐。”

    西昌伯府,蘇克明自然是知道的,西昌伯府的大夫人,正是蘇梁淺的表姐。

    雖然是沈家的人,但已經嫁到了鄭家,而且蘇梁淺這個樣子,她表姐要探望,蘇克明自然不可能說不。

    而且,一直以來,不管荊國公府好壞,他都感覺被壓著,心里憋著氣,現在有王承輝這樣身份的人在,還有御醫,蘇克明就想給沈家的人看看,他蘇克明沒荊國公府扶持,混得很好。

    “讓她進來。”

    沈睦茵是疾步跑進來的,和她一起的,還有她的兒子鄭成明。

    他一身深色衣裳,表情緊繃,在看到床上躺著的蘇梁淺時,更是仿佛整個人都提了起來,難以抑制的哀慟。

    屋子里,擠滿了人,其熱鬧程度,絲毫不遜色于蘇梁淺剛被毒蛇咬。

    御醫診脈,王承輝就在一旁坐著,本來診了脈,他就準備回去復命的,但御醫被蘇老夫人還有前來的沈睦茵圍住,他也就沒有走人。

    他看著站在沈睦茵身后,從進來后,一雙眼睛就沒從蘇梁淺身上離開過的鄭明成,勾了勾唇。

    鄭明成,西昌伯府的嫡長孫,就這門第的話,不算高,但鄭明成會讀書,又作的一手好文章,就連皇帝都夸贊過,是明年科舉拔得頭籌的熱門人選,還很擅長騎射,耍的一手漂亮的花槍,可謂是能文能武。

    比他身份高想結交的人不少,但鄭明成為人沉默寡言,不喝花酒不逛窯子,更是獨來獨往,就好像塊捂不熱的石頭,又臭又硬,從來不笑,經常有人議論他。

    這樣性格冷酷獨特的鄭明成,長得還好看,是京中不少權貴的理想佳婿,皇室都有他的暗戀者。

    王承輝結友廣泛,想不知道都難,王老夫人對他也頗為欣賞,不止一次的夸贊,說他將來必有大成,王承輝幾次主動,結果都碰了軟釘子,沒想到今日居然撞上了。

    他這緊張擔心焦灼的樣子,還真是有趣。

    又有下人神色更加匆忙著急的跑了進來,激動的幾乎都跌跌撞撞的。

    “我平日是怎么告訴你們的?如此毛躁,到底何事?”

    蘇克明壓低著聲,繃著臉訓斥。

    王承輝的目光稍稍從鄭明成移到蘇克明的身上。

    “季——季家老公爺——公爺,小——小公爺來了。”

    進來通稟的下人,手指著外面,結結巴巴的,舌頭都捋不直,蘇克明就聽清公爺兩個字,只以為是季家小公爺來了,眼睛明亮,“季家小公爺來了?”

    王承輝看著他驚喜的樣,就好像是被天上的餡餅砸中似的,不爽,“他一個外男,來干什么?也不怕辱了人姑娘清名?”

    王承輝家的封號是比季無羨低那么一點,但王家更得皇帝敬重,又是皇后太子的外家,地位上來說,還略勝一籌。

    王承輝霸道紈绔,季無羨也是個混世魔王,季無羨沒離開京城前,兩人沒少杠,打架都是常有的。

    “還有老——老公爺也——也來了。”

    “你說誰?老——老公爺?”

    蘇克明那個激動的,差點站不穩,也跟著結巴起來。

    本來,王承輝畢竟是蘇梁淺定了親事的太子表弟,當著他的面,他又了聲,季無羨要見,蘇克明還有些猶豫,這一聽季家老公爺都來了,他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七年前,季老公爺退位,公爺這位置,由他兒子季言祖承襲,但季老公爺的位份在那里啊,那是就連當今圣上都要給面子的主。

    “愣著干什么,將人迎進來啊!”

    蘇克明都不消問,就知道,季老公爺肯定是來看蘇梁淺的,跟著小廝前去迎人,蘇澤愷愣了愣,跟在蘇克明的屁股后頭,也追了上去。

    “老公爺是誰?身份很高嗎?”

    蘇老夫人雖然來京城多年,但常年都是呆在蘇府,對爵位封號,知之甚少,也搞不明白。

    “我們北齊,最厲害的就只有兩個公爺,一個呢,是蘇大小姐的外家,荊國公,擅打仗,另外呢,就是永晉公,富可敵國,季家小公爺以前打人用的都是金子,比我們王家的爵位都高。”

    王承輝這句比我們家爵位都高的解釋,可謂是言簡意賅。

    在蘇老夫人眼里,王家就已經是高不可攀了,比王家還厲害,她這輩子居然能見到這樣的人物,想想都激動。

    王承輝看著眼睛亮躍躍欲試的蘇涵月蘇如錦,笑著繼續道:“季家最近一直在給季小公爺物色公爺夫人呢。”

    這一句公爺夫人,差點沒讓蘇如錦蘇涵月激動的心都跳出來,蘇涵月忍不住笑出了聲,那開心的樣,就好像已經被相中了似的。

    王承輝笑的邪肆,據他所知,季夫人在季無羨剛回來的時候還挺積極的,但最近好像消停了。

    但他是不會說的。

    相比于蘇涵月蘇如錦的雀躍,蘇傾楣意外的同時,也有些郁悶。

    季無羨來,她能接受,但她沒料到,季家老公爺也會來,季家人對蘇梁淺已經滿意到這程度了嗎?

    蘇傾楣看了眼整理頭衣裳的蘇涵月和蘇如錦,只覺得這屋子人多的,烏煙瘴氣,季老公爺既然要來,怎么不早點?

    鄭明成還站在床邊,看了眼蘇傾楣她們幾個,少年好看的眉微皺著,看著在床上躺著的蘇梁淺,眼神比之前更加堅定。

    ****

    “你們怎么來了?誰讓你來的?”

    季老公爺季祥化看著從后面冒出來的季言祖還有季夫人,吹胡子瞪眼訓人,尤其是對季言祖,恨不得將他一腳踹走。

    季祥化和季言祖早從季無羨的口中得知,謝云弈的心上人是蘇梁淺,至于季夫人——

    季言祖知道的事,離季夫人知道還遠嗎?為了讓季夫人不要打草驚蛇,他可是還費了不少唇舌。

    昨天,蘇梁淺中蛇毒的事,在外面傳開,季家自然也知道了,幾個人沒少擔心。

    季無羨依著謝云弈的命令,上了趟沈家后,很快想起來自家的那幾個祖宗,他們東西都備好了,要不是他攔著,昨天就來了。

    季無羨看著身后竊竊私語的幾個人,偷瞄了謝云弈一眼,欲哭無淚,隊伍是不是太壯觀了點,他們明明答應了他,不會來的。

    長輩們都是這樣言而無信的任性嗎?

    “你能來我們怎么不能來?您老比我們還扎眼呢。”季言祖小聲反駁。

    “我就是關心少主夫人的情況。”季夫人的聲音也很小聲。

    季老公爺手指著季言祖,胡子都飛了起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收拾他他也跟著。

    哎,他還是小的時候抱過蘇家這小丫頭呢,長大后回來都沒見過呢,沒想到都成了他家少主的心上人了。

    他也是有好奇心的好嗎?

    謝云弈向后看了眼,幾個人頓時停了小動作,也不吵了,季夫人更是標準的等候命令的站姿。

    “公子,我昨天真的和他們說清楚了。”季無羨解釋。

    不是他辦事不利,而是這幾個人,太有想法,不聽指揮啊。

    “既然來了,就一起進去吧。”

    季家幾人感激涕零。

    “我們備了禮,晚點會有人送過來。”

    季祥化表示,第一次看少主夫人,他們不會空手的。

    “我帶了很多銀票。”

    季言祖拍了拍自己鼓鼓的胸口,季祥化覺得他忒俗,用眼神藐視他。

    “不用。”

    謝云弈拒絕,“等她醒了,你們親自給她。”

    謝云弈話說完,向后站在季祥化幾人的后面,“你們走在前面,別叫人看出端倪。”

    季家的幾個人道了聲是,站在前面,挺直著脊背,季老公爺還咳嗽了幾聲清嗓,一派公爺的威嚴。

    蘇克明到的時候,看到季家齊聚的陣仗,腳軟的差點沒滑倒。

    他瞪了眼通報的小廝,不說只有季老公爺和季小公爺嗎,季家夫婦也在這樣重要的事情,為什么沒人告訴他?

    小廝冤枉。

    現實的情況是,季老公爺是在蘇府外和季無羨謝云弈偶遇,而季公爺夫婦,是在他們到蘇府后,小廝都去通報蘇克明才進來的。

    他確實冤枉。

    蘇克明覺得自己有點飄,這是一家老小都相中蘇梁淺的節奏?他覺得自己都不知道身在何處了。

    比起可能會被廢的太子,他當然是更愿意蘇梁淺嫁到季家,給他一個完全穩固有保障的后方。

    蘇克明尚且如此,蘇澤愷就更懵了。

    他沒想到,蘇梁淺這一暈,居然讓這么多大佬上門,如果這些人,可以成為他的助力——

    他驚喜驚訝的同時,心里又忍不住擔心,畢竟蘇梁淺和他并不是一條心。

    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季祥化等人跟前的,全程都是傻眼的狀態。

    季家和沈家是鄰居,季祥化和以前的荊國公頗有交情,蘇克明以前的所作所為,他都知道,一直到現在,都是極看不上的。

    此刻蘇克明那狗腿完全端不住的樣子,比以前更讓人瞧不上眼。

    如果蘇梁淺沒被謝云弈看上,他們是不會登門的。

    最后季家人一致得出結論,蘇克明唯一做對的一件事,就是給少主生了個喜歡的女人。

    蘇克明年紀輕輕就成了盛極時沈家的女婿,順風順水,自是意氣風,他又自詡清高,自然在誰面前都會端著,但多年官場,他不多的棱角已經被磨平,沒有荊國公府,他這個官位,是幾乎沒有機會接觸到季家的,他在侍郎之位多年,一心求上,現在情況特殊,他有所求,自然更加小心。

    一路上,蘇克明左一句季小公爺,右一句季小公爺,極盡夸贊,季無羨看不慣他那姿態,玩味笑問道:“你認識季小公爺嗎?”

    “不就是您旁邊這位嗎?”

    蘇克明看向謝云弈。

    謝云弈長得實在好看,和季無羨比起來,絕對是氣質脫俗款,很難讓人忽視,蘇克明看到的第一眼,還覺得蘇梁淺好運,就是長得,反而是開口問他的這個人,更像季家夫婦。

    蘇克明是有些遲疑的,最后還是認為,季家小公爺,自然是更出眾的那個。

    季無羨笑出了聲,有些嘲笑的那種,比較圓滑的季言祖覺得這笑實在是有些落蘇克明的臉,指著季無羨解釋道:“這才是犬子。”

    蘇克明那個尷尬,臉都紅了。

    “敢情蘇大人夸了這半天,都不知道自己夸誰呢。”這話,嘲笑的意味更濃。

    “那這位是?”

    蘇克明手指著謝云弈,態度還是很恭敬的,和季家交好的,自是身份不凡,更不要說,謝云弈自帶貴氣。

    “這是無羨的好友,也是他的救命恩人,是我們季家的上賓。”

    介紹的是季祥化,還挺認真,可見重視。

    蘇克明行禮致歉,謝云弈朝他微微頷,態度疏朗,更讓人覺得高不可攀。

    “他也是蘇妹妹的朋友,一起在云州認識的,聽她出了事,一起過來看看。”季無羨將之前在沈家的那套說辭,也搬了上來。

    謝云弈一個外男,無緣無故來蘇家,總的有個緣由,不然也太奇怪了。

    蘇克明意外,沒想到蘇梁淺和季無羨不但是青梅竹馬,兩人在云州還有來往,難道是已經私定終身?

    他心中這樣期盼,但一想到,王承輝還在琉淺苑,又有些頭疼。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