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嫡女之藥妃天下 > 第九十章 風云起,不留退路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蘇梁淺由季夫人拉著,一路‘過關斬將’,無人敢攔。

    “蘇丫頭,你就不生氣嗎?”

    蘇梁淺看向季夫人,蘇傾楣她們倒了大霉,這會估計都氣死了,而且她還促成了夜傅銘和蘇傾楣,可謂是大獲全勝,心情正好呢,自重生來,就沒這么美過,氣什么。

    蘇梁淺無視心里隱隱泛著的疼,臉上帶笑。

    季夫人看蘇梁淺疑惑的樣,那個愁的呦,堪比萬箭穿心。

    看來她兒子沒騙她啊,她家公子,現階段真的只是單相思啊。

    她家公子人見人愛,簡直完美,蘇丫頭居然還沒淪陷,這不合乎常理啊。

    季夫人那個沮喪的,心情瞬間不美麗。

    “蕭家那姑娘倒是很有眼光,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我兒子都配不上,能配得上小謝嘛!”

    季無羨就站在季夫人身旁,聽了季夫人這話,郁悶的撇了撇嘴。

    蕭夫人給他介紹蕭意珍,她就能忍,一聽蕭意珍有意謝云弈,即刻就炸了。

    他就知道,有謝云弈在,他就和撿來的沒什么差別。

    蘇梁淺明白過來,她扭頭看向謝云弈。

    他身姿筆直,一身錦衣,身長玉立,矚目又耀眼,謝云弈見蘇梁淺看他,也扭過頭來,兩人對視,謝云弈笑,一派的溫雅。

    蘇梁淺正準備調侃他幾句,聽到身后有人叫自己。

    “蘇妹妹!”

    正是周詩語,她旁邊是周夫人。

    沈大夫人和沈琦善也跟出來了。

    “我和周小姐說幾句話。”

    蘇梁淺示意季夫人松開她的手,走向周詩語。

    “你沒事吧?”

    周詩語將蘇梁淺打量了眼,蘇梁淺擺了擺手,“我能有什么事?”

    “沒想到蕭意珍居然將東西藏在自己身上陷害你,心思真是歹毒,要不是后來她不舒服,手鏈從她自己身上掉下來,大家都發現不了,你說她好端端的身上怎么就癢了呢?還有蘇傾楣,也好奇怪。”

    周詩語看向蘇梁淺,微皺著眉,若有所思。

    “大概是心太壞了,老天都看不下去了,要收拾她們!”

    若非如此,她的人生,又怎能重新來過?

    周夫人看著一臉坦然的蘇梁淺,她可不覺得,蕭意珍和蘇傾楣的事情,有這么簡單,十有八九和蘇梁淺有關,她甚至懷疑,這所有的一切,都是蘇梁淺精準算計好的。

    “她們自作自受,怨不得別人!”

    蘇梁淺看向周夫人,抿唇笑了笑。

    “母親說的不錯,全是她們自作自受,蕭意珍壞,蘇傾楣也不是什么好人,就是可惜了七皇子,那樣英俊儒雅又心地善良的一個人,就因為好心,被……”

    周詩語說著,忽然想到,關于促成這門婚事的始作俑者就是蘇梁淺,抬頭不好意思道:“蘇妹妹,我不是那個意思。”

    蘇梁淺并不介懷,“蘇傾楣沒你想象的那么壞,她和七皇子一樣,都是個善良的人,大家都叫她活菩薩呢。”

    蘇傾楣和夜傅銘,那就是同一類人。

    夜傅銘如果可以用心地善良來形容,蘇傾楣自然也可以。

    周詩語只覺得蘇梁淺的口氣很認真,卻沒捕捉到,她眼底和言語的譏誚。

    “還有那個蕭意珍,她也是可笑,同季公子前來的那位公子,一看家世應該就不錯,蕭夫人居然想強塞,寵女兒也不是這樣寵的,現在好了,蕭大人的臉也都被丟盡了,季夫人人平時挺親切溫和的,沒想到那么火辣彪悍,聽她罵人都覺得暢快呢,蘇妹妹認識那位公子嗎?我長這么大,還從來沒見過長得這樣好看的男人呢。”

    周夫人聞言,臉色都變了,偷瞄了蘇梁淺一眼,見她并沒有生氣,訓斥周詩語道:“沒見季夫人對他的態度嗎?比小公爺還看重呢,將來肯定得千挑萬選,你這樣的,人家可看不上,而且,說不定人家早有主了,還最好看的男人,你見過幾個男人,女孩子家,也不害臊!”

    “母親!”

    周詩語叫了聲,“您這反應也太大了吧,而且他長得確實好看啊,我覺得比幾位皇子的氣質還出眾些,蘇妹妹,你說是吧?”

    蘇梁淺點頭,“就長相來說,確實無可挑剔,也是我見過的男子里面,數一數二出挑的。”

    周詩語抬著下巴看向周夫人,“是吧是吧。”

    周詩語一下覺得更喜歡蘇梁淺了,挽住她的手,蘇梁淺由她挽著,看向周夫人,“周大人近來身體可好?”

    周夫人拿著帕子擦了擦嘴,“他忙的很,既要處理之前落下的公務,還得招呼絡繹前來的族人,但是一切都很好。”

    周詩語有些奇怪,周夫人素來是主張家丑不可外揚的,居然和才接觸過一次的蘇梁淺主動提起家中的事情。

    不過雖然最近族里接二連三有人上門,一向對他們極其寬厚的周大人屢次和他們發生爭執,但周詩語心情還不錯,因為周大人和周夫人兩人的關系,又像從前那般錦瑟和諧了,兄長讀書也用功了許多,家里和睦,尤其是周安整個人的狀態好了許多,讓周詩語覺得很安心。

    “周夫人呢?”

    “我母親前段時間手受傷了,但現在已經大好了,還是我父親照顧的呢。”

    周詩語落落大方,并不羞怯,眉目洋溢著幸福,仿佛這是件極其驕傲的事。

    在蘇梁淺看來,這也確實是件值得驕傲炫耀的事。

    蘇梁淺和周夫人周詩語一直到了她們乘坐的馬車,周夫人心知,應該是蘇梁淺有話要對她說。

    這個時候,來往的人絡繹不絕,是極不方便的,但也是最方便的。

    光明正大,大大方方的。

    “我就知道,小姐身邊的人是清白的,肯定不會有事的。”

    之前蘇梁淺屢次陷入不利于她的逆境,周夫人雖然捏了把汗,但她覺得,蘇梁淺就是可以解決的。

    “今日周大人沒來,委實可惜,錯過了這樣的熱鬧。”

    周夫人一點就通,“我自是會回去一五一十告訴老爺的。”

    周夫人沒有避著蘇梁淺,蘇梁淺自也沒有防著,站在一旁的周詩語道:“我也準備告訴父親呢,讓他知道,有我這樣的女兒,是多省心幸福的事。”

    周夫人摸了摸周詩語的腦袋,一臉的溫柔慈和。

    “我表姐被欺負羞辱的事情,希望周夫人也和周大人提一提,我還有樣東西,影桐已經放到你車子里面了,周夫人到時一并交給周大人。”

    周詩語眨了眨疑惑的眼,蘇梁淺說的每個字每句話,她都聽懂了,但這合起來的意思,她卻不明白了。

    蘇梁淺看著周夫人,目光卻落在周詩語身上,“周姐姐性情活潑,我很喜歡,得空了我去周府找她玩兒。”

    周詩語看著蘇梁淺離去的背影,身后跟著影桐,看著她們擠著進了人流,看向周夫人,“母親。”

    “先上馬車。”

    母女兩先后上了馬車。

    一上馬車,周詩語就跟著周夫人一起找東西,最后在馬車靠后案板的隔層,找到了兩節斷了的鞭子。

    周詩語覺得眼熟,下意識的想到了蕭意珍想用來抽降香的鞭子,當時被蘇梁淺拽住了,蘇梁淺的手還流血了呢,后來被影桐砍成了好幾段。

    她那時還覺得蘇梁淺和她的丫鬟,都好厲害呢,也為她們毀了蕭意珍的鞭子,暗自拍手叫好呢。

    “母親,蘇妹妹讓您將這個交給父親干嘛?”

    周詩語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你們之前是不是就認識了?您對蘇妹妹的態度,和其他小姐不一樣。”

    周詩語形容不出來,好像不像長輩對后輩。

    周夫人已經猜出了大概,但這事,她不準備讓周詩語知道。

    “這事你不用管,今天我帶你過來,就是想和你蘇小姐認識認識,你也看到了,她不是尋常的女孩子,今后多和她親近親近,學習學習。父親母親不可能一輩子都在你們身邊,我們總會老去,尤其是你,將來去了婆家,諸事就只得靠自己了。不是所有人家都和我們家這般簡單的,人心復雜,到處都有防不勝防的爾虞我詐,真正能保護自己的,就只有你自己。”

    在經歷了上次的事情后,周夫人和周大人拿定主意,不再像過去那樣保護他們,有心讓他們多經受一些磨難和挫折,成長起來。

    周夫人本來想說,周家好不容易才有的權勢榮華,說不定哪一天,也會成為過眼云煙,但看著周詩語那單純的眼神,還是沒忍心。

    周詩語靠在周夫人的身上,“母親,我被您說的怕怕的,我還是一輩子不嫁,就在家守著您和父親吧。”

    “傻孩子,女孩子家,早晚是要成婚的,不然會被笑話的。”

    嫁與不嫁,很多時候,更不是自己說了算的,就連父母都不能。

    周夫人之前就不怎么愿意周詩語嫁到蕭家,關于這事,蕭夫人已經不止一次向她提起,最近是周安身體不適,她才暫時作罷,若老爺身體好了,再次得到重用,他們必然不會死心。

    今日的事情后,她情愿將周詩語養在家中一輩子,也不愿意她嫁到蕭家這樣的人家。

    不說蕭有望本人他和老爺就沒怎么看上,蕭家的那些個,就沒一個是講理的。

    周夫人心想著,等回去后,就和周安商量,讓周安從這屆科考的仕子里面給周詩語挑選一個品行端正的。

    “母親,我忽然覺得蘇妹妹好可憐。她肯定被人設計陷害過,吃了很多的苦,才會變的像今天這樣厲害的,而我,因為有母親父親兄長護著,才可以這樣無憂無慮。”

    是可憐,周夫人想到蘇梁淺沉靜淡然的樣子,步步為營,既是覺得敬畏,也覺得心疼。

    除了可憐,她又覺得蘇梁淺很幸運,幸運的躲過了那些人的算計,能夠獨立撐起自己的一片天地,她現在,就希望周詩語,尤其是周坐云,可以成為這樣的人。

    ****

    蘇梁淺和周家母女分開后,還沒和季夫人一行人會和呢,就聽到蕭府的一角,傳來了蕭意珍鬼哭狼嚎的慘叫聲,經久不絕,然后接連不斷。

    蘇梁淺停下腳步,循著慘叫的方向望去,偶爾會有同來的小姐夫人和她打招呼,討論上幾句蕭意珍。

    “蕭大人教訓她,那是為了她好。”

    蘇梁淺回的平靜,還沒其他人幸災樂禍。

    有熟悉蕭家的人經過蘇梁淺的身邊道:“這是蕭家祠堂的方向,定然是蕭侯爺在執行家法。”

    “這樣的女兒,真是家門不幸啊,這些年,蕭大人在外,這女兒,是被蕭夫人寵廢了。”

    “誰說不是呢?”

    蘇梁淺往前,走到季家馬車停著的地方,剛好就在沈府馬車的附近。

    沈大夫人,沈琦善,還有季夫人季無羨他們都站在一起,謝云弈疾風也還在。

    季夫人正和沈家大夫人說著話,旁邊還有其他幾個夫人小姐。

    “你聽到了嗎?蕭鎮海的動作挺快!”

    季無羨看到蘇梁淺,舉著手揮了揮,走上前去,比只是勾起笑容微笑的謝云弈熱情多了。

    “若不快些,人都走了,就沒什么意思了。”

    這哪里是打蕭意珍,這是給其他夫人小姐出氣呢。

    蕭意珍上輩子給她的氣,她今天算是還回去了,蘇梁淺覺得松快了許多。

    “降香送來了嗎?”

    “我母親身邊的嬤嬤,在門口等著呢,蕭府的下人若是將她送出來,她立馬就會將人帶來的。”

    蘇梁淺點點頭,季無羨忽然湊了上去,把蘇梁淺嚇了一跳,蘇梁淺后退,而季無羨,也被另外一只手拽住,不讓他再上前。

    “還真是默契,要不要這么大反應?”

    借他一萬個膽,他也不敢占蘇梁淺的便宜好嗎?尤其季夫人還在這里,他皮緊啊。

    就算謝云弈季夫人都沒在,旁邊沒人,他也沒那個膽好嗎?他雖然經常開蘇梁淺的玩笑,但心里還是很怕她的,這種懼怕,又和對謝云弈的敬畏不同,季無羨覺得,蘇梁淺堪比神機妙算的聰慧,簡直讓人發毛。

    智者近妖,必有反常。

    季無羨笑的賤兮兮的,沒敢再靠的那么近,而是和蘇梁淺隔開一段距離,在她的對面道:“蘇妹妹,你就不擔心嘛,萬一哪天,謝兄真被人給搶走了——”

    蘇梁淺挑眉看向謝云弈,“上次是蘇如錦,這次是蕭意珍,謝公子的桃花,好像質量都不怎么樣啊。”

    季無羨:“……”

    什么叫不怎么樣,簡直就是質量低劣的讓人捉狂好嘛,沒見他老娘都發飆了嘛。

    季無羨看著站在沈家大夫人面前,臉上笑容燦爛的季夫人,這樣也不是全然沒好處。

    在他老娘心里,公子第一,他這親兒子都得靠后,現在公子情路前途未卜,他母親有的忙了,他可以松口氣了。

    “不是我想要的,好壞,又與我何干?”

    謝云弈盯著蘇梁淺,雙眸灼灼。

    蘇梁淺恨不得拍兩下自己的嘴巴,讓你欠。

    謝云弈往蘇梁淺的方向走近了兩步,“蘇小姐真不擔心?”

    蘇梁淺見不少人都看向這邊,尤其是沈家大夫人,耳根都紅了,皺著眉,正要說謝云弈幾句,肩膀被人拍了拍,蘇梁淺回頭,看到了王承輝那敗家子欠揍的笑臉,他的身后,跟著五皇子。

    “蘇妹妹,我們又見面了!”

    季無羨一聽蘇妹妹,大感自己這專屬稱呼受到了威脅,他可以口頭上占謝云弈的便宜,但不允許別人也這樣做,尤其還是王承輝這樣浪蕩子。

    他手指著王承輝,吹了吹自己握住的拳頭,惡狠狠道:“王承輝,皮又癢癢了是不是?看樣子是我上次給你的教訓還不夠啊!”

    王承輝窩囊的躲在同來的五皇子身后,“五皇子,我們可是最好的朋友,你一定要給我主持公道,這小子一回來就揍我!”

    “王承輝,你能不能像個男人?”

    季無羨手指著躲在五皇子身后的王承輝,“躲在別人的身后,算什么本事!”

    “他是不是男人,怎么向你證明?你是女人嗎!”

    五皇子抬手指著季無羨,一副保護王承輝的架勢,說出的話卻和王承輝一個德行,流里流氣的。

    不愧是最好的朋友。

    “我們現在是最好的朋友,你要揍他,先得問過我,你雖然是小公爺,但我可是皇子,你要打他,我就揍的你季夫人都認不出來!”

    對自成婚后,就被之前那些廝混的同伴拋棄的五皇子來說,這句最好的朋友,簡直戳中他淚點了,五皇子那個感動的,都恨不得為王承輝上刀山下火海,赴湯蹈火了。

    季夫人看著這邊的動靜,見來的只有五皇子,完全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沒看到。

    其他經過的人,見這邊又有熱鬧可湊,都停了下來。

    對那些喜歡看熱鬧的人來說,今日蕭家之行,完全是不虛此行啊。

    “來啊,有本事來啊,你信不信,我揍的你連五皇子妃都認不出來!”

    五皇子和五皇子妃剛成婚那會,幾乎每隔幾天就鬧一次,大街小巷上演鬧劇,五皇子懼內,這事最近是無人不知無人不。

    雖然,自季無羨回來后,五皇子已經屈服在五皇子妃的武力值下,但對這樣為人津津樂道的新聞,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躲在五皇子身后的王承輝好心提醒道:“你小心著些,這小子,和當年是個球的時候一樣厲害。”

    五皇子想了想,許是之前在季無羨手下吃過虧的,心里有些慫的,但身份上的優越,讓他比王承輝有骨氣多了,“那你打啊,我就告訴我父皇,告訴我母后,還有四皇兄,你以下犯上,還有王妃!”

    五皇子隨行的侍衛,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附和著五皇子的話繼續道:“我們王妃說了,她打五皇子可以,別人打,絕對不行,尤其是臉,碰都不能碰。”

    五皇子的性子雖然堪憂,但那張還算繼承了慶帝和貴妃優點的臉,還是很賞心悅目的,而且傻傻的,有一種讓人想要保護的純真。

    五皇子絲毫沒覺得自己靠一個女人撐腰有多丟人,反而因為屬下的這句話有了底氣,昂首挺胸,“聽到了沒?我可告訴你,王妃的身手,絲毫不會遜色于公爺夫人,你要是敢打我,她絕對不會放過你的,還有我的幾個大舅哥,他們說了,要我沒對不起王妃,誰要敢動我,就弄死誰,我們幾個合伙能揍死你!”

    五皇子惡狠狠的,一副季無羨要敢動他一下,就絕對不會有好日子,絕對會更慘的架勢。

    蘇梁淺忍俊不禁,這五皇子還真是個活寶,對五皇妃也好,這樣的一顆赤子之心,在皇室,更加難能可貴吧,這樣的一個人,難怪上輩子五皇妃在他離開后,很快就尾隨他而去了。

    王妃雖然老揍五皇子,五皇子雖然也一直在反抗,但他的好,對她的好,她一直都知道。

    他們兩個,能遇上彼此,真的幸運。

    蘇梁淺心狠狠的一抽,莫名羨慕。

    蘇梁淺卻是擔心這兩撥人真的動起手來,看五皇子那反應,蘇梁淺可不覺得季無羨現在會對她手下留情,別的人都還好說,蘇梁淺怕傳到貴妃耳中,若是中間將她也帶上——

    “五皇子,王公子。”

    蘇梁淺上前,向五皇子和王承輝請安。

    她對五皇子是很有好感的,對王承輝——

    王承輝好玩紈绔,不關她的事,但月前他和蘇澤愷一起去飆風寨,還有上輩子——

    上輩子她在飆風寨的事,對她的打擊實在太大,以至于被蘇澤愷等人撞破后的記憶都是模糊的,她甚至想不起來,王承輝有沒有去,想來不會有什么變化,所以她對王承輝的印象,很不好。

    五皇子王承輝還有季無羨都是混的很的,倒是誰也不怕打架,但也不怎么想打架,見蘇梁淺站了出來,很快就將之前的不愉快繞了過去。

    “我是來找你的,你叫什么名字?”

    蘇梁淺服了服身,“臣女蘇梁淺。”

    “今天七皇弟的婚事,你做的很好。”

    五皇子身姿筆直,一只手向后,皇子的派頭這會倒是很足。

    “老大不小的人了,整天也閑著,像什么樣子,也該找個女人管管了。我聽說,你還是大皇兄的未婚妻?大皇兄孩子都有了,也該立正妃了,你將來可得好好管管他,別整日里無所事事,拈花惹草!”

    五皇子口中的大皇兄,自然是慶帝的長子,也就是現在的太子。

    在說起拈花惹草時,五皇子眼中的羨慕,都要溢出來了般。

    他也很想拈花惹草,像以前那樣鬼混,可惜,娶了個兇悍的母老虎,現在家里的丫鬟,被調戲幾句,都要告他的狀,五皇子那個郁悶的啊。

    在場很多人都不知道蘇梁淺和太子的婚事,聽了五皇子的話,都吃了一驚,不敢置信的看向蘇梁淺,一副醍醐灌頂的模樣,仿佛明白了她和蕭意珍甚至是蕭家對抗的底氣來自何處。

    季無羨倒是沒為此和五皇子叫囂,冷臉看著王承輝,各種做威懾他的小動作。

    “十多年前定下的婚事,太子身份尊貴,臣女不敢妄想,不過還是要謝謝五皇子!”

    蘇梁淺低垂著腦袋,將姿態擺的很低。

    “那就是說,有這門婚事嘍。”

    五皇子眼睛大亮,“你放心,我回去后,一定會提醒父皇的。”

    五皇子信誓旦旦,季夫人那個氣的呦,瞪向季無羨,季無羨一臉無辜,他也不知道事情會這樣發展,五皇子這個腦路清奇的草包,早知道還不如打一架呢。

    而且蘇梁淺怎么回事,不是說沒嫁給太子的打算嗎?怎么這還對五皇子謝上了,不應該阻攔他提醒皇帝這件事嗎?

    季無羨偷偷瞄了謝云弈一眼,他倒是一如既往,甚至云淡風輕,仿佛蘇梁淺和他不相干,但他為什么會覺得這么冷。

    “我這人嘛,沒什么別的愛好,就是想看著我的皇兄們,都能成雙成對的,逢年過節也熱鬧是不是,這個忙,我是一定會幫的,父皇那里,我定幫你說好話!”

    五皇子拍著胸脯保證,蘇梁淺這性子杠的很,和他的皇妃一樣潑辣,而且不畏懼皇權,完全符合五皇子給他皇兄皇弟們找王妃的標準,簡直完美。

    單想到好色的太子,被管的連女人都不敢多看一眼,府里的丫鬟也不能調戲,五皇子覺得自己的奇經八脈都被打開,渾身通暢。

    五皇子離開,之前守在這里看熱鬧的夫人大人小姐,爭先恐后上前和蘇梁淺攀談,態度不知比之前恭敬熱切多少。

    “蘇丫頭,嬤嬤將你的丫鬟帶回來了!”

    季夫人瞅準了時機,輕松的擠開了那群人,來到了蘇梁淺面前,看著那些還在熱情往上湊的眾人,“時間不早了,大家就別在這里堵著了,回吧!”

    一些覺得季夫人是相中蘇梁淺做兒媳的人,這會覺得,季夫人態度這么殷勤,是一開始就知道了蘇梁淺太子妃的身份,故意討好呢。

    蘇梁淺也不怎么喜歡和那些夫人小姐交談,季夫人將人趕走了,她求之不得。

    降香人是醒了,也恢復了些意識,但并不是完全清醒,渾身無力,臉色煞白,那樣子,虛弱至極,就像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對降香來說,她今日可不就是在鬼門關遭了罪回來嗎?

    沈大夫人上前,“你同我和善兒一起回荊國公府。”

    蘇梁淺點頭,含笑道:“就算舅媽不說,我也不準備回去。”

    蕭夫人蕭鎮海沒留住她,定會千方百計的慫恿挑撥蘇克明利用身份之便,找她算賬,尤其是蘇傾楣,她估計都恨不得蘇克明將她生吞活剝了都。

    蘇梁淺可不想被沒骨頭的蘇克明興師問罪,她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

    季夫人當然是想蘇梁淺跟著她回永晉公府,但也知道不現實,尤其現在蘇梁淺太子妃的身份,幾乎已經半公開了。

    這要換成別人,一邊是與太子定下娃娃親的太子妃,另外又和謝云弈來往糾纏不清,季夫人都要質疑其人品了,但因為是蘇梁淺,她卻只想把她和太子的婚事給毀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還只是自家公子的一廂情愿呢,她能說人家女孩兒什么。

    “我明日再去府上拜訪。”

    季夫人見蘇梁淺主動提起明日登門,心情稍稍明朗了些,季無羨給謝云弈遞了個眼神,謝云弈無動于衷,鳥都沒鳥他。

    季無羨覺得自己不那么郁悶的心情,一下又相當的憋屈。

    蘇梁淺讓人攙著降香,先上了沈府的馬車,隨后沈家大夫人,沈琦善和蘇梁淺影桐,陸續上了同一輛馬車。

    蘇梁淺走了,季夫人一行人自然也不久留,也上了馬車,就在沈府馬車的后面跟著。

    沈府的馬車,蘇梁淺和沈琦善坐在一側,沈家大夫人坐在對面,沉著的面容如水,沒有表情,仿佛是一潭死水。

    爵位世襲,向來是傳給長子居多,所以幾個舅媽,就只有大舅母是外公外婆精心挑選過的,大舅媽的身份也最高。

    英烈之后,自幼養在太后身邊,由太后親自教導,享公主的尊榮。

    以前的她,是何等的風光,嫁給大舅舅前,嫁給大舅舅后,去哪里,都是被人圍著奉承,而今日……

    蘇梁淺記得,自己的這個大舅媽,曾經是極風火潑辣的女子,也愛笑,是幾個舅媽里面最能干的,大哥教導的也很好。

    舅舅和大哥的死,讓她完全變了個人,蘇梁淺想,她的內心曾經一定非常絕望,但為了舅舅和大哥,留了下來,和外祖母一起撐起了荊國公府。

    沈琦善靠在馬車木質的車壁上,頭向后,看著車頂。

    之前還在蕭家,剛坐下沒多久,蘇梁淺就覺得她心不在焉的,這會更覺得沈琦善神色憂傷,皺著的眉,更有說不出的痛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蘇梁淺握住她的手,沈琦善手是冰涼的。

    沈琦善看著蘇梁淺那雙清澈的眼眸,嚇了一跳,眼神躲閃,張口有些急急的問蘇梁淺道:“淺兒,你和蕭家的人有仇?”

    沈琦善的聲音,一如之前,輕輕的,蘇梁淺覺得她這樣的反應,有些不對勁,像是急迫的掩飾著些什么。

    既是想掩飾的,蘇梁淺也不追問。

    “算是吧。”

    “因為現在的蘇夫人?”沈琦善又問。

    “不是,不僅僅是因為她。”

    “那是因為什么?”

    蘇梁淺沒回,因為那是會置荊國公府唯一的血脈沈卓白于死地的人。

    “蕭家,是不是沒有好人?淺兒,你就一點也不害怕嗎?那么多的人,她們那樣說你,你也不會難受嗎?”

    沈琦善看著蘇梁淺,眼睛還有下午哭過的紅,那些人對荊國公府的言論,傷害了她。

    沈琦善今天是不打算赴宴的,就算知道蘇梁淺也會去,她也不想,但沈老夫人堅持,沈家五夫人,也想她多出去走走,多認識些人,好將終身大事解決了。

    沈琦善是被逼著去的,然后經歷了自己最不想面對的。

    蘇梁淺的神色,溫柔又漠然,溫柔是對沈琦善的。

    “不過是一群無關緊要,見不得別人好的人,在意她們做什么?她們那是嫉妒呢,嫉妒沈家曾經的無尚的榮華,嫉妒你曾經擁有的,是她們可望卻不可及的。”

    蘇梁淺掰著沈琦善的肩,讓她面對著自己,“荊國公府的人,個個是鐵血男兒,他們不會叛國,外公不會,包括四舅舅在內的幾個舅舅都不會,外人怎么看隨便他們,你要堅信這一點,當年的事情,必有隱情。”

    而她會查清楚這一切。

    雖然四舅舅失去了那一部分記憶,但只要他回來,必然會讓當年參與了這件事的人,露出馬腳。

    沈琦善看著目光堅定的蘇梁淺,茫然的點點頭。

    蘇梁淺松開手,她不指望沈琦善像她一樣,直面所有的嘲笑詆毀,甚至是反擊,但是至少,她不能為那些人對荊國公府的污蔑,產生動搖。

    “不怪你外祖父外祖母那般疼你,你沒有白費他們多年的教導,善兒,你要多向你表妹學習,你是荊國公府的人,不能太怯弱了,丟了沈家的臉!”

    沈大夫人的夸贊,并沒讓蘇梁淺覺得高興,她的心,反而就像被針扎了似的。

    她辜負了他們的教導,曾經,狠狠的辜負了一次。

    沈大夫人看向蘇梁淺,那張沒有表情的臉,嘴唇緊抿,紅紅的眼睛,里面有了血絲。

    她看向沈琦善一貫沉目的神色,駭然的猙獰,“蕭家,就沒一個好人,蕭鎮海,他就是踩在我們沈家人的骨血上位的,沈家不倒,哪有他現在的永定侯侯爺!”

    沈大夫人咬牙切實,表情更是充滿了仇恨。

    大舅媽,好像知道什么,難道當年的事,和蕭家有關?

    蘇梁淺一行人回到沈府,夜色已經很深了。

    降香躺在馬車上,半清醒半昏睡,一路都是迷迷糊糊的,那種感覺,讓她不由想到自己從飆風寨回京城的那段時日。

    蘇梁淺讓影桐將降香背到玉蘭苑,影桐雖然不怎么待見降香,但想到她也算是因為蘇梁淺遭這樣的罪,動作還是盡量溫柔了,沈大夫人又找了兩個沈家的下人幫忙。

    “時間不早了,你們各自回院休息吧,要肚子餓的話,就讓廚房準備些吃的。”

    宴會,本就是吃不飽的,更不要說今日蕭家的晚宴,進行到一半,就出了狀況,大家都沒怎么動筷呢。

    “舅媽也早些休息。”

    蘇梁淺服了服身,和沈琦善各自離開。

    沈大夫人并沒有回去,而是直奔云霄院。

    云霄院,沈老夫人還沒睡。

    自從發生了那件事后,沈老夫人的睡眠質量就差了許多,尤其家中誰外出,她就睡不著,總擔心發生什么事。

    “回來了。”

    沈老夫人口氣淡淡,“我聽說,淺兒也跟著一起了,是發生什么事了嗎?”

    沈大夫人將今日在蕭家發生的,她所經歷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訴了沈老夫人。

    沈老夫人聽著,心都是提著的,掌心都出汗了。

    “剛剛表小姐在馬車上信誓旦旦,說荊國公府當年的事有隱情。”

    沈老夫人神色凝重,“她和我說了,一定要查明當年事實的真相,讓沉冤昭雪,她說她回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沈大夫人眼睛一亮,隨即又黯然了下去,“她是個聰明果敢的孩子,有勇有謀,身上有當年父親的風范,比吾兒更像他的祖父,但此事談何容易?”

    一個是她的夫君,一個是她引以為傲的兒子,他們為北齊浴血沙場,死后卻背負罵名,沈大夫人每次只要一想到這個,心就在滴血,根本難以入眠。

    她也想啊,她做夢都想,但知道一些內情的她,又覺得舉步維艱,難如登天。

    “是難,但她一步步做的,不就是朝那個目標逼近嗎?我們這么多年的隱忍,不也是想尋找一個合適的契機嗎?只是淺兒的犧牲實在是太大了啊。”

    沈老夫人既氣憤,又心疼至極,聲音顫抖,有眼淚流了出來,“她完全將自己逼至了風口浪尖,讓自己成為了眾矢之的,她這是拿自己的終生幸福在賭,拿自己的命在賭啊,如此,我不能讓我的外孫女為我們家的事孤軍奮戰,盈盈,我們也沒有退路了,準備一下,明日隨我一同進宮!”

    ------題外話------

    ps:馬上月底了,小妖又這么勤快,有票票的小仙女們,請砸我吧(#^.^#)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