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嫡女之藥妃天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交換的秘密,二姨娘之死

重生嫡女之藥妃天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交換的秘密,二姨娘之死

    二姨娘早就有離開的想法和打算,在和蘇梁淺第二次達成協議后,她就相信,蘇梁淺能讓她如愿,該辦的事都辦了。

    她這次離開蘇府,除了蘇如錦,也沒什么要帶的,第二天一早,向蘇老夫人請安告辭,又和五姨娘見了一面,直接動身。

    蘇梁淺依著蘇老夫人的意思,從大門送她們離開。

    蘇府的門前,照例有不少人,見蘇梁淺二姨娘一行人出來,身后還有幾個下人抬著棺木。

    關于蘇梁淺『逼』死害死蘇如錦的流言,還在發酵,眾人見話題漩渦的兩個人同時出來,不管是專門蹲守在這里湊熱鬧的,還是有事經過的,都在蘇府門口停了下來。

    二姨娘今日,將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番。

    改后的衣裳,用的是上等的料子,成新,淡紫的顏『色』,衣服對襟和裙子都繡著盛開的牡丹花,這是自二姨娘消瘦后,穿著上最合身得體的一次。

    她臉上也化了妝,但還是難以遮擋住剛產生沒多久的紅紫傷痕和淤青,還有紅腫的眼睛,妝容不能掩飾的干巴巴的肌膚,但衣服的顏『色』很襯膚『色』,她的精神很好,臉上帶笑,神采奕奕的,不像是痛失唯一的愛女,更像是遇上了什么喜事,讓圍觀的人,是百思不得其解。

    抬著蘇如錦棺木的人,原先是在二姨娘的身后,二姨娘讓開,示意他們先過,蘇如錦的棺木,被抬著出了蘇府。

    蘇如錦死的突然,再加上她年紀尚小,是沒有棺木的,她的這幅棺木,原是別府為自己生重病的孩兒沖喜,材質,樣式,做工,都是上等的,二姨娘買了數倍的銀子,買回來的。

    二姨娘站在蘇府大門正正中的位置,春日里清晨的陽光灑在她的臉上,讓她落在其他人眼里的傷口,更加清晰,清晰到觸目驚心。

    一個府里,能對貴妾下手的,無非就是那幾個人,一點也不難猜。

    二姨娘面對著朝陽的方向,閉著眼睛,深吸了口氣,嘴角的弧度上翹。

    她以前出府的時候,也沒覺得,蘇府外的空氣,這樣的讓人舒暢,二姨娘覺得自己是從未有過的輕松自在。

    眾人看著二姨娘一臉享受的表情,都覺得她是魔怔了。

    良久,二姨娘小心翼翼的從懷里取出蘇克明昨天寫給她的休書打開,然后當著圍觀百姓的面,將蘇克明寫的休書內容,大聲讀了出來。

    她的聲音還是嘶啞的,并不是那么的清晰,但她讀每個字都很認真大聲,抑揚頓挫,充滿了感情。

    她甫一拿出東西張口,說出休書二字,其他的人,唯恐自己聽不清內容,錯過了什么,都禁了聲,所以雖然二姨娘的聲音是嘶啞的,但其他人尤其是占據了地理優勢門口前排,都能聽清她說了什么。

    二姨娘說完,揚起手中的休書,大聲道:“從今日開始,我姚任慧和蘇家老爺蘇克明,沒有任何關系,還有我的女兒蘇如錦,和蘇克明也沒任何關系,我們生不是蘇家的人,死亦不做蘇家的鬼!”

    她沒有說蘇克明一個不字,但眾人從她說這句話時輕松仿若解脫般的神情,還有臉上的傷,都能感覺到她對蘇克明,似被傷到了極致毫無留戀的心寒,再結合之前已經傳出去的幾件事,眾人也都覺得蘇克明是絕情之人。

    當然,也有人好奇,蘇克明將姨娘休了也就算了,怎么連女兒都不要。

    還有,覺得二姨娘此舉不守『婦』德,驚世駭俗,對其他女人來說,是極其不好的典范。

    門房的人,面面相覷,遲疑著要不要上前阻攔,被蘇梁淺的眼神震懾住。

    他們沒辦法,只得進去通報。

    蘇克明是休了二姨娘,也放話讓她盡早離開,但他覺得二姨娘長久離開蘇府,肯定得收拾不少東西,最早也不能這么快,所以正常上早朝去了,現在并不在府上。

    他要在府里的話,不可能讓二姨娘從大門離開,而且還鬧出這樣大的動靜。

    不過,二姨娘此舉,蘇老夫人自然是得到消息的,沒制止,那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默認了。

    蕭燕現在處于半軟禁狀態,府里由蘇傾楣和五姨娘暫管著,五姨娘新官上任,又是個姨娘,蘇傾楣年紀也尚小,所以這事第一時間傳到了蘇老夫人那里。

    蘇老夫人昨晚一宿都沒怎么睡好,二姨娘天蒙蒙亮來請安時,被連嬤嬤叫醒了,下人前去通稟的時候,五姨娘也在,正給蘇老夫人『揉』捏膝蓋。

    蘇老夫人微閉著眼睛,眼圈下有明顯的烏青,臉『色』也不好看,似乎是很疲倦煩心的樣子,聽了下人的話,睜開眼睛,擺了擺手道:“只要不太出格,隨她吧。”

    下人道是,離開,蘇老夫人忍不住長長的嘆息了聲。

    “母親仁慈,二姨娘她,也是可憐之人。”

    五姨娘在提起二姨娘時,帶著明顯的同情。

    蘇老夫人不由看了五姨娘一眼,想幫蘇克明說幾句話,但想到他所為,五姨娘又通透,不是什么蠢人,到嘴邊的話,都咽了回去。

    說什么仁慈,她是覺得心里實在過意不去。

    “錦兒這一走,二姨娘離開蘇府,今后可怎么過啊?”

    蘇老夫人是做過母親的人,雖然蘇克明混賬,但想到白發人送黑發人,蘇老夫人就覺得心痛心慌到不行,更不要說經歷了這樣悲痛的二姨娘,她還不止蘇克明一個兒子。

    蘇老夫人育有兩子一女,另外一子一女在青州,因為青州距離京城路途遙遠,再加上他們之前幾次來,和這里格格不入不說,蕭燕也給臉『色』看,當然,蘇克明的態度,也不是很熱情,蘇老夫人作為家中長輩,看的心里不痛快,索『性』就不讓他們來了。

    五姨娘沒接這話。

    蘇老夫人繼續道:“你還年輕,明兒現在又寵你,你也要個孩子。女人哪,若是不生個孩子,根本就不能真正的體驗人生的酸甜苦辣,就不能算是完整的女人,母憑子貴,你若是有個孩子,在府里的地位,就穩了。”

    蘇老夫人苦口婆心,五姨娘面帶幾分羞怯,點了點頭,為難道:“是妾身的肚子不爭氣。”

    五姨娘面上是一副自己想要,但是身體肚子不爭氣的無奈樣子,眼中的渴求感傷也恰到好處,心里卻是不以為然。

    她從進府,就沒想過給蘇克明生孩子。

    以前不想,在經歷了這一系列事情,知道蘇克明是個多糟糕的人后,五姨娘更沒了給他生孩子的想法。

    為了一個什么真正意義上的女人,給孩子找一個那樣幾輩子作孽才會有的父親,卷進蘇府的漩渦,五姨娘覺得,那簡直就是對孩子最大的不負責。

    蘇老夫人聞言,跟著憂愁犯難起來,“找個好點的大夫,好好調養,肯定會有的。”

    另外一邊,蘇府的門前:

    二姨娘先是交代說清了自己和蘇克明蘇府的關系,隨后將蘇克明摁了手印的休書重新疊好,放到懷里,轉身走到蘇梁淺面前。

    “要不是大小姐,民『婦』這輩子都不會知道,害死錦兒的真兇是誰,那錦兒真的死都不能瞑目了,大小姐,你是好人,是民『婦』的恩人,大恩大德,民『婦』無以為報,唯有下輩子定結草銜環,為您當牛做馬!”

    二姨娘說完,當著所有人的面,朝著蘇梁淺,跪了下去,而她的這番話,更在之前已經認定蘇梁淺是『逼』死害死蘇如錦兇手的人群中,掀起驚濤駭浪。

    這樣的澄清,如果是從蘇府其他人的口中說出,在場的都會覺得,這是蘇梁淺使手段『逼』的,畢竟在外人看來,蘇梁淺一個從小地方回京城的小孤女,短短兩個多月,三個月不到的時間,斗敗了繼母嫡妹,在家中站穩了腳跟,還被皇上欽封了縣主,定然是有本事手段的。

    但二姨娘,她可是蘇如錦的生母,而且就這么一個女兒,殺女之仇,不共戴天,要人真是蘇梁淺害死的,二姨娘不幫著害蘇梁淺找她拼命就不錯了,怎么可能會幫她澄清?所以事實的真相,很有可能根本就不像之前傳的那樣。

    這種想法,尤以圍觀的人群里面,那些做了母親的人為甚。

    二姨娘手伏地,叩了三個頭。

    她做的認真,頭抵地時,還能聽到響聲,給人的感覺就是,她是帶著滿腔的感激,做這件事的。

    “希望大小姐今后在府里事事順利,一切順遂,不用再受冤枉欺壓。”

    二姨娘叩了頭,抬頭看向蘇梁淺,極是真誠的說道。

    一字一句,都帶著深意。

    蘇梁淺抿著嘴唇,逆光站著的她,沒有表情,給人一種非常肅穆的感覺,她點了點頭,并沒有否認二姨娘所言,而是道:“承二姨娘吉言,這也是我所愿。”

    蘇梁淺說著,親自將二姨娘扶了起來,“我再送送你。”

    她只稱呼你,沒像以前那樣,再叫她二姨娘,這讓二姨娘心里十分妥帖。

    兩人牽著手,一起下了蘇府大門的臺階,二姨娘走到蘇如錦的棺木旁,伸手在上面輕拍了拍,眼神一下越發的溫柔起來,“錦兒,母親帶你離開,離開這里。”

    她說這話時,不但神『色』溫柔,臉上也帶了笑,聲音輕快,就好像長久被關在籠子里,然后突然重獲自由的鳥兒。

    二姨娘吩咐幾個抬棺木的人起身,然后對出事后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嬤嬤使了個眼『色』,嬤嬤取出早就準備好的鞭炮,在地上攤開,然后點燃。

    鞭炮炸開,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圍觀的人,不由的退后,目光卻還落在二姨娘一行人身上,怎么都覺得怪異。

    按照北齊的規矩,壽終正寢的老人出殯的時候,會放鞭炮,表明是喜喪,但像蘇如錦這樣十幾歲就死的,那和夭折沒什么兩樣,是從來沒有放鞭炮的。

    而且白發人送黑發人,又是唯一的女兒,傷心還來不及,怎么會有心情放鞭炮。

    今日種種,都讓人覺得玄乎。

    二姨娘等人一走,人群再次炸開了鍋。

    “這,怎么回事?我怎么一點也看不懂?”

    這絕對不是一個人的想法,而是絕大多數人的心聲。

    “不是大小姐將人『逼』死的,那是誰?會是誰?”

    “你說會是誰?蘇府統共就那么幾個人,我可是聽說,這已故的三小姐和二小姐交好,但這二姨娘防二小姐卻和防賊似的,你說說,這是什么原因?姜還是老的辣。”

    “誰知道呢?這蘇府的大小姐本事著呢,二姨娘現在女兒死了,想今后過的好,向她屈服,并不奇怪。”

    說這話的是個男人,很快有帶孩子的女人反駁道:“不可能!蘇府又不是只有大小姐,還有二小姐呢,要人真是大小姐害死的,二姨娘要屈服,也是和二小姐屈服,而不是大小姐!做母親的,不可能和自己的殺女仇人握手言和,尤其二姨娘還就只有這么一個寶貝女兒!”

    那些人的議論,已經離去的二姨娘和蘇梁淺,自然是聽不到的,不過這些,卻是一字不漏的傳到蘇傾楣的耳朵里。

    傾榮院內,蘇傾楣坐在外室用膳的小桌旁,沉著臉,一身不快。

    “父親是怎么回事,他不知道二姨娘現在和蘇梁淺是一頭的人,將人休了后,怎么能這樣放她離開,她說那樣的話,外面的人,怎么想我?就因為這是祖母的意思,以前怎么也不見他這般孝順,現在祖母和我還有母親光明正大的各種唱反調,他倒成了真正的孝子!”

    蘇傾楣實在控制不住心底里燃燒的火,忍不住抱怨。

    她剛坐下,但根本就坐不住,很快就又站了起來,在房間里走來走去,整個人都透著急躁。

    李嬤嬤站在一旁,神『色』同樣有些凝重。

    現在這種情況,他們實在輕松不起來。

    “這又不是什么光彩喜慶的事,怎么能讓人從正門離開?早朝早朝,今天上什么早朝?”

    蘇傾楣擰著眉頭,只覺得一切都不順心,不合心意,鬧心的厲害。

    李嬤嬤等她發泄完,這才上前,勸道:“現如今,大小姐風頭正盛,反而是我們,一次次較量,一次次吃虧,落了下風,夫人大權旁落,我們辛苦多年的經營,也幾乎被拔的干凈,現在人都要丟到舅老爺家去了,繼續這樣斗下去,對小姐未必有什么好處,不如暫時偃旗息鼓,我們休養生息,剛好也會朝春節做準備,等將來找準機會,在做反擊,務求一擊即中,給她重創。”

    蘇傾楣來回走了幾圈,在原先的位置坐下,眼底燃燒著的,卻是不甘心的火焰,李嬤嬤上前,繼續寬慰她道:“大小姐現在風頭無兩,對我們來說未必全是壞事,樹大招風,過猶不及,看她不順眼的,可不僅僅只有小姐,小姐置身事外,就等著看好戲吧。”

    李嬤嬤的話,讓蘇傾楣眼底的星火,消下去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升騰起的希望和期盼。

    “為今之計,就只有如此了。”

    二姨娘一行人,隊伍頗為浩『蕩』,因為蘇如錦的事情,早在京城傳來,沿途引來了不少路人的圍觀。

    出了南城門的東北角,有二姨娘事先就安排好的板車馬車厚著,二姨娘讓人停了下來,然后給幾個抬蘇如錦棺木的人,一人一個紅包。

    蘇克明人是去上早朝了,但為了杜絕二姨娘說不該說的,而他又無從得知,昨晚從福壽院離開,他就吩咐蘇管事,安排兩個護衛,一直跟隨二姨娘。

    二姨娘離開蘇府的時候,蘇管事安排了這兩人,和二姨娘隨行。

    二姨娘打發掉這些人后,走到蘇梁淺身邊,看著的卻是蘇管事指派的兩個護衛,小聲問道:“小姐有辦法將他們打發走嗎?”

    二姨娘秀美微挑,二姨娘繼續道:“既然已經斷了關系,我就想斷的干凈些,我不想讓蘇家的那些人,知道我和錦兒在什么地方,將來再有牽扯。”

    蘇梁淺抿唇,只略微思量了片刻,點了點頭,走向了那兩個護衛。

    人是蘇管事安排的,并不是蘇克明親自指派的,蘇管事心里對二姨娘也有同情,事先吩咐過,不要太過為難她,所以蘇梁淺并沒有費很大的唇舌,就將人說服了。

    蘇梁淺扭頭,看著看向一直看在這邊的二姨娘,對著她點了點頭,走近二姨娘時道:“我和他們說了,他們就在那個茶寮等我們。”

    蘇梁淺手指了指不遠處略有些簡陋的茶寮。

    二姨娘道了聲好,吩咐隨身的嬤嬤,給前來的兩個護衛,一人一個更沉的荷包。

    蘇如錦的棺木,被放到了寬大的板車綁好了,二姨娘和蘇梁淺上了馬車。

    馬車又走了近一個時辰,最后到了一處靠山臨江的地方。

    正值春日,山上綠樹蔥蔥,枝繁葉茂,遠遠的,還能看到掩映著的其他顏『色』,仿佛要冒頭,有種說不出的生機。

    河水的旁邊,是個小山坡,上面已經長出了綠草,還有各『色』的小黃花,此處風景宜人,還算不錯。

    “這塊地,是我父親以前買下的,他本來是打算自己百年后,葬在這里的,當時就是為了怕被查出受賄,他進行的很隱秘,后來姚家出事,被他以很低的價格賣給了別人,前幾日,又被我高價買了回來,我想著,若是他百年后想起,應該會回來看看,到時候就能碰面了。”

    蘇梁淺看的出來,二姨娘是很想姚大人和姚夫人的。

    這種對她而言,都是奢侈的思念,讓蘇梁淺倍感羨慕。

    “你準備將蘇如錦葬在這里?”

    二姨娘沉靜回道:“不葬,我打算將她火化。”

    “火化?”

    蘇梁淺看向二姨娘,流『露』出震驚的情緒。

    正常人正常死亡,根本就不會選擇這種方式,因為燒毀尸身,被認為是一件很不吉利的事情,只有那些得了會傳染的重病,還有瘟疫離開的人,會用這種方式處理尸體。

    “她這輩子,這樣短暫,一直被困在蘇府那個牢籠,我也是一樣,她一直都很想出去走走,我也很想,而且,若是埋在地里,我怕她被心思惡毒的人挖出來。”

    蘇梁淺想到上輩子蘇傾楣處死自己和沈卓白的手段,挖尸鞭尸這種事情,確實是她能做出來的。

    “而且,這樣的話,我們母女能更好的在一起了。”

    二姨娘說話間,蘇如錦的棺木,已經被卸了下來,然后被抬到了靠河邊山坡和后面山上正中的一塊比較平坦的草地上。

    因為是在自己身后的方向,所以蘇梁淺剛下馬車的時候,并沒有看到,現在跟隨二姨娘,才發現,有幾個人,正架著柴火,下面是易燃的干燥的稻草,已經搭起來了。

    蘇如錦的尸身,被從棺木抬了出來,然后放在了木架上。

    二姨娘將蘇如錦收拾的很干凈,她今天,也是煥然一新。

    蘇如錦被放在上面后,二姨娘踩在一塊木頭上,給蘇如錦整理頭發和衣裳,她下來時,臉上帶笑,神『色』輕松平靜,又給了那些幫忙的人,一些賞銀,讓他們離開。

    那些人道謝,看著二姨娘的眼神卻怪怪的,仿佛是在看個很惡毒的人。

    二姨娘打發完這些人后,走到了一直跟著她的嬤嬤身前,蘇梁淺和她們隔了段距離,聽不怎么清她們說話,就看到二姨娘說了沒幾句,那嬤嬤又是搖頭又是哭,然后跪在地上。

    看這情景,蘇梁淺大概猜到那邊發生了什么。

    想來是二姨娘讓她嬤嬤也離開,但那嬤嬤對二姨娘忠心,想要一只跟隨著二姨娘繼續伺候她,所以沒同意。

    二姨娘將人從地上拉了起來,又說了許久的話,強塞給他幾張銀票,然后不住的在那嬤嬤回頭時,揮手,似催促她離開。

    兩人臉上都有淚。

    二姨娘目送著她走,重回到蘇梁淺身邊,輕嘆道:“對像這種貼身的下人,我看重忠心比什么都重要,綠珠有忠心,可惜啊——”忠誠的那個人,不是她女兒。

    “我還有件事,想要拜托小姐,我們同來時乘坐的馬車,我放了個包袱,就在我之前坐的位置的腳底下,煩請小姐回去后,找個信得過的人,把里面的東西,給我流放的父母送去,我做女兒的對不起他們,更對不起姚家,若非我教女無方,不自量力,他們還在京城過著錦衣玉食的安逸生活,而不是到那荒僻的地方做苦工,那些東西,應該能讓他們過的好些。”

    二姨娘神『色』平靜,聲音平靜,眼淚卻沒止住,那雙大眼,因為紅腫,看著比以往小了許多。

    她看向蘇梁淺,大抵是覺得這樣做并不是很好,略有些慌『亂』著急的擦掉了眼淚,扯著嘴角,笑的比哭還難看,極有些不好意思道:“最近這段時間來,一直都在麻煩小姐,若真有下輩子,我一定結草銜環,報答小姐的恩情。”

    蘇梁淺聽她口口聲聲下輩子,眼中是期盼又堅決的光,緩緩道:“不過是各取所需的交易,你并不欠我什么,若真有下輩子,找個值得的男人,為自己好好活著吧。”

    二姨娘點了點頭,眼角都是淚花,她往前走上蘇如錦,蘇梁淺在她的身后跟著,秋靈和影桐二人,如影子般,跟在蘇梁淺的身后。

    二姨娘走到蘇如錦的木堆旁,深深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是溫柔的眷戀,還有安心,她喃喃著,同時是能讓蘇梁淺聽到的聲音道:“大小姐說的極是,下輩子,我不求大富大貴,只求找個值得的男人,若錦兒還是我的女兒,我一定更用心的教導她為人處世,一輩子值得。”

    二姨娘說著,伸手取了就『插』在一旁燃燒著的火把,屈身放到了木堆底下干草聚集的地方,干草很快燒了起來,同時發出了噼里啪啦的聲響,星火四濺,很快,那些木頭,也漸漸燒了起來。

    “我說過,會告訴小姐一個秘密,是關于已故夫人的,雖然我并沒有證據,但她的死,和現在的夫人有關,先夫人,被害死時,懷著身孕。”

    蘇梁淺扭頭看向二姨娘,二姨娘落在火堆蘇如錦上的目光,也移向蘇梁淺,“給先夫人看病的大夫,早被現在的夫人收買了,這是我那個時候花了一百兩買來的消息,那大夫醫術不錯,他說,那是個男孩。”

    蘇梁淺最見不得就是對腹中還有尚且年幼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下手,不由緊咬住了嘴唇,眼中流『露』出冰冷懾人的寒光。

    “先夫人懷著身孕的人,死的時候,比我還瘦,她死的太慘,估計至今都不能瞑目,大小姐一定要替她報仇雪恨,具體如何,大小姐要想知道,可以找現夫人身邊的方嬤嬤。”

    火越燒越大,火光熱量直沖,聲音也越來越響。

    蘇梁淺和二姨娘原先站著的位置,也仿佛跟著燒了起來。

    二姨娘話落,看著蘇梁淺的神『色』,見她沉靜的眉目堅定,放下心來。

    二姨娘拽著略有些出神的蘇梁淺,連著往后退了幾步,避開那灼人的熱,“大小姐!”

    最后一個姐字剛落下,二姨娘然松開蘇梁淺的手,朝著蘇如錦方向,熊熊燃燒著的大火,沖了進去。

    她一進去,四周圍的火,就跟著燒到了她身后,二姨娘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秋靈和影桐看著蘇梁淺,蘇梁淺則看向二姨娘的方向,眼睛里面都是火光,平靜漠然卻又夾帶著悵惘的傷感道:“她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她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都說好死不如賴活著,但既然心如死灰,又沒什么可留戀的,還痛苦的活著做什么。

    人間,很多時候,都不值得。

    另外一邊,二姨娘身上,都起了火,她完全成了個火人,她痛聲叫著,卻沒有跑出來,而是爬到了蘇如錦躺著的位置,將已經被燒的面目全非的她抱在了懷里,緊緊的,牢牢的,看著蘇梁淺的方向,邊慘叫著邊道:“大小姐,您什么時候真正給我和錦兒報仇了,一定要來這里,告訴我們一聲!”

    她說完,手更緊的摟住蘇如錦,痛苦的臉都是扭曲的。

    “錦兒,娘的錦兒,不要怕,母親來陪你了,母親一直一直都陪著你!”

    二姨娘說著,大笑了起來,沒一會,因為極度的痛苦,她的聲音漸漸小了起來,再加上火勢太大,根本就聽不到她再說什么了。

    饒是最冷情的影桐,看著都不由動容,卻不能理解。

    好半天,火勢才漸漸小了,最后青『色』的草地上,只剩下黑『色』的灰燼。

    “找個東西,將他們的骨灰裝起來,再找個地方埋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