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第265章:晏少的蹤跡
    順利地拿到了手機,水菡心里別提多激動了,壓抑著緊張,躡手躡腳地往門口移動,大氣都不敢出,直到出了房間門,她才能長長地吁一口氣。

    “幸好他們睡得沉,不然……”水菡心里嘀咕著,轉身又進了自己的臥室。

    但水菡的父母真的就那么沒警覺性么?水玉柔今晚人不舒服,吃了藥睡下了,可邵擎卻是一個相當靈敏的人。如果有人進到他睡覺的房間他都不察覺,只怕他早就死了千百回了。

    他之所以佯裝睡著,只是因為……他明白水菡拿手機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對此,他一點都不擔心。連他都找不到晏季勻,水菡拿到手機也照樣不會有晏季勻的消息,所以,他干脆就裝作睡了,任由水菡將她自己的手機拿回去。

    水菡也沒打算拿到手機之后再讓父母沒收,這次她不會再那么大意了,并且經過上次她被藥物迷暈的事,水玉柔和邵擎曾承諾過再也不會那么對待她。

    手機上沒有晏季勻的來電記錄,而他的手機也打不通,他在君騁酒店房間的電話也沒人接,打洪戰的電話無法接通,以前她和晏季勻住的那棟別墅也沒人接電話。水菡又問了童菲,杜橙的手機,打過去得到的回答也是不知道晏季勻的去向。

    失望之余,水菡不免胡思亂想,他該不會是離開本市了吧?不可能呀,晏鴻章還在醫院里呢。可是他會去哪里?他不會是生病了吧?氣得生病了?

    晏季勻一點動靜都沒有,這太不合常理了!水菡怎么都想不到晏季勻還可能去什么地方。

    她對晏季勻的了解還不夠,這個男人做事往往會出人意料,所謂的常理,在他身上行不通。1gsT1。

    找不到晏季勻,水菡又一次給童菲打去了電話,這次,她終于是聽出了童菲有點不對勁。

    童菲被槍傷的事,水菡不知道。沒人告訴她,邵擎沒提,童菲也沒說,可現在水菡聽到童菲在電話里慘叫了一聲“好痛”,頓時緊張起來。

    “童菲你怎么了?哪里痛?”

    童菲冷汗涔涔,剛才不小心撞到傷口了,痛得她眼冒金星,說話都感覺最抽筋似的吃力:“我……我……還不是你老爸干的呀,他來帶走小檸檬的時候身上還帶著槍,把晏季勻安排在這兒的保鏢打傷了,我……我為了保護小檸檬,我也受傷了……哎……還好當天杜橙過來給我處理傷口,我才沒事,不然……”

    “什么?槍傷?我爸爸?”水菡驚呆了,握著手機,臉色從震驚到憤怒,身子氣得發抖,她想不到自己的父親居然會有槍,并且是對她最好的姐妹下手!

    童菲忽地聽到一陣忙音,急切地喊水菡,對方卻沒再回答了。童菲呆了呆,隨即反應過來,水菡肯定是去找她父親理論了。

    沒錯,水菡扔下手機就往邵擎臥室跑去,不再是輕手輕腳的,而是像旋風一樣沖進去,啪的一聲按下了墻壁上的電燈開關……

    什么禮貌和顧忌,此刻在水菡腦子里都不存在了,因為她的底線再一次被打破,如何還能忍?

    水玉柔還沒醒,邵擎卻是不悅地蹙眉,額頭那淺淺的疤痕也有了一絲狠厲的味道。

    水菡氣急敗壞地走過去,怒視著邵擎:“你為什么要用槍打傷我朋友?明知道那是我最好的姐妹,你還對她開槍?你是人還是魔鬼!”

    這憤怒的低吼,言辭犀利質問,就連邵擎這么沉穩鎮定的人都不禁要倒抽一口涼氣……這是他的女兒,竟然會當面質問他是人還是魔鬼?

    房間的空氣醞釀出火藥味,邵擎的目光越來越沉,含著一絲薄怒:“你來就是為了問這個?你的禮儀去哪兒了?是誰教你半夜闖到父母的臥室里?這些年,我和你母親都沒在你身邊,沒人管束你,你的性子才會養成現在這么野,想說什么就說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顧我和你母親的感受,這是為人子女該做的事嗎?天大的事也不能打擾你母親休息,她的身體還沒完全恢復,需要靜養,你連這都不知道?”

    一頓呵斥,聲色俱厲,不但教訓了水菡,也流露出邵擎對水玉柔那種深刻到極點的感情和疼惜。

    水菡先是一怔,隨即卻是冷笑連連:“我性子野?我不顧你們的感受?呵呵……說得好啊,可你們……你們做的事情又顧及過我的感受嗎?你們擁有數不盡的財富,難道就代表著你們也有生殺予奪的權力嗎?法律,人命,這些在你們眼里到底算什么?我來是想告訴你,別再對我在乎的人下手,否則,我寧愿重新過回無父無母的生活!”利動大又利。

    她坦蕩清澈的眸子里隱隱含著一股凌厲的氣勢,不懼邵擎的威嚴,與他抗衡,相比之下,竟也是不輸于他的。

    水菡轉身離去之后,水玉柔才有了動靜,她其實醒了有一會兒了。

    “老公,我們的女兒,脾氣就跟你一樣……將來還有那么長的日子,真不知道我們一家人什么時候才能和睦,就這脾氣呀,哎……”水玉柔抱著邵擎的腰,語氣里有幾分無奈。

    邵擎卻是一改先前的嚴肅,淡淡地笑著,眼底有明顯的贊許:“玉柔,菡菡的性子雖然是犟了點,不是那種軟耳根唯命是從的孩子,可這也正是我感到欣慰的地方。你想想,如果菡菡是個沒有思想的人,還會適合繼承我們嗎?或許她現在還不會有所感覺,但我相信,只要她成長起來,一定是能夠做大事的人。我們所擁有的一切,包括將來為沈家拿回來的東西,都會是屬于菡菡。我們有的是時間來栽培她,你不用太擔心。”

    “你呀,總是為菡菡說話,可她卻不能體會你對她的疼愛,反而覺得你像魔鬼,這樣沒關系嗎?”水玉柔有點心疼地望著邵擎。18700627

    邵擎啞然失笑:“老婆,難道你還不了解我?我會因為這種的言論而生氣嗎?那是我們的女兒,不是外人,她在氣頭上說的話,我怎會跟她計較,再說了,她敢這樣罵我,足以見得她的膽子其實很大,只不過連她自己都沒發覺而已,所以,我對她更有信心,將來若是她能成長為獨當一面的女強人,一定會讓我們驚喜,大放異彩。”

    水玉柔也被邵擎這話給勾起了無限遐想,眼里露出希冀的光芒:“是啊,我們就等著那一天的到來,只要菡菡有出息了,能撐起家業,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水菡可不知道父母是懷著這種想要培養她的心思,她回到房間之后沒多久童菲就打電話來,緊張地問她做什么去了,水菡老實地將剛才的事告訴了童菲。

    童菲很感動,水菡不惜當面質問父親,并且還相當霸氣地警告父親不準再對她在乎的人下手,這膽魄,連童菲都佩服得很。

    “菡菡……你對我真好……”

    “童菲,你還跟我客氣啥,是我父親打傷你的,你都沒怪我一句,還故意瞞著我,不讓我知道,是怕我擔心你吧,真是個傻蛋……”水菡嘴里這么說,可都是透著濃濃的關心。

    童菲嘿嘿一笑:“菡菡,告訴你哦,我是因禍得福……你還記得我給你說過的周慶龍吧?就是我暗戀他的那個人啊,明天他就會來家里看我了,我得抓住這個機會跟他多親近親近……”

    “明天?嗯……童菲,你記得要對人家溫柔點,可別把人家給嚇跑了。”

    “嗯啦,你放心,我有分寸的,我保證會很溫柔很溫柔……”

    “童菲你有傷在身,快點休息吧,我會找時間去看你的。”

    “好吧,我呼呼了,不然明天起來會有黑眼圈……菡菡你可一定要來看我啊,我很想你的。”

    “嗯嗯……我一定去。”水菡像發誓一般認真地說。

    這兩女又嘮叨了幾句才掛了電話,水菡的心情還未曾平息下來,她惦記著的還有梵狄……

    梵狄這段時間都沒主動聯系過她,她打了幾次電話過去,也只有一次才通了,其他都是不在服務區。他說是在海上的時候多,

    梵狄在水菡心里是個比較特殊的存在,像親人,像大哥哥,總之,是她和寶寶可以信賴和依靠的人,她有時也會想,他現在過得好嗎?

    梵狄的手機也同樣的不通,水菡在給蘭芷芯打電話聊了一會兒之后,終于是迷迷糊糊睡著了,但由于心里擱著太多事,沒能睡得很安穩。那種高質量的深度睡眠是沒有了。

    晏季勻沒消息,梵狄也總是待在金虹一號上,這兩個男人到底在鬧哪樣呢?水菡當然不會知道梵狄是為了治療感情的傷,才會把自己放逐在海上去,而晏季勻在短暫的消失之后又出現在了醫院病房,因為晏鴻章要做心臟搭橋手術了,這是有風險的,加上晏鴻章年紀大,醫生只有五成的把握,剩下的五成就有可能是失敗。他能不能從手術臺平安地下來,誰都無法預料。【求點月票!稍后還有更新。】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