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第298章:原來她喜歡別的男人
    小穎此刻的心情讓她有種熟悉的感覺……記得曾面對季師傅時,對方親口說已經有心愛的妻子了。當時,小穎的心也隱隱作痛,但很快就沒事了,她反而還會祝福季師傅跟他妻子能夠幸福,可現在是什么情況,怎么她感覺到的痛苦比那時更強烈得多?

    幾分酸澀,幾分痛楚,還有說不清的心慌意亂,匯聚成小穎此時的感受,使得她端著盤子的手禁不住抖了抖,看著梵狄的嘴唇又動了,小穎趕緊地哈哈一笑:“阿凡,你笑起來的樣子有點像我喜歡的那個男人哦,嘻嘻……”

    嗯?梵狄愕然,這下輪到他呆住了……原來小穎有喜歡的男人了?這么說,是他感覺出錯,她不是對他有意思?

    梵狄這張迷死人不償命的俊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笑意,對小穎來說卻是格外地刺痛。

    小穎端著盤子進去廚房了,倉惶的背影有些急促……她怕在梵狄面前泄露心事秘密,不趕緊逃開的話,她說不定會露出破綻的。

    他分明是不喜歡她,如果被他知道了心事,她還怎么面對他呢?小穎先前說梵狄笑起來像她喜歡的男人,純屬是情急之下胡亂說出口的,其實并不像。只不過為了給自己留點最后的尊嚴,小穎只得在梵狄說出那句話之前,先一步說了。

    小穎對季師傅,兩人交集很少,也就只有她去理發店才見過幾次,她認為的喜歡,其實更多的是少女時期對異性的好奇和憧憬,是青春期的萌動,談不上是真正意義的喜歡,所以她才能在聽到晏季勻親口說自己有妻子時,還能灑脫地祝福他。

    可現在對梵狄卻是不同。小穎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的,這個男人時常在她腦子里冒出來。看到他,她就會感到開心,總是忍不住去噓寒問暖,心疼他的傷,想知道他是從哪里來,做什么的,有沒有老婆……想知道關于他的很多事。

    小穎覺得梵狄身上有種莫名其妙的東西在吸引著她,或許是從將他救起來開始,或許是他幫她解圍開始,或許是他為她擦藥時開始……

    無論是怎樣的伊始,都不能否定一個事實……小穎喜歡上了梵狄。雖然這情感在小穎的認知里不夠清晰,她還沒意識自己有多喜歡他,她滿以為即使這次她又“失戀”,大不了就像上次季師傅那樣,難過一會兒就沒事了,她還是會回到原來那個小穎。

    沒戀愛過的小穎,想法是天真而美好的。每個人或許都會有在某個時刻自信滿滿地以為可以輕松地忘掉某個人,而到后來我們才發現,所謂的輕松忘掉,原來竟是要花上一年兩年甚至是一生的時間……

    ======呆萌分割線======

    除夕,是團圓的日子,是該充滿溫馨的日子,是該一家人熱熱鬧鬧地圍坐在飯桌旁,電視里放著春晚,一邊吃著家人做的可口飯菜,一邊談笑風生地聊著些輕松愜意的話題,說著互相祝愿的話……

    這樣的除夕才是許多人渴望的。有家人在,有父母,有愛人,有孩子……有濃濃的家庭氛圍,有溫情在流淌,有暖意在將你包圍。

    能有這么一個除夕夜,無疑是幸福美滿的。但對于有些人來說,這……是一個幻夢。

    偌大的豪華別墅儼然是座瑰麗的城堡,隔開了外界,圈住了里面的人。

    客廳里,燦爛的水晶燈美輪美奐,猶如萬千星光被收了進來。窗邊和門口都掛著中國結,鮮艷的“福”字一看就特喜慶。歐式中世紀宮廷風格的沙發面前是一張長方形的矮茶幾,擺放著各種年貨,全是平時在市面上很少見到的品種,大都是進口的……

    穎得已幸穎。華麗奢侈的裝潢讓人有種錯覺像是進了宮殿一樣,而這些昂貴的年貨則是能稍微窺見主人的財力非同一般。

    餐桌上擺滿了美味佳肴,濃郁的酒香飄散在空氣里,只是聞著都相當陶醉了……這是邵擎最喜歡的紹興老黃酒的味道。

    冬天喝黃酒,首先得溫一溫。最傳統的紹興酒飲法是隔水加熱至攝氏45度左右。這么做,可以更大限度地提出酒香,也能增加酒的甘度,最重要的是飲用不致傷胃。

    邵擎是很懂享受的人,他用來溫酒的杯子是從某拍賣會上拍下的一套古董……宋代青花瓷酒杯。

    古董青花瓷是這類收藏界的神器,其拍賣價格屢創新高,高得離譜,高得連富豪都要望洋興嘆。并且這套酒杯保存得近乎完好,是不可多得的珍品,其價值不會比這棟房子低多少。這不是普通人能想象和理解的,也就是邵擎這種土豪中的超級土豪才能花那么大手筆買套宋代青花瓷的酒杯回來溫酒……

    邵擎的財富連他自己都不好估算,其他的都不說,光是文萊國王送給邵擎的某處油田,那就夠得他傲視群豪了。

    這個家的除夕夜還真是過得舒坦又奢侈。

    舒坦的只是邵擎和水玉柔,水菡和小檸檬就顯得心不在焉了。

    水菡埋頭吃菜,機械式地動著筷子往嘴里塞,什么時候碗里空了都不知道,還用筷子在空碗里戳啊戳……她的心思根本不在這里,即使這樣一頓豐盛的菜肴擺在面前,她還是覺得索然無味。

    除夕是團圓的日子,吃什么不重要,喝什么也不重要,最關鍵是能跟誰一起過。

    父母,水菡的血親,是這個家的支柱,這也是水菡這么多年來第一次能跟父母在一起過年。她該高興的,她該開心的,可誰都看得出來她的眼里沒有光澤,笑容也不是由衷的。

    如果這桌上能坐著晏季勻和晏鴻章,那該多好啊,不就是圓滿了么?而現在,好比是圓圓的月亮缺了那么一角……

    小檸檬今天穿的紅衣服,小皮靴,都是水菡給他買的,用自己的工資買的,不是家里的錢,雖不算很貴,小檸檬穿著卻很合身,很好看。像個萌版紅孩兒。

    “菡菡……來陪爸爸媽媽喝一杯。”水玉柔將一杯酒放到水菡面前,溫和的目光看著她,盡顯慈母的風范。

    水菡呆了呆才抬眸,見爸爸媽媽正含笑看著她,她也沒拒絕,直接端起杯子,與水玉柔和邵擎的杯子輕輕一碰:“新年快樂,干杯!”

    水菡將這杯老黃酒一飲而盡,她也不懂品酒,只是感到喉嚨里有點火辣辣的,嘴里香噴噴的……可她的心里卻是苦澀的。

    晏季勻在做什么?是不是在大宅里跟晏鴻章一起吃年夜飯?他一定也在想著她和孩子,就像她和孩子想他一樣的。1gsT1。

    邵擎眉心的刀疤微微動了動,夾起湯碗里的一只雞翅膀放到水菡碗里,水玉柔也同時夾了一塊臘腸給水菡。這是水玉柔親手做的臘腸,味道比外邊市場賣的要好吃得多,水菡小時候很愛吃。18700627

    “菡菡,喜歡這酒就多喝兩杯,沒關系,溫過的,不傷胃。”邵擎低沉而溫柔的語氣里透出淡淡的關愛,他是身為父親,愛女兒的表現或許不像孩子母親那般容易看透,他更多的是隱忍,愛得很厚重。

    邵擎嘴上不說,心里卻是敞亮,他知道水菡在想什么,而他更知道,今天這樣的日子,水玉柔更加不可能讓水菡去見晏季勻的。水菡心中苦悶,讓她喝點酒,一會兒早點休息,睡著了就不會難過。

    水菡也是在琢磨著,母親不讓她出門,她見不到晏季勻,這相思之苦怎么排解?喝吧,多喝幾杯之后抱著寶寶上樓睡覺。只有睡著了才好過些,否則,這一晚她會失眠。

    “媽,我敬你一杯!”水菡舉起杯子,不等水玉柔說什么,自己先喝光了,然后吃了兩口菜,不一會兒又拿起了一杯。

    說也奇怪,水菡的酒量其實很差,今天卻能超常發揮,喝了好幾杯都沒事。越想喝醉就越是不醉,這什么道理?

    水菡十分郁悶,見酒又溫好了,仰頭又一杯下肚。

    小檸檬睜著純凈的大眼望著媽媽,粉紅的小嘴嘟噥:“媽媽……是不是很好喝呀?媽媽都喝不醉嗎,那我也要喝?”

    水菡被小檸檬這可愛的模樣逗笑了,親昵地捏捏孩子的小臉蛋:“這可是酒,你現在還小,不……不能喝,以后長大了就可以喝了,就像你爸爸那樣,嘻嘻……你爸爸喝酒的姿勢都好帥的,你……你是……我們……是我們的兒子,將來長大了更帥!”

    水菡的舌頭在打結,頭也有點暈,是真的開始有醉意了,否則不會當著父母的面提到晏季勻的,還贊他帥。

    水玉柔的臉色一瞬間就垮下來,那雙狐媚妖嬈的眼眸里溫情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凌厲的怒意,拿著杯子的手停頓在半空,正待發作,卻聽有傭人跑來說:“小姐,有人送花來了,請小姐去簽收。”

    送花?水菡打了個酒嗝,甩甩頭讓自己清醒點,她沒聽錯吧?除夕夜居然有人來給她送花?【今天更新了一萬二可月票就漲得好龜速,也不敢奢望大家把手里的全投給我,但好歹幾個人里投個一張行么?】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