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第318章 續 晏少的蹤跡5
    杜橙這一喊,梵狄本能地反應瞬間將“香蕉”仍在了地上,臉色比碳還黑。

    山鷹則是臉綠,驚恐地望著杜橙,他手里的香蕉也掉到了地上。水菡嚇了一跳,急忙問杜橙是怎么回事。

    杜橙表情嚴肅,兩道眉毛皺得很緊,修長的手指往香蕉樹上一指:“你們看,剛才山鷹摘掉香蕉的地方!”

    三人抬眼望去……樹上被摘取香蕉的那一處,正流出一種翠綠色的液體,很像粘稠的果漿,煞是好看,但見到的人卻笑不出來,不約而同地低頭看向地上的“香蕉”,果然,在果實的一端也有綠色的液體。

    誰都沒聽說過香蕉會分泌這種東西的,看似青翠欲滴的液體,卻讓人毛骨悚然……這是什么玩意兒?

    “如果真是香蕉,吃了也無妨,但這果實有點詭異,無法確定是不是香蕉,假如不是,吃下去會怎樣,誰都不知道。這里任何東西都不能亂碰亂吃,未知的東西才是最危險的,大家小心點。”杜橙無比慎重地說。

    有點常識的人都該知道在這樣的地方一旦誤食到有毒的東西,那簡直就是在拿命開玩笑。幸好梵狄沒吃,不然誰知道吃下去會發生什么呢。

    山鷹萬分自責,哭喪著臉對梵狄說:“老大,對不起,我差點害了您……”

    梵狄狠狠瞪了這貨一眼,卻也沒過多責備,畢竟有驚無險。

    水菡是走到哪拍到哪,又把這“香蕉”給拍下來了。她心里忍不住在想,這究竟是什么果子呢,外型跟香蕉是一樣的,太坑了。

    島上很安靜,走路的聲音都被加倍地放大,這也使得在靜謐之中又多了一點對探索未知世界的惶恐,要是突然傳來什么動靜的話,大家都得格外小心。

    每個人身上都有手機,應來做定位用的。只不過不是通過手機信號,而是通過衛星定位,這樣即使不裝手機卡,只要手機開著就能定位了。另外每個人還有一部熱感探測器,超長待機時間,屏幕上現在只有四個紅點,如果出現第五個,就說明有其他人接近了。

    目前為止,每個人的屏幕上都只有四個點,周圍也都異常寂靜,繼續前行了十來分鐘之后,忽聽前方傳來一個咆哮的聲音,大家都驚了一下,山鷹更是怪叫醫生:“靠,果真是老外的探險隊!”

    原來那咆哮的聲音是用的英文,并且是罵臟話。山鷹在金虹一號上混久了還是懂得一部分英文的,因為游客里有三分之一都是外國人,普遍用英文交流,這也使得山鷹的英文水平勉強還是能達到初中生的程度。

    “小聲點!”梵狄壓低了聲音說。

    杜橙緊抿雙唇,往前方張望,隱約能看見樹木枝葉的間隙里,有人影在晃動。

    “似乎那些人在吵架,罵得很兇。”

    “嗯,老外發飆了,我們去偷聽看是什么事。”梵狄也點頭,竟也是聽得懂在老外在罵什么。

    水菡就有點囧了,不敢相信地望望三個男人:“不是吧,你們都聽得懂?”

    山鷹得瑟地笑笑,杜橙和梵狄略顯驚詫地看著水菡,雖然沒說出口,但還是能從他們的表情猜出幾分……他們對于水菡聽不懂英文這事,感到有點驚訝,因為晏季勻的英文很好,這是梵狄在和他一起讀書時就知道了,可沒想到晏季勻居然也不教教水菡,不然她也不至于聽不懂啊。

    “嘿嘿……我英文很差,晏季勻以前有教我,可是我……太笨了。”

    原來如此。

    “沒事,我們懂就行,一會兒就能聽到他們在吵什么,希望是跟野人有關的消息。”梵狄安慰水菡,一邊還朝旁邊走去,這是要躲起來偷聽的架勢。

    不向別人咨詢關于野人的事,但不代表不能偷聽啊。偷聽到的才會是比較真實可信的。

    四人找了個比較隱蔽的地方躲起來,小心翼翼地不發出聲音。而前邊那幾個外國人也是因為太激動,以至于沒有留意到異常的動靜。

    梵狄他們所在的地方能看得很清楚那幾個人的長相,其中有一個絡腮胡子的男人,暴跳如雷地在指責一個金發小伙子,對方也不甘示弱,兩人都很激動,可以想象,不知唾沫星子在飛呢。

    旁邊巖石上還坐著一個正在玩兒匕首的男人,長得一臉兇相,皮膚跟沙子磨過似的,再加上他手里明晃晃的匕首……這人這么看都像是好萊塢電影里演大反派的那一角。

    最養眼的要數那一位留著褐色長卷發的女人了。是個混血兒,臉蛋精致如芭比娃娃,身材勁爆,胸前的襯衣好像隨時要松開似的……料太足,起碼有36的尺寸……這樣的極品美女,卻跟三個男人混在一塊兒,實在是有點驚人眼球。

    但那三個男人顯然對于她的美貌司空見慣了,此刻沒人看她,都在集中說這一件事……

    吵架的內容似乎是在說那個叫杰克的白人小伙子因為不慎而犯了錯,大意是這樣的,但究竟是什么原因,事件的核心是什么,梵狄他們暫時還沒聽到有價值的東西。

    “媽的,混球!廢物!早知道你會壞事,我就不該讓你來!上次在亞馬遜也是因為你壞事,你***的簡直是坨shi!”絡腮胡嘴里蹦出好多耳熟的英文單詞,都是美劇里最常見的罵人的詞匯。

    白人小伙子杰克氣憤地推了絡腮胡一下:“你有什么資格說我,你壞事的時候還少嗎,要不是有我在隊伍里,你早就完蛋了!”

    “去你m的!”

    “滾開,離我遠點!”小伙子用力將絡腮胡推開。

    “……”

    這些話,由梵狄在水菡耳邊翻譯給她聽,她才能知道別人在說什么。心里感嘆啊……自己這邊四個人,就只有她一個人聽不懂,真是的,早知道就抽時間惡補英文了。

    前方,絡腮胡和杰克快打起來了,氣氛相當緊張,褐發美女實在看不下去了,吼了一句:“你們有完沒完?現在吵架有什么用?杰克設那個陷阱雖然位置錯了,沒用上,但至少也沒驚動野人,我們還有下次機會,可你們這樣吵鬧,萬一被野人聽到,驚動了野人,再想引他出來就難了,真是蠢豬!”

    女人這話說得十分在理,卻也讓水菡幾人齊齊變色……

    這幫人不是探險隊的嗎,怎么還要對野人用陷阱?太殘忍,太不人道了!不管野人是真是假,但那是一條生命,而這些人卻要用陷阱來傷害素未蒙面的生命,只為了活捉回去研究嗎?

    水菡的拳頭握得緊緊的,身子在微微發抖,心里燃燒著憤怒的火焰,說不出的難受!

    假如那野人是晏季勻,這段時間他經歷了多少危險?每天都要提防著被人抓去,一不小心就踩陷阱了,在重重危機之下,那條命還能保住多久?

    哪怕野人不是晏季勻,對于這群外國來的做法,水菡也是深惡痛絕的。她的善良是容不下這種殘暴的行為。

    梵狄也是嗤之以鼻,他已經在猜想,或許這所謂的探險隊,并非是純粹為科學研究,說不定是想活捉了野人去外界賣錢,牟取暴利,這種類似的例子不是沒發生過,就像很多人要獵殺國家保護動物,然后送到人們的餐桌……

    杜橙憤恨地望著那些人,他是醫生,更是無法忍受這樣慘無人道的行徑,他真希望野人別被這群人找到,希望野人能躲過陷阱,平安地活著。

    山鷹也懵了,這貨在想……萬一自己人踩到了陷阱咋辦?萬一他踩到了咋辦?

    四個人各有所思,卻聽那幾個外國人已經沒有吵架了,被勸住了,在談論著他們的下一步計劃。

    絡腮胡說:“我們還是回到先前發現野人的地方去,再看看有沒有可疑的蹤跡,然后再回到船上去補給,晚上就找個山洞休息。”

    “嗯,同意。”玩匕首的男人淡淡地應了一聲。

    杰克冷哼,不說話。

    褐發美女說:“go!”

    “……”

    他們往前走去了,直到腳步聲漸漸小了,梵狄他們才從躲藏的地方出來。

    “哈哈,得來全不費工夫!”山鷹的表情很夸張,但聲音很小,怕被人聽到。

    梵狄也是面露喜色:“是啊,想不到我們還有些運氣,原本還在擔心要怎么尋找野人才好,現在人家給咱指了條路,我們只要跟著他們走,去看看他們發現野人的地方再說。”

    水菡晶亮的閃爍著希冀的光芒,朝著那幾個人離開的方向,她也是有些激動的……同時也在暗暗祈禱……希望野人千萬別被這群人先發現。

    三個隊伍在島上,都是為野人而來,誰先發現,卻是只有靠運氣了。

    梵狄等人跟隨在那撥人后面,一邊走一邊做著記號,沒多久就來到了一座小山腳下,前邊那撥人也出現在了視線,遠遠望去,他們沒再前進了,這里就是他們發現野人的地方,半小時前,他們看到有人影從山崖的峭壁上……【今天一萬字,很快就知道野人是不是晏少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