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第351章:續:毒發
    “不用了,現在才不到九點鐘,我可以自己回家。”童菲平靜地說。

    “你家也不是出租車能直接到樓下,還得走一段啊,還是我送你吧。”

    童菲扁扁嘴:“你不會是覺得我會被色狼盯上?就我這體型……呵呵……放心吧,你安心進去陪你女朋友,我真的不用你送。”

    “好好好,我說不過你,不送就不送!”杜橙眉宇間流露出幾分淡淡的不悅,自己也說不上來是為什么,就是挺不習慣童菲跟他這么生疏。

    “不過……我想問你……這幾天你有沒有感到什么不舒服啊?還有沒有痛?”這才是杜橙最想問的事。

    杜橙言語中透出的關心,讓童菲有點臉熱,再望望遠處陽臺上的女人,她感覺自己好像做了件多么嚴重的虧心事一樣,仿佛方凱琳真的是女主人,而她卻像個無意中插進別人中間的,這感覺十分不舒服。

    “杜橙,那天的事已經過去了,我們都別再提了好嗎?我沒事,我很好,謝謝你的關心,但是你要明白,你現在是已經有女朋友的人,我和你之間必須保持距離,這種話我都跟你說過的嘛。方凱琳現在就在陽臺上看著我們,你不會感到不自在嗎?快點進去吧,別啰嗦了,拜拜!”童菲匆匆說完,逃也似的轉身離去,倉惶的腳步也顯示出了她的內心實際上遠不如表面的平靜。

    杜橙望著空空的大門,只覺得心里不是個滋味兒……以前他和童菲無話不談,小吵小鬧的嘻哈打笑,在一起玩,一起吃吃喝喝,一起談天說地,多開心呢,現在卻變得這么別扭,難道就回不到從前了嗎?不能再做知心好友了?非要拉開距離才行?

    杜橙一回頭也瞧見陽臺上的身影了,只不過正好方凱琳已經轉身走進去。這一刻,杜橙無端地冒起一個念頭……方凱琳什么意思?一直站在陽臺上看他和童菲嗎?

    他不舒服,方凱琳還更不舒服呢!

    方凱琳從陽臺走進臥室,坐在床邊愣神,一只手攥緊了被單,精美的眸子里露出些許復雜與不甘。

    她也是女人,并且是個異常敏感精明的女人,在醫院里混得風生水起,在日常生活中也是處處受到呵護和寵愛的,她從懂事以來就有一股優越感,美貌,學識,家世,都是她引以為傲的優厚條件,她在男人面前沒失過手,都是享受公主般的待遇,現在的杜橙,她更是滿意得不得了,想要快點嫁進杜家,成為他的老婆,可那個童菲……

    方凱琳一早就知道杜橙有個要好的異性朋友,知道是個胖子,她以前也不放在心上,但今天她卻故意借著跟杜芊芊說話來諷刺童菲,這是因為……方凱琳知道杜橙上次去香港,童菲也隨行的。雖然杜橙說童菲的一個好朋友在香港,所以她才去,可方凱琳在杜橙回來之后就感到有點不對勁,跟她約會的時候心不在焉,這讓她心里很不爽,忍不住會琢磨是不是杜橙心里有別人了?

    但據她所知,杜橙以前跟她確定關系之前是有不少女人追,可兩人正式交往之后,杜橙說過他已經收心了,還會有什么女人影響到他?除了那個異性朋友童菲,還能是誰?

    女人的直覺有時是錯覺,但有時也準得可怕。方凱琳就是總覺得杜橙和童菲之間或許沒那么單純,假如真有點什么,那必定是童菲纏著杜橙,杜橙怎么可能會看上童菲?哼,一個胖子,臉上都是肉,身材像球體,怎么能跟她方凱琳這院花相比?

    方凱琳心里是這么想的,自然對童菲有了一種揮之不去的戒備,見面也就不會愉快了。

    但她還是在表面上要撐著的,不能讓杜橙知道她不待見童菲防著童菲,她要在杜橙心目中繼續保持良好形象,這可是她想要結婚的對象啊,不能掉以輕心。

    房門被人推開了,一個清潤的男聲傳來……

    “凱琳,在想什么,這么入神?”杜橙出現在她身后,溫聲細語地問。

    方凱琳哀怨的眼神瞄了杜橙一眼,抱著他的腰,靠在他懷里,幽幽地嘆息:“親愛的……今晚我可以睡在這里嗎?”

    杜橙聞言,身體明顯一僵,但隨即也恢復常態,俊臉上滿溢著溫柔的神色:“你喜歡我房間嗎?那你睡,我去睡隔壁就行。”

    “你……”方凱琳嗔怒地擰了他一把,惹得他哇哇大叫。

    “你每次都這么說……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我是個女孩子,都把話說得這么直接了,你還裝不懂?你每次跟我親熱都只是抱一下,最多接吻,難道你就不想……不想……那個嗎?”方凱琳火辣辣的眼神分明在說:“我想和你做!”

    杜橙臉上的笑意漸漸凝結,先前的溫潤轉變成平靜,深眸里甚至含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冷:“凱琳,我說過了,在結婚之前,我是不會碰你的,親親我我是可以,但不會跟你走到最后那一步,這是對你的尊重。”

    “尊重?”方凱琳眼睛都紅了,泫然欲泣的眼眸充滿了哀怨:“我們單獨相處的機會不少啊,你卻能每次都那么理智,這是尊重還是代表你對我沒興趣?你知道嗎,你認為的尊重,對女人來說卻是種傷害,無法讓自己的男朋友產生**,這是身為女人的悲哀,你明白嗎?或者說,難道你有什么難言之隱?”

    方凱琳在極力壓抑著內心的慍怒,她不想激怒杜橙。

    杜橙攬在她肩膀上的手松開了,輕輕推開她,坐到沙發上去。這個動作看起來是有意要拉開距離,讓她更清醒點。

    “凱琳,你不用懷疑自己的魅力,也相信我是個正常男人,我身體的功能沒有任何問題,只不過,你是我父親的好朋友的女兒,我們兩家多年相交,既然要結親,更應該互相尊重。我認為把最美好的時刻留到新婚夜,也是件很浪漫的事情,如果這讓你感覺不自信了,我可以說聲抱歉,但還是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做法。”杜橙說得很認真,少見的嚴肅,這確實是他內心的真實想法,但還有一層更深的顧慮是……他和方凱琳雙方的父母關系都很好,假如他早早地把方凱琳上了,到最后若是他不想結婚,那他在家的日子還會輕松嗎,不被爸媽責備才怪。

    不想惹麻煩,不想萬一落個上車不補票的罪名,所以,他會控制自己。

    如果是外邊的隨便玩玩那種女人,他才不會顧慮這么多,因為雙方都是玩,誰都不比負責,可方凱琳不同,她是認真的,是父母認可的女人,他寧可等到結婚后才動她……但前提是真要能結婚才行。

    方凱琳見杜橙這么誠懇,她也不好意思再多說什么,其實這個男人還挺自律的,或許她真該慶幸自己找到一個不貪美色的男人呢。

    “那……好吧,我也不糾結這個事了,我相信你心里是有我的,不過嘛……我還想問最后一句。你不碰我,可你如果有生理需求的時候怎么辦呢?你會去外邊找女人嗎?我告訴你啊,這可不行,絕對不行!你以前那些花花草草,全都要拔掉,你只能是我一個人的!”方凱琳這話又流露出她天生的女王范兒了,霸氣,占有欲極強。

    杜橙額頭冒黑線……她還真敢說啊!要不是他定力超強,只怕現在就沖上去將她按倒就地正法了。

    “我……會有辦法解決的。”杜橙難得尷尬一回,下意識地瞄了一眼自己的某處。

    方凱琳心里一動,面露嬌羞,站起來上前一步靠近他,在他面前蹲下,蔥白的手竟撫上了他的拉鏈處。

    “親愛的,既然你那么為我著想,我也該為你做點什么……就算我們不能真槍實彈地來,那我用手滿足你,好嗎?我可是第一次想對一個男人這么好,我沒經驗,你……教教我該怎么做。”方凱琳漲紅的臉在燈光下顯得更加艷麗動人,加上她刻意的引誘,杜橙立刻就起了自然反應。

    這種時候要還能無動于衷的,就真不是爺們兒了,可杜橙雖然有了反應,卻還是能克制住自己的理智,沒有馬上點頭,像是在思考什么。

    其實成年男女之間,像杜橙這樣理智的很少了,說是交往,沒點親密接觸那是不可能的。別說是用手了,就算真的發生關系,那都太正常了。而這貨還在猶豫,確實是很難得。

    大約十來分鐘之后,方凱琳羞羞答答地進了浴室去洗手,杜橙則是渾身癱軟地倒在沙發上,好像做了劇烈運動一樣……

    方凱琳很開心,她和杜橙總算是更進一步了,以后會更親密吧。雖然還沒發生實質的關系,可她知道這是杜橙目前的極限了,不能逼他太緊。她相信,不久的將來她就會嫁進來,到時候,她就能徹徹底底地擁有這個男人!

    杜橙這貨躺在沙發上像睡著一樣,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壓根兒睡不著,腦腦子混亂,竟然會想起他和童菲在香港的那一夜……他真是中邪了么,怎么都不會嫌棄那個胖乎乎白滾滾的身子呢?反而想起來覺得有肉感?最讓他難忘的是過程中美妙的滋味,她的緊致溫暖,還有床單上那一抹鮮艷的紅梅……

    杜橙揉著太陽穴,十分頭疼啊,他應該關注的人是方凱琳才對,這是他父母安排的,最希望他娶到的女人,而方凱琳也對他很鐘意,但他就說上來究竟是不是真的喜歡她?

    好感肯定有,這點無可否認,可真的到了喜歡的程度嗎?連自己都不能肯定,還能坦然去跟她結婚?

    杜橙迷茫了,心亂如麻,干脆去隔壁睡覺了,不再待在自己房間,反正方凱琳說今晚要睡這,他就去睡客房。

    想不透徹的問題就交給時間。杜橙覺得自己最近有點浮躁,興許過段時間就會好的……關于在香港那一夜,也會隨時著世間淡去吧?

    ======呆萌分割線======

    晏季勻回來有好些天了,水菡已經正式向公司提出了離職的請求,但卻沒有得到批準,不過,她可以不用再操心炎月的事,可以每天都陪著晏季勻,她的職位會得以保留,她隨時回來上班都行。

    對于水菡來說,最重要的莫過于多花時間陪著老公,照顧他的身體,給予他信心和求生的意志,最終是盼著瓦格醫生能早日帶來好消息。

    六月,小檸檬放假了,晏季勻和水菡打算帶著孩子出去旅游,這是一家人渴望了很久都還沒實現的……這次,再也沒有人阻撓了,是該好好享受一番。

    在去旅行之前,先要確定好目的地和行程,做個攻略什么的,準備準備。

    小檸檬這孩子也是可憐,都五歲了,才第一次能和爸爸媽媽一塊兒出去旅游,小家伙可興奮呢,這幾天顯得特別高興。他不知道爸爸的身體狀況,在他的認知里,爸爸回來了就再也不會走……

    出發前一晚,水菡在做飯,晏季勻陪著小檸檬在玩拼圖游戲,父子倆都很投入,分開玩兩幅圖,看誰更快。

    “嘻嘻……爸爸你快點!”小檸檬發現晏季勻慢了下來,忍不住提醒。

    可晏季勻卻是神色有異,手里拿著一塊拼圖,但人卻彎著腰露出壓抑的痛苦之色,嘴唇泛青……

    “兒子……爸爸……有點不舒服,我們過一會兒再玩。”晏季勻強撐著站起來,到床前的柜子里拿出一個小盒子。這是他注射用的針筒,但他不想被小檸檬看到。

    這還不到三小時呢,怎么就發作了?晏季勻額頭開始冒汗,步履艱難地走向浴室,可終究是沒能堅持到進去,冥焦毒發作起來太快了,當你察覺時就已經難以控制。

    小檸檬怔怔地望著,只見爸爸高大的身軀一下子倒在了床上,臉色慘白得嚇人!

    “爸爸!”小檸檬一聲驚呼沖了過來,小手抓住晏季勻的衣服使勁喊著,嚇得哇哇大哭……【今天一萬字。有月票的親投幾張吧!】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