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續:梵穎珊錐四人齊聚一堂!
    ( )記者們的嗅覺太靈敏了,一下子就將小穎包圍住,一個個興奮得跟打了雞血一樣的,問的問題也都格外尖銳,還帶著侮.辱的性質,尤其是那“小三”二字,更是刺得小穎心痛不已。

    一窩蜂的涌來,七嘴八舌的好像無數只蒼蠅在飛,震得小穎的耳朵嗡嗡作響,被圍在中間,被記者們毒辣的目光鎖住,好比是一刀一刀在活剮!

    “林凡,請問你是怎么攀上梵狄的?”

    “林凡,聽說你昨天一直跟梵狄在一起,是真的嗎?”

    “可不可以摘下口罩讓我們看看你的真面目!”

    “……”不知是誰帶頭喊的要她摘下口罩,這一呼聲起了,頓時引來其他人的附和。

    “對,摘口罩!”

    “摘口罩吧,讓我們看看你和洛琪珊誰更漂亮!”

    “……”

    場面太嘈雜了,小穎驚恐地站在那里,前后左右都被圍堵,根本無法脫身。

    咔嚓咔嚓相機的聲音不絕于耳,在小穎聽來那簡直就是詛咒一般……若不是她此刻還戴著口罩,只怕是更加慘不忍睹了。

    哪見過這種陣仗,莫說是小穎了,就算是見過大場面的人都要頭疼……因為這早就不只是記者在,還引來了大批群眾的圍觀,議論聲和記者們的吆喝聲混合在一起,這一幕比菜市場還要熱鬧。

    怒氣洶洶的山鷹奮力闖進去了,擋在小穎面前,沖著鏡頭怒吼:“都滾——!”

    這一聲,是山鷹氣沉丹田中氣十足喊出來的,憤怒的咆哮一下子震住了在場的人,誰都想不到居然還有人敢站出來為林凡出頭,眼前這瘦子是什么人?膽子太大了,不知道會引起記者們的公憤嗎?

    公憤?山鷹還真不怕這個。

    “你沒事吧?”山鷹一手扶著小穎,感受到她的顫抖,他也是十分惱火,心里咒罵了無數遍,這些媒體真是吃飽了撐的,跑來餐廳圍堵,太精了,算準了今天小穎會來這兒。

    “我們先進去,這里會有人處理的。”山鷹說著便不再理會眼前的記者,因為已經有其他的手下在做事,擋在了小穎面前,將記者的騷擾隔開,小穎終于是能呼吸順暢一點了。

    但記者們還是沒有散去,圍觀的群眾更是議論得熱鬧了,對著小穎指指點點的,嘰嘰喳喳像極了一百只麻雀的聚會。

    “林凡你不回答,是心虛嗎?默認當小三了嗎?”有記者卯足了勁高喊,不顧前邊有人阻攔著。

    被人罵是小三,小穎心里的難過無法言喻,她剛剛也是想著快點躲進餐廳去,至少能暫時逃離這令人激怒的場面,但是,記者的一再逼問和帶著侮.辱的言辭,讓小穎心底某些翻涌的情緒爆發出來。

    物極必反,小穎心底的倔犟被激了起來,瞬間做出了令人震驚的決定。

    原本已轉身,但又停下腳步,驀地回頭,上前走了兩步,昂首挺胸地對著眼前這群人,她眼中的驚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澄亮堅定,無畏地說:“你們不是消息很靈通嗎?怎么你們不先查查梵狄和洛琪珊到底有沒有領結婚證?你們毫無事實根據的猜測,毀謗,詆毀我的名譽,如果你們還要繼續糾纏,胡說八道,我會保留追究你們法律責任的權力!身為媒體人,你們職業道德和良知都不要了嗎?”

    這番話,字字鏗鏘,聲音高亢有力,抑揚頓挫,擲地有聲,不但沒有屈服于媒體的壓力,反而是對他們發出質問和警告,尤其是最后兩句話,更是讓在場的人都呆住了,一時間被口罩女這種強硬的態度所震懾。

    小穎此刻就像是一個披著戰衣的女戰士,光芒萬丈,怒氣騰騰,瘦小的身體里迸發出了磅礴的力量,雖然戴著口罩,但氣勢卻一點不輸,仿佛瞬間變了個人。

    這可都是被逼出來的,人被逼急了就會爆發,一爆發將會是令人震驚的結果。就像現在……

    記者們想不到小穎會說他們在毀謗,更想不到她還說到道德和良知上了……身后的圍觀群眾本就是看熱鬧的,唯恐天下不亂,見狀,不少人已經如墻頭草一樣倒向了小穎,開始小聲職責記者的不是。

    記者們這下可怒了,矛頭指向自己的時候他們也無法淡定,可是他們都是人精,惱羞成怒之余還從剛才小穎的話里嗅出了一點異常……難道說梵狄和洛琪珊是沒領結婚證的?

    這可是個重要的問題,沒領結婚證啊,退一萬步說,假設口罩女真是梵狄和洛琪珊出狀況的原因,她也不能算是小三,沒結婚,人就是自由的,雙方都有選擇的權力。

    小穎一席話,將記者們的聲音壓了下去,不為別的,只因她占個理子,當外圍還有那么多圍觀群眾,記者們一時也不敢硬來,都還怕萬一被別人拍到什么不利的鏡頭傳到網上去,說他們逼口罩女,只怕就是等于自打嘴巴了。

    小穎并非傻到要跟這群人較勁,她就是不想再沉默著,她大聲為了辯護,就是在表達一種態度——我不會任由你們詆毀!

    這個目的達到了,小穎不再做糾纏,不再理會這些人的反應,即刻轉身,快速進入餐廳去。

    山鷹到現在還目瞪口呆的,太震撼了,小穎剛才的架勢居然有幾分梵老大的風采!以山鷹對梵狄的了解,他都覺得若老大在此,會對記者說什么話?或許就跟小穎剛才說的差不多。

    一進餐廳,關上門,山鷹望著小穎哈哈大笑,直夸她有膽識夠勇敢。

    “太有范兒了,簡直是女金剛附體啊!”山鷹沖小穎豎起大拇指,不吝贊美之詞。

    小穎尷尬地說:“其實……那個……那些話是我從電視里學的,如果是我自己,肯定想不出來。剛才是太激動了,也不知怎么的腦子里就浮現出以前看過的某個連續劇的鏡頭,模仿里邊的人說了這段話,還挺適合我的處境。”

    “哈哈,電視劇?你太有才了,牛!”山鷹笑得更歡了,他對于記者的出現是感到憤怒的,但是對于小穎的表現,他很欣賞,欣慰看到小穎能堅強面對那種場面。老大的女人不能是弱者,小穎做得很好,很勇敢,值得佩服。

    外界的紛擾都被山鷹叫人擋住了,記者們進不來,只能在外頭東張西望,可都還不死心。

    安靜了,沒有那些亂糟糟的聲音,山鷹和小穎兩人說著說著才發覺氣氛有點不對勁……扭頭一看,店里一群人都在看著她倆。

    秋霞,艷紅,阿翔,鄭彬……還有那個膀大腰圓的老板。

    除了吳師傅意外,其余人全都是呆呆的,臉上寫滿了震驚,還有各種復雜的神色望著小穎,像是看到了外星人一樣。

    秋霞反應最快,趕緊地拿著一張板凳走過來,殷勤地放在小穎面前招呼她坐,還臉皮厚地拉著小穎的手,臉都笑爛了:“哎呀林凡,你可是咱蜀香味的光榮啊,在烹飪大賽上一鳴驚人,還跟洛琪珊的男人有深厚的交情,你真是……真是我的偶像!”

    鄭彬也不甘落后,一改平日的冷眼,忙不迭地沖上來舔著臉說:“林凡你渴不渴,我給你倒杯水,有什么事坐下來再說,呵呵呵……”

    這小子還果真去倒水了,動作之快唯恐別人搶了先。

    最臉皮厚的要數艷紅了,一步三搖地走過去,涂著鮮艷紅唇的嘴咧開就沒合攏過,笑得那叫一個燦爛啊,親昵地拉著小穎的手,活像是大姐姐一般親切:“嘖嘖……名師出高徒啊,太棒了林凡,我們都以你為榮!你能得到大人物的青睞,那是你的福氣,那位大人物真有眼光,看上我們可愛的林凡,勤快又賢惠的姑娘,當然比洛琪珊強了……呵呵呵……林凡,不枉我媽將你救起來,你果然是非池中物,飛黃騰達指日可待啊!”

    說來說去,艷紅最要緊的是表達一個意思,讓小穎別忘記了她的命是誰救的,言下之意是該報恩的時候了。

    艷紅現在對小穎那就跟對自己親妹妹似的,大加贊揚,將小穎捧著,極盡阿諛奉承,諂媚的樣子實在惡心,也不想想之前是誰想阻止小穎參賽的?這女人的臉皮已經厚到了一定境界,恬不知恥。

    老板更夸張,直接走過來扯開秋霞,一臉諂笑露出滿口黃牙,破鑼似的聲音說:“林凡,你不是身體不適嗎,怎么快就回來上班,你真是咱們這里最勤快的員工了,我身為你的老板,可不能這么折騰你……不如這樣,你在家休息,工資照發……”

    這人太無恥了,還以為到這種時候小穎還在留在這里被糟踐?他可沒一天給人好臉色過,他刻薄小穎的那些事,敢情都忘了?

    見風使舵的勢利眼太多了,眼下就幾個呢!

    只有阿翔沒有動,他的臉色很復雜,充滿了羨慕嫉妒恨與不甘,但他還算有點骨氣,沒像艷紅他們那樣跑來奉承小穎,只站在原地不動。

    小穎被大家的反應驚到了,這是怎么回事?

    小穎下意識地望向山鷹……山鷹苦笑一聲,湊近小穎耳朵低語:“昨天婚宴的事,上了娛樂版頭條,還登了一張你被老大背著的照片,所以就……老大不想讓你心煩,吩咐先別告訴你,可是沒想到這兒的人都知道了。”

    原來如此!沒錯,就是這個原因,店里的人對小穎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洛家,在本市名氣大,洛琪珊的準新郎跑了,臨時變成了晏錐,而又有人拍到梵狄在烹飪大賽的結束之后背著口罩女離開。這一連串的事件湊合在一起,簡直就是一顆重磅炸彈!

    若不是看到照片,絕沒人會信這是真的,但那張照片就說明了一切,盡管人們怎么都無法理解為何洛琪珊那么完美的女人居然會輸給了口罩女?

    但也有另一種聲音是說洛琪珊移情別戀,先甩了梵狄,然后再攀上晏錐。

    總之,各種版本都在瘋狂流傳,這事件牽涉到了三個大家族外加一個剛在烹飪大賽上得了好成績的神秘女廚師,這太富有戲劇性了,太有看點了,正好符合了人們八卦的心理,當然就越傳越烈,一發不可收拾。

    小穎心里的苦澀只有自己才知道,誰愿意因為這種事上頭條?她只想過平靜的生活,可為什么會弄成這樣?

    再看看眼前的人,艷紅,秋霞,鄭彬,殷勤得過分的態度,讓小穎打從心底里反感,特別是艷紅又將孫婆婆拿出來說事,當作自己的籌碼,這更讓小穎不屑。她要報答孫婆婆,那是必然的,但她會有自己的方式,不需要艷紅來時刻提醒她。她心里本來就沒忘記過孫婆婆的大恩。

    小穎紛亂的心漸漸平靜下來,望著眼前熟悉的面孔,她沒有被這些諂媚的話沖昏頭,更沒飄飄然,她只是淡淡地看著老板,不溫不火地說:“我是來辭職的,請你把工錢結算給我吧。”

    簡單一句話,不拖泥帶水,干脆得很。

    但蜀香味的人就傻了,一個個面面相覷,就跟被打臉似的尷尬。

    是啊,小穎在這里最開始受盡欺負,若不是吳師傅收了她當徒弟,她還會更受罪的。這些人都有份欺負她,現在還有點來巴結討好?

    老板的笑容頓時凝固了,眼中一抹兇光閃過,但就在他想要說話時,山鷹動了動……像是不經意地撩了一下外套的衣角,可老板卻看見了山鷹腰上那黑乎乎的一把東西……

    老板驚得渾身一顫,臉色唰地白了,喉嚨間卡住的罵人的話一下子全都吞了回去,背上汗毛倒豎。

    老板總算是明白了,他今天是無法將小穎強留下來的,她身邊這個像竹竿兒的男人,不是尋常人,而是在道上混的,他惹不起!

    艷紅也看見山鷹腰上的東西了,嚇得連忙捂住嘴,再也不敢亂說一句。

    山鷹冷笑,眼前這群勢利眼小人,以前看不起小穎,欺負小穎,現在知道錯了卻太遲,對他們的懲戒,老大早有吩咐的。

    山鷹兩眼一瞪,凌厲的眼神落在老板身上,狠厲地說到:“只是通知你們一聲,不是征求你們的意見,明白?還不趕緊結算工資,傻愣著難道是想拖欠?”

    老板這才反應過來,驚恐之中還不忘賠笑,點頭哈腰地從錢包里掏出一疊鈔票,數都沒數就賽到小穎手里。

    “合著您第一個月的工資一起,您看這夠嗎?”老板對小穎連稱呼都變了,說話還帶著顫音……心里害怕呀,怕小穎一個不高興,她身邊的瘦子不好應付。

    小穎眉頭一皺,很老實地說:“我的工資沒這么多,多出來的你拿回去,不該我的工錢我不要。”

    小穎將多出來的二十多張百元大鈔塞進老板手里,堅決不要。

    “這……”老板急了,哭喪著臉說:“哎喲姑奶奶,您這是生分了,這多的錢就當我給您賠罪還不行嗎?您大人有大量,以前多有得罪的地方,您別跟我一般見識,您高抬貴手……”

    老板以為小穎的意思是不肯就那么算了,以為她還在計較那些事。

    小穎聽著老板這低聲下氣的話,感覺渾身不自在,神情嚴肅了幾分:“過去的事,我沒想過要跟你們計較,這工錢我該拿多少就是多少,多一分我都不要,這是我的原則。”

    小穎說完,站起身來,最后望了在場的人一眼,淡然的眼神里無悲無喜,更沒有恨意:“恩恩怨怨都過去了,不管我曾在這里經歷過什么,不管你們怎么對待我,對我來說都是一種磨練。我不恨你們,但也不會喜歡你們,從此各不相干。”

    說完,再不做逗留,跟山鷹一起從后門出去了。

    進店到離開,前后的時間不過才幾分鐘,小穎來得突然,走得更是干脆,辦事爽快不拖泥帶水,而她不卑不亢的態度更是讓山鷹大為贊賞。

    小穎才十九,就能如此鎮定大氣,在面對一群人夸張的奉承,小穎卻保持著清醒,先前那些記者們的抨擊也沒有打垮她,反而激發出她血液中潛藏氣勢,面對詆毀和傳言,她無畏無懼。這份勇氣實在可嘉。

    但今天的小穎能脫變成這樣,當中經歷了太多的艱辛,若換做是從前的自己,只怕會被記者們的言論擊垮,承受不住那種精神壓力,而現在,她的抗打擊能力很強,不是那種不堪一擊的脆弱之人,縱然在先前那種場合里,她都能勇敢地挺起背脊了。

    只是,梵狄呢?今天的新聞只怕是讓梵狄煩惱到了極點吧,他現在在做什么呢?

    小穎心里念頭一起,立刻就問山鷹:“阿凡在哪里?我想見他。”

    “老大已經知道了這邊的情況,說會趕過來的。”

    “不……”小穎搖搖頭:“現在都沒事了,他不用急著過來,不如……你問問他在哪里,我去找他就行。”

    “哈哈哈……小穎你這是想老大了還是關心老大會有麻煩?”山鷹沖著小穎擠眉弄眼,樣子很滑稽,但也沒耽擱,立刻給梵狄打電話了。

    “走吧,我帶你去見老大……”山鷹帶著小穎上車了,直奔梵狄哪兒去。

    就在山鷹的車走了之后不到一分鐘,蜀香味大門斜對面的一家店里就走出了一個戴墨鏡穿著黑色皮衣的女人,渾身裹得嚴嚴實實的,一下看不清長相,但她盯著山鷹的車消失的方向,呆立不動,墨鏡背后那雙眼卻是格外陰冷……

    “呵呵……林凡?徐穎欣?哼,她一定就是徐穎欣!”女人咬牙切齒,高貴的面容上竟有幾分狠色。

    徐穎欣,是小穎的大名,而這個女人居然能知道口罩女的真實身份?這未免有點奇怪了,這件事,目前為止只有少數人才知道。就連梵氏公館里都只有梵狄才知道小穎的大名……

    最可疑的是,為何這女人好像對小穎充滿忌憚甚至是恨意?到底小穎什么時候得罪了什么人嗎?

    好半晌,這女人才鉆進了一輛藍色轎車,一上去就開始打電話……

    “喂,你的消息可靠嗎?確定警方真的要重新調查那件事?”

    電話那端的男人有點不悅:“我辦事你還不放心?這消息千真萬確,比真金白銀還真!這是陸哲浩的父親一再要求警方重新調查的。”

    女人憤然掛斷了電話,緊緊攥著手掌,指甲嵌進肉里都不自知。

    “該死的老男人!閑得慌嘛,沒事找事,還要重新調查?哼……”女人狠狠地咒罵著,一邊開車一邊思忖著接下來該怎么辦。

    小穎的存在是個最大的難題。若警方真的重新調查,搜證,說不定會發現小穎還活著,而她是陸哲浩死前唯一接觸過的人,她當時在車上與陸哲浩一起出事的。陸哲浩有沒有對小穎說什么,這是最關鍵的地方。假如警察找到小穎,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女人心亂如麻,越想越氣,連帶著還在詛咒小穎怎么會在那樣慘的事故中活下來的?怎么沒跟陸哲浩一起死呢,真是個大麻煩!

    ======呆萌分割線======

    今天注定會延續昨日的風波,成為令人難忘的一天。

    炎月和洛氏集團的股票竟然都同時在上升,一開盤就呈現出可喜的勢頭。這都是因為昨天婚宴的事被曝光后引起的效應。洛家,晏家,這可是本市的豪門望族,而洛琪珊在婚宴上臨時拉去當新郎的人正是晏錐!

    這就太有經濟效益了,外邊有些人雖然不知道這當中發生了什么,但事實就是洛琪珊婚宴上的男人是晏錐。

    股票的飆升,在晏錐的意料之中,而洛家也是因此嘗到了甜頭,讓原本氣急敗壞的洛凱旋有了一個驚喜。

    梵狄前往大凱旋,還有一攤爛攤子要收拾,必須他去處理。

    剛到酒店門口,山鷹和小穎也到了。

    “阿凡!”小穎脆生生的喚著,直奔他身邊。帶著急切的思念,直到站在他身前的一顆,她的心才算踏實了。

    “你沒事吧?有沒有被記者嚇到?”梵狄眼中隱含愛憐,凝視著小穎。

    “我沒事的,你放心好了,我沒那么脆弱。”小穎笑盈盈地看著他,連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甜甜的。

    梵狄心里略寬:“嗯,不必理會八卦雜志寫什么,我們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這就夠了。我還有事要辦,你先跟山鷹一起到樓上咖啡廳等我。”

    梵狄鑒于小穎先前遭圍堵的事,覺得還是將她帶在身邊為好,這樣他才放心。

    小穎感受到梵狄的關心,心里暖暖的,乖巧地點頭:“好,我去咖啡廳等你。”

    就在這時,忽地又來了兩輛車,像是約好的一樣那么整齊地停在了門口,而車上下來的人竟是……洛琪珊,晏錐!

    四人同時一愣,頗為意外,想不到這么巧?今天八卦新聞頭條的四個主角都出現了,這……是老天爺在開什么玩笑嗎?【6千字,晚飯前還有更新!!求月票!】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