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續:忍痛分別
    當嫣嫣哭累了睡去再醒來的時候,發覺身體有些晃動,不像是躺在chuang上,這小不點兒怔愣了一會兒,懵懂的意識漸漸蘇醒,回籠,這才看清楚自己不是在家,而是在車上。

    嫣嫣紅腫的眼睛還有些許未干的淚痕,肉乎乎的小手抱著媽媽的腰,軟糯的聲音問:“媽媽,我們要去哪兒?”

    蘭芷芯心頭一顫,嘴角一抹苦笑咽下去,柔聲說:“我們去看看外公外婆,有段時間沒見著了,你難道不想念外公外婆嗎?”

    嫣嫣雖然機靈,可畢竟只是個五歲的孩子,對媽媽的話很信任,當即也沒多想,連連點頭,稚嫩的童聲說:“我想吃外婆做的紅棗糕。”

    “好,一會兒到了就能吃紅棗糕了。”蘭芷芯溫柔的語氣,聽上去沒有絲毫異樣,可是她心里卻是苦到了極點,心情無比沉重。

    沒過多久就到家了。

    蘭芷芯的母親見到女兒和外孫女回來,高興得差點落淚,只是卻不見蘭芷芯的父親出來……

    原來早在上個月,蘭芷芯的父親摔倒了,之后就在臥*養傷,先前才吃了藥,已經睡著。

    嫣嫣其實也很喜歡外公外婆,但跟媽媽比起來,她當然是更愛媽媽的。可這跟外婆好些日子沒見了,小嫣嫣一進門就鉆進外婆懷里,小嘴兒甜甜地喊著,可愛極了。這個家里一下子就多了歡聲笑語,掃去了一些沉悶的氣氛。

    父親的傷勢,蘭芷芯早就知曉了,她也匯了些錢回家,上次拿到三萬塊的賠償之后,也給匯了一萬塊來,剩下的兩萬塊她沒動,留著給嫣嫣上學用的。

    現在這個時間距離吃完飯還早,嫣嫣在院子里跟小花貓玩兒,外婆在給她做紅棗糕,蘭芷芯也在廚房里幫忙。

    女兒難得回來一趟,蘭母很開心,臉上一直都掛著笑容,只是她最關心的是女兒的婚姻大事,每次打電話或者看到蘭芷芯,蘭母都會問這方面的事。

    這一回,蘭芷芯仍然是只能讓母親失望,沒有男朋友,更別談結婚的事了。

    不過比這個更重要的問題是關于嫣嫣的,這才是蘭芷芯為什么會匆忙趕回家的原因。

    蘭芷芯回頭望望廚房門口,確定嫣嫣沒在偷聽,她才壓低了聲音對母親說:“媽……明天早上,我……”

    后邊蘭芷芯說了什么,聲音太低聽不清楚,但卻能看到蘭母揪心地皺起了眉頭……

    晚飯時,蘭芷芯的父親已經醒了,見到女兒和外孫女歸來,老人的精神好轉了一些,拄著拐杖下地來,一家人開開心心地吃了一頓晚飯。

    紅棗糕是嫣嫣最喜歡的糕點,外婆親手做的,香噴噴軟糯糯的,也是嫣嫣在鄉下吃慣了的零食。

    小花貓被嫣嫣揪著尾巴,很無奈很委屈的喵喵叫,卻對嫣嫣很順從,友善,一人一貓玩得不亦樂乎,加上有久違的紅棗糕吃,還有外公外婆的疼愛,有媽媽的*溺,嫣嫣這一晚睡得很香,臨睡前還聽著媽媽講故事,紛嫩的小臉掛著微笑入睡了。

    夜深人靜,熟睡的孩子就像是喝醉了的小天使,紅彤彤的臉蛋上,濃密的睫毛忽閃忽閃,小嘴有時會含著手指,有時又輕輕囁嚅著什么,萌態十足。

    到了清晨五點多,慢慢的,夜的寂靜被打破,有了些許響動。

    窸窸窣窣穿衣服的聲音很輕很輕,蘭芷芯就像做賊一樣從chuang上下來,穿好衣服,戀戀不舍地看著熟睡的孩子。那一頭美麗的天然卷發仿佛墨蓮開在潔白的枕上,純真無邪的睡顏讓人不忍打擾,吹彈可破的肌膚比花骨朵兒還鮮嫩,小手小腳在淡淡的燈光下近乎半透明的晶瑩,肉嘟嘟的臉,讓人忍不住好像親一口捏一下……

    小萌娃睡覺愛含手指,嘴角還流出一絲銀白的透明絲線……

    蘭芷芯站在chuang前,忍了又忍才迫使自己沒有上去親親這可愛的孩子……她幾乎將下唇咬出血,疼痛支撐著她保持清醒,不可以這個時候去親嫣嫣,否則,若是驚醒了嫣嫣,她只怕會在嫣嫣的哭泣下心軟的。

    而她這么迫切地帶嫣嫣回來,就是為將孩子留下。所以她只能在嫣嫣沒有醒之前就走,外邊天還沒亮。

    什么是心如刀絞,蘭芷芯又一次地體會到了,這種痛苦的滋味能讓人肝腸寸斷,仿佛整個人已經墜入深淵。

    誰說世上只有愛情的苦最折磨人,對于一個母親來說,與孩子分別,這種挖心挖肺的痛苦,絕不亞于與心愛的人生離死別。

    普通的家庭,或許體會不到像蘭芷芯這樣的糾結,既要隱藏嫣嫣的身世,又要考慮到自身的經濟條件,還有父母的情況,嫣嫣的心情,以及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現實,太多的制約,束縛著人的手腳,讓人不得不在煎熬中掙扎,妥協……現在的蘭芷芯就只能暫時妥協,將嫣嫣留在鄉下,幾個月之后再將嫣嫣接到城里去上小學,那時,母女倆又能每天在一起了。

    每一步走向門口,就等于是在用刀割著心臟一般的難受。蘭芷芯強迫自己不要回頭去看,艱難地走出這屋子,背上已是冷颼颼的發涼。

    另外一間屋子里出來一個人影,是蘭芷芯的母親。

    母女倆相視一眼,彼此的無奈和心疼盡在不言中。

    出了這屋,去到院子里,蘭母唉聲嘆氣十分心痛,語重心長地說:“一會兒嫣嫣醒了準是會大哭大鬧吵著要找你,那孩子又該遭罪了。”

    蘭芷芯何嘗不知道這點呢,可她必須這么做,今天嫣嫣的手摔傷了,雖然沒大礙,卻讓做母親的心里后怕,萬一她不在家時嫣嫣有個什么閃失,到時候她哭死都沒用。就算嫣嫣離不開她,就算嫣嫣會哭得死去活來,蘭芷芯也不能再心軟了,這回必須將嫣嫣留下來讓外婆照顧。至少家里每天都有人在,嫣嫣有人照看,也少些危險。

    “媽……我這也是沒辦法,嫣嫣太依賴我,可是在城里,我每天去上班,就只留她一個人在家……我上班的時候都是提心吊膽的。我不能因為心軟而害了嫣嫣,現在就讓她在這兒呆幾個月,到了下半年,學校開學了,我就來接她。”

    “可是……嫣嫣的眼睛……會不會去城里上小學,又遇到那些小孩兒欺負嫣嫣,說她是妖怪?”蘭母說起這個事就兩眼泛紅,越發心痛。

    蘭芷芯也是擔憂,但卻只能安慰母親道:“媽,城里的孩子跟鄉下的孩子還是有些不同的,學校的管理也規范些,咱們嫣嫣聰明可愛,說不定在城里的學校里能夠得到小朋友們的喜愛呢,到時候嫣嫣就會有很多小伙伴了,她會開心的。”

    聽女兒這么說,蘭母稍微放寬了心,幽幽一嘆:“只能這么祈禱了,嫣嫣那孩子真可憐,你說要是她眼睛是黑色,不就沒這些麻煩事兒了么?女兒啊,你到底要瞞我們到什么時候?究竟嫣嫣的爸爸是誰?”

    “……”

    這個話題,是家里最沉重最禁忌的,蘭芷芯一聽,臉上一僵,沖著母親笑笑:“媽,都說了很多次了,我也不知道那個男人的身份……這事兒就別再問了吧。我要走了,不然趕不上上班時間了。”

    蘭母目送女兒遠去,依依不舍地揮手道別……雖然這鄉下距離城里不是很遠,兩小時車程就能到,可對于忙碌不堪的在城里工作的人來說,也不是每天都能來的,這一去,心理上感覺就是相隔甚遠。

    蘭芷芯視女如命,最開心的日子就是嫣嫣在身邊的時候,現在不得已又將嫣嫣送到鄉下了,她的心情可想而知多么難過。

    天色有點蒙蒙亮,蘭芷芯站在村口拐角處看著那熟悉的房屋,昏黃的燈光,任由清晨的寒風吹來,滴落兩行清淚,滾燙而下,飄進風中消失不見……

    “嫣嫣……媽媽對不起你,只能在你睡著的時候離開。媽媽如果看著你哭,肯定又會舍不得,會心軟了……原諒媽媽,孩子,你要知道,媽媽是愛你的,如果不是迫于無奈,媽媽也不會舍得你離開身邊……不過時間不會太久,最多四個月,媽媽就會把你接來……嫣嫣寶貝兒,你要乖乖的,媽媽會想你的……”這些話,在蘭芷芯心里不斷重復著,直到淚不成聲,直到哭倒在路邊。

    精神和心理上的壓力讓蘭芷芯喘不過氣來,有時真的會產生一股沖動,帶著嫣嫣遠離這個繁華的世界,去一個沒人認識,不會被人找到的地方,該多好啊?

    蘭芷芯哭得沒了力氣,精疲力盡的,在踏上返程的公車時,她還沉浸在悲傷中。對女兒的不舍,深深地揪著她的心。

    回到城里,趕到公司,險險的只差幾分鐘就遲到了,還好蘭芷芯中途沒耽擱,急急忙忙地,在亞撒到辦公室之前,她剛好趕到,在茶水間準備給亞撒泡咖啡。

    茶水間的柜子里放著一些透明的罐子,里邊除了有裝著咖啡伴侶之外,還有砂糖,味精,雞精,甚至辣椒醬……這是公司的同事們放的,因為有的人中午不是去食堂吃,有時是從家里帶餐來,覺得味道不夠的還會加點佐料在里邊。

    蘭芷芯今天到了公司之后整個人都是精神恍惚的,明顯的精力不集中,滿腦子都是想著嫣嫣,以至于在給亞撒泡咖啡時,渾然沒留意自己往里邊加的是什么東西……[稍后還有更新]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