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一則新聞帶來的震撼,讓蘭芷芯那顆破碎不堪的心瞬間成了粉末,憤怒和心痛交織在一起,撕扯著她的理智。

    事情發展成這樣,水菡也沒法再替亞撒說半句好話了,這則新聞的內容就是最好的證據……亞撒成了王儲,他與蘭芷芯的婚事更加不可能,他想帶走嫣嫣,這確實是在情理之中。

    大家越發覺得那去抓蘭芷芯和嫣嫣的男女,真可能是亞撒派來的。

    亞撒這回是很難解釋清楚了,女人的心一旦破碎,想要縫合,絕不容易。即使亞撒現在立刻出現在蘭芷芯面前將所有的真相都告知,也改變不了他成為王儲的事實,他與蘭芷芯的距離始終是會越來越遠……

    蘭芷芯僵硬的嘴角噙著一抹凄美的慘笑,充滿絕望的聲音說:“我想帶著嫣嫣去香港……不想再跟亞撒有任何交集了,他有他的世界,我有我的生活,只要嫣嫣在我身邊,我也沒什么別的追求了……”

    這是一個對愛情徹底死心的女人才會說出來的話,背負的傷痛讓她難以負荷,所以,她這也算是對那段感情做出的一個總結。

    “蘭姐……”水菡見蘭芷芯這么悲傷,她想要勸慰一下,可話到嘴邊就卡住。同是女人,蘭姐的心情,水菡能體會,她知道,這種時候,任何安慰的話都是蒼白的,現實就是那么殘酷,人的力量有時太渺小了。

    童菲忿忿地咬牙,心疼地看著蘭姐:“我和菡菡永遠都會支持你的決定,去香港嗎?好,我們一定會去看你和嫣嫣的。”

    “嗯嗯,童菲說得對,蘭姐,香港可以去,我們絕不會泄露你的行蹤,我……我連我老公都不告訴!”水菡堅決的眼神格外清亮,決心不小啊。

    這件事也確實挺難為水菡的,她和蘭芷芯是好朋友,可晏季勻跟亞撒關系也很鐵,她要隱瞞的話,真需要莫大的勇氣和意志力。但蘭芷芯對水菡有信心,就像相信自己一樣。

    蘭芷芯一手牽著童菲,一手牽著水菡,泛紅的眼眶含著熱淚,感激的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又一次離別在即,萬分不舍,可還是只能說再見。

    悲歡離合,有時是自己無法掌控的,唯有希望在下一次相見時,彼此都還能安然無恙地站在面前。

    蘭芷芯的決定,梵狄也沒表示意見,只是這么一來,他就需要在私人碼頭停一下,讓蘭芷芯和嫣嫣下去。

    這母女倆都沒有證件,不能入境,只能在私人碼頭偷偷下船,然后nike帶著她們,安排在一個隱秘的藏身之處。

    金虹一號太打眼了,梵狄只能先停在維多利亞港,然后等到晚上夜深人靜,再用一艘小皮艇載著蘭芷芯和嫣嫣去另外的私人碼頭。

    梵狄是送佛送到西,親力親為,將人送到碼頭之后才離開的。

    Nike回到了屬于自己的地方,做事就顯得很得心應手了。他有自己的房產,并且還不止一處,將蘭芷芯母女暫時安置在了其中一間。

    從這一天起,她們又將開始另一種生活,但是會多了一個照顧她們的人——nike。

    Nike說了不會住在這里,可是會來看望。他就像是蘭芷芯在陷入困境時主動出現在她身旁的一根稻草,不但心甘情愿收留她,還會付出自己的關心。 Nike是個很有胸襟的男人,直到現在都沒有對蘭芷芯產生嫌惡,哪怕她和亞撒有那么一段過去,哪怕嫣嫣是亞撒的孩子……

    蘭芷芯和嫣嫣就這樣住下來,在這個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去適應環境。這也是蘭芷芯療傷的地方,她太需要安靜了,她多希望自己不要再聽到看到關于亞撒的任何事情,她只想心里的影子能慢慢淡去。

    遠在文萊的亞撒,對這一切都不知情,他現在是身不由己,在極不情愿之中,不得不接受王儲的位子。

    這件事,還得從哈吉的手術說起……哈吉的手術,沒有成功,但也沒有徹底失敗。他現在人還活著,可那該死的腦腫瘤并沒能完全摘除,需要送到國外去繼續醫治,才能有希望繼續活下去,否則……

    哈吉沒死,這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可在這種情況下,國家不能沒有人領導,必須有人接替哈吉,而哈吉也在手術之后拿出了事先就準備好的“退位書”。

    哈吉知道自己隨時可能病發,一旦進了手術室就不知道還能不能活著出來,所以他早就著手安排好了這一切。只要他病故或者病重到無法繼續擔任蘇丹,亞撒將會是王儲。

    這件事,在這之前,哈吉竟沒有告訴亞撒,所以亞撒在自己成為王儲那一刻,比任何人都要震驚。

    哈吉很了解亞撒,知道如果事先告知亞撒他的安排,亞撒是不會愿意接受當王儲的。

    對于哥哥的決定,亞撒只能無奈地苦笑,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終于還是發生了。

    王儲,國王蘇丹……這都不是他想要的,可為何卻偏偏要落在他頭上?

    這消息是文萊皇室最新發布,消息千真萬確,目的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讓外界知道王儲已經定了,明白告訴某些有企圖的人別再蠢蠢欲動。

    可既然是有企圖,并且所圖甚大,又怎會輕易接受這事實?

    此時此刻,皇宮里已經沸騰了,皇室的人以及各位大臣在此已經爭吵了半天,兩邊倒的局勢十分明顯。

    以默罕默德為首的幾位大臣是極力反對亞撒成為王儲的,理由繁多,說話很刺耳難聽。

    默罕默德前幾天還帶著女兒前來皇宮想要塞給亞撒,現在態度卻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帶頭質疑亞撒,質疑哈吉的決定。

    “亞撒親王長期在中國經商,生意做得不錯,可要說到這管理國家,似乎有點不合適吧?”

    “就是嘛,做生意就好好做生意,沒事參合什么國家大事,這可不是一間公司,這是一個國家!”亞撒的一位叔叔很不客氣地說。

    “蘇丹可不是人人都可以當的,亞撒你這些年在外邊經常胡鬧,皇室的聲譽也因你受到不少影響……這么不成熟的人,怎么會適合繼任蘇丹?哈吉真是病糊涂了!”

    “……”

    哈吉一倒下,這些人的嘴臉立刻就露出來,口沫橫飛,七嘴八舌,殊不知一個個全都是丑陋無比。

    另一邊,支持亞撒的人也毫不示弱,大聲呵斥,反駁對方的說法。

    “做生意又怎么了?你們這群人,眼睛都瞎了嗎?亞撒親王所管理的中國公司,我們皇室才是最大的投資人,他是在為皇室效力,他的功績,你們怎么不說,卻只知道抓著別人的一點不是,大做文章,你們好意思么?”

    “說得好!亞撒親王能管理那么大一間財團,難道就不能讓他學習管理一個國家嗎?誰天生就是可以當蘇丹的?歷任蘇丹誰不是后天培養出來的杰出人才?我相信亞撒親王一定能勝任蘇丹,只要我們給他時間和機會,他一定會讓我們驚喜,一定會是一個愛國愛民的蘇丹!”這說話的中年人,赫然正是亞撒的父親,博西。他當然支持兒子,跟默罕默德一群人吵得面紅耳赤的,半點不會示弱。

    兩撥人吵得不可開交,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理,互不相讓,針鋒相對,有的還搬出亞撒以前的風.流史,有的說亞撒只是仗著跟哈吉關系好,所以才趁虛而入。

    要當王儲,首先一點就是作風問題要過關,這,亞撒已經被別人誤解了很長時間了,現在才來解釋的話,也沒人會相信他的風.流只是假象。

    所有的爭吵,都被一個叫埃文的男人給打斷了。

    埃文是亞撒的叔叔,是圖侖的父親,他不知從哪里得到了消息,是關于亞撒的**,是赫淑嫻和博西都極力想要隱瞞的事情。

    全部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埃文身上,他提到,亞撒的私生活有問題,有損皇室體統,沒有資格當王儲。

    博西大怒,一把揪著埃文的脖子:“你說什么?你敢詆毀我兒子?”

    埃文不慌不忙地說:“博西,你兒子在外邊有女人,還偷偷生了個孩子,是個女兒,這件事,還不算是丑聞嗎?”

    轟……猶如巨雷炸響,埃文的話,讓整個大廳都安靜下來,眾人全都被驚悚到了……

    亞撒有私生女?兩撥在爭吵的大臣同時呆住,面面相覷,被這消息驚呆了,紛紛看向坐在正中的亞撒,卻見他臉色陰沉到了極點,凜冽的目光帶著狠意落在埃文身上,一股憤怒之火從他眼中冒出來。

    亞撒已經忍受這群人在爭吵個不停,別人怎么誤解他攻擊他,他都可以忍,但是,他的忍耐是有底線的,現在埃文居然提到了蘭芷芯和嫣嫣,這是亞撒最想要保護的兩個人,他最不希望的就是她們的存在被暴露……

    埃文得意地看著亞撒,那眼神似乎在說:“這下看你怎么解釋。”

    博西拽著埃文的衣領,此刻也不知不覺松開了手,看向身后的妻子,內心震驚……埃文怎么會知道這件事?

    赫淑嫻也沒轍,眼下的情況,只能靠亞撒自己去擺平。

    亞撒會怎么說怎么做?就連他父母都拿捏不穩了,兒子已經長大,又剛剛成為王儲,他需要面對的事情還很多……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