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續:突來的求婚
    蘭芷芯送走了nike的母親之后,坐在院子里陷入了沉思……這段時間以來的寧靜已經被打破了。

    Nike是個好男人,收留她,本來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可無奈,他有個潑辣的母親,認定了他是金屋藏嬌,態度那么惡劣,說話又那么傷人,這個女人今后可能還會來的。

    蘭芷芯不得不感嘆——計劃跟不上變化呀!

    誰會愿意這么頻繁地換地方住呢,誰不想住在一個地方就能安定下來?誰喜歡這么居無定所像浮萍一樣無依?

    內心深處,始終是渴望著一個穩定的生活安靜的環境,榮華富貴她到是沒去奢望,只求能夠有一個容納她和嫣嫣的長期穩定的住所,就這么難么?

    幾多苦澀,幾多艱辛,全都只能吞進肚子里去。

    單身媽媽已是不易,何況是像蘭芷芯這樣的情況,更是加倍的艱難,時常都有種撐不下去的感覺,可又不得不繼續咬牙撐著,有時都懷疑自己的承受能力是不是隨時會爆炸?

    樓上臥室,孩子還在睡覺,躺在chuang上,被子踢開了,露出白嫩嫩的小肚子小腿兒,兩只手還抓著枕頭旁邊的玩具*兔……肉乎乎的臉蛋上,紛嫩的嘴巴流下一絲可愛的晶瑩,這小天使簡直能把人的心都萌化了。

    蘭芷芯癡癡地看著孩子,一顆心柔軟得發疼。為嫣嫣蓋好被子,還是沒離開,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孩子天真無邪的睡顏,仿佛看不夠似的。

    蘭芷芯是側面朝著陽臺門,在感到眼角有一抹異常的光亮閃過時,她不由得側頭往外望了望……可是,外邊是一片民宅,就跟她現在住的房子類似的建筑,只有幾個老人的身影在晃動,沒有其他可疑之處。

    興許是自己太敏感了……蘭芷芯也沒多想,注意力再次回到嫣嫣身上。

    這孩子像是感應到了什么,小身子動了動,睜開了眼睛,看到媽媽在身旁,立刻靠了過去……

    “寶貝兒醒了……”蘭芷芯摟著孩子,溫柔地撫摸著。

    嫣嫣剛睡醒的時候會比較安靜,意識處于混沌狀態,只想依偎在媽媽懷里,好一會兒才小聲嘟噥:“媽媽……我夢見爸爸了。”

    “什么?”蘭芷芯一驚,心臟猛地顫了顫,感覺很不可思議:“嫣嫣,你……你說夢見爸爸?可你從來沒見過爸爸,你怎么知道爸爸長什么樣,怎么確定夢見的是爸爸呢?”

    “夢里的那個男人他一只手抱著媽媽,一只手抱著我……我看不清楚他長什么樣,但是夢里,媽媽說他是我爸爸呀……”

    原來是這樣……

    蘭芷芯只覺得心頭堵得慌,關于爸爸的話題,一直都是她對嫣嫣感到歉疚的事。

    母女倆的一舉一動都被對面房子天臺上的某個男人用望遠鏡看得清清楚楚,而她們卻什么都不知道。

    望遠鏡里,他能看到她在為孩子穿衣服……那精靈般的小孩兒白嫩嫩肉乎乎的身子,一張猶如洋娃娃的臉蛋,濃密的卷發,湛藍色的瞳眸,小嘴里似乎還在嘀嘀咕咕著什么。最萌的是嫣嫣的小肚子,有點鼓鼓的,典型的嬰兒肥小皮球圓肚……

    他的視線無法移開,像被黏住了,整個心思都在那一對母女身上。

    他所在的地方是這一片民宅的其中一個棋牌室,在一家住戶的天臺上。通過這兒,他能用望遠鏡看到蘭芷芯和嫣嫣的動靜。

    不是他不想立刻去見她們,而是,他有種忐忑的心情。在來之前,他是巴不得立刻見到,可是真的近在眼前了,反而感覺有些躊躇不安……因為知道她住的地方是nike的房子,不知道她和nike發展成什么樣了,是朋友還是戀人?

    先前在蘭芷芯院子外邊聽到她和nike的母親在說話,雖然沒聽到全部的內容,但那個趾高氣昂的女人對蘭芷芯是怎樣的輕視,他可都聽到了的。所以,為了小懲一下那個女人,他將人家的輪胎給戳了……

    可他并沒有馬上沖進去見蘭芷芯,他覺得應該暗中觀察觀察再采取行動。

    這男人啊,無論多么精明,在面臨感情時,總有個時候是顯得低情商的。也會有不自信的表現,會彷徨,會不安。亞撒現在就是這樣。

    王儲的身份并沒有讓他覺得自己高高在上,反而是感覺到與蘭芷芯的距離更遠,擔心她因為他的身份而更加疏遠他,不愿打理他。

    這還真是一個奇特的現象,若換做其他人,會因為自己是王儲的身份沾沾自喜,也會因為有一個王儲愛自己而感到洋洋得意,削尖了腦袋都想往上攀……然而亞撒和蘭芷芯就是屬于異類的。一個巴不得自己的身份不是王儲,一個就這么遠遠地避開……

    亞撒望著望著發現失去了蘭芷芯和嫣嫣的蹤影,興許是她們下樓去了。

    亞撒有些失落,坐在椅子上悶悶地喝著茶,心不在焉的,思緒早就飛到對面去了。

    蘭芷芯和嫣嫣在吃早餐呢,面包加牛奶,簡單又可口的早餐,孩子吃得津津有味。

    大約一小時之后,院子的門打開了,走出來一大一小身影……女人穿著藕色連衣裙,白色涼鞋,清爽的打扮又透著幾分成熟嫵媚的風情,牽著一個穿淺黃色棉質裙的小娃娃……

    母女倆就像是一道靚麗的風景吸引著人的視線,更像是早晨一縷清涼的風……

    和往常一樣,蘭芷芯帶著孩子出來買菜,到了附近一家小超市里。

    蘭芷芯每天都會問嫣嫣想吃什么,另外再買些她認為應該給孩子吃的食材,保持孩子的營養均衡。

    嫣嫣比較喜歡吃肉,所以才會長得這么圓潤,但蘭芷芯覺得小孩子太胖了也不好,得適當地控制體重,所以最近在吃肉這個問題上,有刻意地減量。

    老板態度友善,有時還會逗逗這可愛的小孩兒,并沒有因為蘭芷芯是大陸口音就有所歧視。

    蘭芷芯買好了菜,牽著孩子出了超市,往住的地方走。

    可沒走幾步,蘭芷芯忽然停下,警惕地東張西望……難道又是錯覺?剛才巷子里閃過的身影是她眼花嗎?為什么有種被人盯梢的感覺?

    蘭芷芯心里不踏實,抱起孩子趕緊往前走,一進院子就將門關得緊緊的,然后忙著打電話……

    她是在給梵狄的手下打電話,因為梵狄說有派人在這周圍暗中保護她們,她想問問看是否有什么異常的動靜。

    得到的回答是……一切正常,沒有可疑之處。

    聽到人家這么說,蘭芷芯放心了一些,不由得笑自己是不是杯弓蛇影了,太敏感了。

    可實際上,蘭芷芯不知道的是,此刻,在某個巷子的角落里,亞撒正跟梵狄的手下在一塊兒吹牛聊天,可著勁兒呢。

    梵狄的手下當然是請示過老大,證實這藍眼睛的男人就是亞撒,是蘭芷芯的孩子的老爸,得到老大的命令是要更小心翼翼地保護這幾個人。

    亞撒是來打探消息的,從梵狄手下的口中得知,nike大約是四五天就會來一次,最近一次就在昨天……

    亞撒心里不是個滋味,nike昨晚在這里過夜了?他睡的哪里?有沒有對蘭芷芯不規矩?一晚上的時間都干嘛了?

    這些問題在亞撒腦子里反反復復,折磨得他頭痛。

    吃醋,嫉妒,酸得要命!

    吃過了午飯,蘭芷芯準備帶著孩子睡一會兒午覺,但是,沒想到,nike竟然又來了。

    這一回,nike一進門就迫不及待地問蘭芷芯關于今天他母親來的事情。

    Nike的重視,讓蘭芷芯感動,他只怕是剛回到家不久就又出來了吧,就因為知道他母親來過,他不放心。

    陽臺上, nike焦急地問蘭芷芯,他母親今天來都說了些什么。蘭芷芯沒有隱瞞,都告訴nike了,只是省略了他母親在語言中表現出的歧視。

    Nike歉疚地望著蘭芷芯,但眼底又難言一抹興奮之色,情不自禁地握住了蘭芷芯的手……

    “芷芯,我替我母親向你道歉,但是,你真的不用離開,因為……我已經跟父母說好了,我同意回去接手家里的生意,但我的條件是讓父母同意我在婚姻上的自由,無論我愛上什么樣的女人,只要是我自己的選擇,他們就不能阻止和反對。這兩件事作為交換條件,我回家去做生意,而我也可以跟你在一起了,我父母不會再反對……芷芯,只要你愿意,我們可以馬上結婚!”nike激動的神色中飽含深情,原來他急著趕來就是要告訴蘭芷芯這件事。

    實際上是在家里已經跟父母起了沖突,但最終還是父母讓步了。為了讓nike接手家里生意,只能同意他的條件。而他的母親今天才見過蘭芷芯,盡管一百個不愿意,可是,生意更重要,加上兒子那么堅決,說只會娶蘭芷芯,所以……

    蘭芷芯呆住了,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這情況太突然,早上她還在見過nike母親之后決定要搬走呢,現在卻在面臨著nike的求婚嗎?

    就在蘭芷芯腦子空白呆若木雞的時候,只聽樓下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蘭芷芯,開門!Nike你放開她!那是我女人!快點開門!”亞撒終于是忍不住現身了,氣急敗壞的,恨不得一腳踹了這道門!【晚上還有更新】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