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樓上正上演著溫情的一幕,人家nike滿懷期待地對蘭芷芯發起了感情攻勢,蘭芷芯還被驚得一臉愕然,沒來得及回答半個字就聽到敲門聲和亞撒急切的聲音。

    是亞撒?真的是亞撒?這聲音,簡直就是從天而降,怎么可能是他呢?他不是該在文萊皇宮嗎?

    蘭芷芯猛地跑到陽臺邊,探出頭往下邊一看……果然,那男人的身影,那張臉,就算化成灰她都不會忘記!

    亞撒看到蘭芷芯了,頓時渾身充滿了力量,高喊著她的名字。

    Nike現在是又尷尬又氣憤,就算是涵養再好的人也會忍不住惱怒……蘭芷芯現在是單身,他怎么就不能追她了?亞撒突然冒出來,嚷著喊他放開蘭芷芯的手,這話聽著誰能淡定呢。

    公平競爭,他也是有資格的,卻被亞撒的出現全都攪亂了。

    “芷芯,你……”nike隱忍著怒氣,很想問蘭芷芯會不會去開門,可是,下一秒,已經聽到樓下傳來嫣嫣稚嫩的聲音……

    “是誰在外邊……”嫣嫣好奇地打開了門。因為聽到亞撒嚷了,這小家伙像猴子似的跳下去開門。

    亞撒猛地竄進來,一見到嫣嫣就激動不已,一把將孩子抱在懷里,啵兒一下親在嫣嫣的臉頰。

    “哎呀……”嫣嫣皺起了眉頭,小手還在剛剛被親過的臉蛋上抹了一下,撅著小嘴說:“怪叔叔,你怎么會來了?”

    一聽怪叔叔三個字,亞撒頓時炸毛,兩眼一瞪:“我才不是怪叔叔,我是你……”

    “爸爸”二字,亞撒硬生生咽下去了。盡管現在他很激奮,可還是存在著一部分理智的。這認爹的事,還需要緩和一下。

    “怪叔叔你放我下來……放我下來……”嫣嫣在亞撒懷里掙扎,她不習慣被亞撒抱著。

    亞撒心里一疼……孩子的抗拒,讓他又清醒了幾分。意識到不能操之過急了,那會嚇到孩子。

    亞撒萬分不舍地將嫣嫣放在地上,這孩子一溜煙兒就跑進去了,還回頭沖亞撒做個鬼臉,調皮的樣子十分逗趣。

    蘭芷芯和nike已經從樓下下來,嫣嫣投進媽媽的懷里,可那雙亮晶晶的大眼還在打量著亞撒。

    蘭芷芯清澈的眸子似嗔似怒地瞪著亞撒:“你怎么來了?”

    “我怎么不能來?”亞撒這話一出口就后悔自己語氣太生硬,可他也不是故意的,只是習慣而已。

    蘭芷芯狹長的美目微微瞇了瞇,狐疑地說:“你是不是上午就來了?一直都躲起來偷窺我?”

    總算是想到這點了,原來她不是錯覺,是真的有人在偷偷摸摸窺視她。這個人就是亞撒。

    亞撒俊臉上露出痞笑,不承認也不否認:“這么久不見了,你就一點都不想我?起碼也該招呼一下我嘛,來者是客。”

    話是這么說,可這貨已經大刺刺地坐在沙發上,順勢翹起了二郎腿,哪里像是客人,分明就沒把自己當外人看待。

    要說蘭芷芯一點都不驚喜么,那肯定是騙人的,但是她還不至于被沖昏了頭,理智告訴她,她現在是要努力斬斷情絲而不是再次陷進去。

    Nike站在蘭芷芯身后,對于亞撒的出現,他雖然慍怒,但他還是給蘭芷芯面子,沒直接發作,而是想看蘭芷芯怎么處理。

    蘭芷芯的態度才是nike最在乎的,其他人和事,都不重要。

    蘭芷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此時此刻腦子好像有些混亂,顧不了那么多,伸手挽住了nike的胳膊,直視著亞撒說:“你來是想看看我過得怎么樣嗎?謝謝關心,我過得很好,nike很照顧我……剛才你的出現,打擾到我們了。”

    云淡風輕的一席話,掩蓋了她的心痛和無奈,佯裝不懂亞撒此舉的意義,微笑著,若無其事的表情,其實內心已經在滴血了。

    但蘭芷芯說得沒錯,如果不是亞撒冒出來,至少她和nike之間不會被打斷,說不定她真會答應nike的。畢竟,對于女人來說,有一個安全又溫暖的家,才是最重要的,可望不可即的夢,始終只幻想,不能過日子。要想有個正常的家庭,nike就是蘭芷芯目前最合適的選擇。

    亞撒臉一僵,兩只眼睛像噴火似的盯著蘭芷芯的手……他心里又酸又疼,真想不顧一切沖上去將她搶過來!

    可是,亞撒沒有動,他只是靜靜地看著,任由心痛在肆虐,折磨著他。

    亞撒這段時間以來學會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尊重蘭芷芯。

    既然愛她,重視她,就應該尊重她,不能像對待一個*物似的對她。她不是盧潔瑩,她是一個有主見有思想有獨立意識有膽魄的女人。這樣的女人,想要贏得她的心,不能太蠻橫了,她需要尊重。

    亞撒的拳頭攥得緊緊的,臉上表情一陣青一陣白,硬是忍住了沒上去揍人,強忍怒火:“蘭芷芯,你的意思是說,你打算跟nike在一起?你決定了嗎?我就問你這一句,你決定了沒有?”

    不知是因為太氣憤還是太傷心,亞撒的聲音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天知道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氣才忍下來的,這種心痛的滋味像鈍器在割著心臟,太難受了。

    Nike沒說話,他似乎能明白蘭芷芯的想法,此刻她挽著他的手,就是想讓亞撒知道她已經決定要斬斷那段感情了。不管蘭芷芯是出于什么考慮,不管她對亞撒還有沒有情,nike都決心要試一試,看看自己與蘭芷芯的緣份究竟有多少,就能能走到哪里?

    只要她愿意,哪怕是她現在還沒有完全忘記亞撒,他也愿意跟她在一起,確定關系……這個女人,他真的不想失去。

    蘭芷芯眼底閃過一抹痛色,她很想昧著良心說“是”,但在看到亞撒這含著悲傷的眼神時,她又說不出來了。話到嘴邊就堵住,心里的難過,一點都不比亞撒少。

    “亞撒,我跟nike之間,還沒確定什么,但是,至少我確定了我跟你不會再有感情上的瓜葛。你有你的生活和你的責任,而我只想和嫣嫣一起像平凡人那樣生活。謝謝你來看我們,請你……離開吧。”蘭芷芯輕飄飄的聲音充滿了苦澀,就好像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干了一樣,心痛得連呼吸都感到窒悶。

    屋子里的空氣變得稀薄起來,令人有種高原缺氧的感覺。

    亞撒看著蘭芷芯這么冷靜淡定,看著她挽著nike的手那么親昵,她說的每個字都是鋼針扎在他心上……忽地,亞撒才反應過來,自己是來這里做什么?來受罪的嗎?

    原以為來了就能感動她,然后得到她的諒解和她的心,然后認回女兒,可沒想到,蘭芷芯卻說她已經決定要跟他從此再無瓜葛,這不是等于在拿刀子捅他么?

    他排除萬難,頂著多少壓力才能暫時離開皇宮,滿以為她會高興得抱住他,可結果卻是這樣的凄慘。

    Nike可算是見識到了蘭芷芯的意志力有多強悍了……好歹亞撒也是一個國家的王儲,但蘭芷芯卻能這樣堅決果斷地要跟亞撒劃清界限,這份膽量和決心,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Nike又一次地覺得自己對蘭芷芯的喜歡是很有眼光的。這樣一個敢作敢當愛憎分明的女人,他慶幸自己遇上了。這世上恐怕沒幾個女人能抵擋住一個王儲的感情攻勢吧,蘭芷芯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亞撒也有底線的,被蘭芷芯這樣對待,他那顆驕傲的心受到了深深的傷害和打擊,這是男人難以容忍的。

    亞撒緩緩站起來,一雙藍眸死死盯著蘭芷芯,一眨不眨,痛惜的眼神飽含著濃烈的憤怒,轉瞬卻冷冷地笑了:“你趕我走?很好……蘭芷芯,你真夠本事,是我小看你了,是我低估了女人的心,原來比男人還要無情。”

    無情……她真的無情么?

    蘭芷芯沒有反駁,咬著下唇,用疼痛來讓自己保持清醒。

    亞撒狠狠地看了nike一眼,再轉向嫣嫣時,那眼神變得無比溫柔,飽含著眷戀和愛。但他始終沒有走上去做點什么,一步一步往后退,退出客廳,退出院子的大門。

    看著他消失在視線里,蘭芷芯好一會兒才渾身一軟,跌坐在沙發上,隱忍多時的淚水順著眼角無聲地滑落……她不得不用絕情來趕走他。他是一國王儲,他和她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再糾纏下去,兩人都只會更痛苦。所以,長痛不如短痛,她裝作絕情,把他氣走了,以后他會恨她,慢慢的就會淡化對她的感情了,那時候他的日子才會好過吧……

    人是走了,可她的心也跟著走了,死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