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續:孩子,終于還是被帶走
    亞撒心里很不是個滋味,難受得要命,明明孩子就在眼前,可是卻不肯叫他一聲爸爸,這就代表了還沒接受他,怎不叫人抓狂?

    嫣嫣轉過頭,小鼻子哼哧哼哧的,扁扁嘴說:“你好笨啊,我都已經五歲半了你才知道我你的小孩……好笨……”

    這……亞撒囧了,被自己的寶貝女兒說笨,偏偏還無從解釋,兩眼瞪得老大,就跟喉嚨塞了個雞蛋似的。

    看到安逸撒吃癟,蘭芷芯的心情一下就轉陰為晴,哈哈哈地笑起來,一邊親嫣嫣一邊直夸說得好,看著亞撒這人神共憤的臉被氣成豬肝色,蘭芷芯只覺得他要成功收服嫣嫣的心,恐怕不易啊。

    亞撒苦著臉,面色有些蒼白,深呼吸口氣,壓著心里的怒火,好,他忍,誰讓他確實沒有參與到嫣嫣這幾年的生命呢。

    臉上憋出一個難看的笑容,亞撒湊近了嫣嫣:“寶貝……爸爸以前不知道你的存在,所以錯過了很多跟你在一起的時間,不過以后我會彌補的,我會加倍疼愛你和你媽媽……”

    可嫣嫣不是這么好哄的,澄澈的藍眸滴溜溜轉了轉,搖搖頭:“”

    蘭芷芯心情大好,嫣嫣這孩子太貼心了,真是解氣呀!

    “嫣嫣,你真是媽媽的好寶貝,小心肝兒,媽媽最愛你了……”母女倆在亞撒面前大秀親熱,抱著親,親了抱,看得亞撒牙癢癢,嫉妒得要命,明明這是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搞得他象個局外人一樣,他此刻真想高聲吶喊:大的小的都是他的!

    亞撒呵呵地笑,眸光一暗,猛地將蘭芷芯和嫣嫣抱在懷里,厚著臉皮去親兩人的臉……

    “啊……啊……”蘭芷芯驚叫,憤憤地掙脫開他的魔掌,動作神速。

    嫣嫣到是沒什么反應,還覺得挺好玩,其實她也好想被爸爸抱抱親親,可是她心里也有些放不開。畢竟,從怪叔叔的身份一下子轉變成她的爸爸,她還沒這么快完全接受。

    “嫣嫣我們走……吃西瓜去咯。”蘭芷芯美目眨動,抱著嫣嫣從他身邊經過。

    亞撒確實憋得難受,要發瘋了,他是多渴望嫣嫣能象和蘭芷芯那樣與他親近,可是看起來,不是件容易的事,應該說,要和這母女倆增進感情,象真正的一家人那樣,其過程,還是艱辛的。

    “亞撒,小孩子很敏感,你如果想要嫣嫣接受你,你就要拿點耐心出來。”蘭芷芯進廚房的時候,又丟來這句話。

    亞撒沉默地點點頭,他也知道今天這樣就算是一個巨大的轉變了,至少嫣嫣沒有太過排斥他,至少知道他是她爸爸了,這是個良好的開端。

    亞撒和蘭芷芯都沒察覺門口有一個修長的身影已經佇立良久,他手里還捧著一束剛采來的野花。

    是nike。他的神色有些落寞,眉宇間似是鎖著一股隱隱的悵然之色。

    “你怎么進來了?你來就多了?”亞撒斜睨著nike,臉色已經恢復到常態。

    Nike迎上亞撒的目光,淡淡地說:“這房子是我買下的,我有鑰匙,自由進出。”

    “……”

    確實,人家說的是事實,他是房子的主人,什么時候來,似乎真不是個問題。

    Nike將手中的野花插在花瓶里,正好蘭芷芯也帶著嫣嫣從廚房里出來了,還端著一個果盤,里邊是切好的西瓜。

    “nike來了……”蘭芷芯微微一愕,注意到了花瓶里的野花。

    Nike在看到蘭芷芯時,閃亮的黑瞳會變得十分柔和:“我摘了些花,你看看喜不喜歡。”

    這花一看就是在后邊那山坡上采的……花店里買的話那是自動送上門,可這自己親手去采摘的,就就顯得更有心思了,更真誠。

    “很漂亮……謝謝nike……來,快過來吃西瓜吧,剛切的。”

    “好……”nike走過去的時候還有意無意地瞄了亞撒一下,因為蘭芷芯只招呼了他過去吃西瓜,卻沒有叫亞撒。

    其實亞撒哪里用得著別人招呼,他已經大刺刺地坐在了沙發上,正好在蘭芷芯身邊的位置。

    亞撒心里酸溜溜的,因為nike送的花,還有蘭芷芯沒叫他過來吃習慣,但他也不會表現出來,若無其事地拿起一塊西瓜就啃,自在得很,像是在自己家一樣。

    當看到嫣嫣是怎么吃西瓜時,亞撒頓時樂了……

    “哎喲寶貝兒,你吃西瓜的樣子太萌了!”亞撒充滿溺*的眼神凝視著嫣嫣,心都快融化了。

    嫣嫣吃的不是切成片的西瓜,她是捧著一個大西瓜的二分之一在用勺子挖來吃,她喜歡這樣的吃法,雖然每次都吃不完,可是感覺很好玩,而蘭芷芯每次都會將嫣嫣吃不完的部分消滅掉。

    嫣嫣嘴里含著西瓜,晃悠著兩只小腿兒,靈動的大眼睛里露出一絲調皮:“你要吃嗎?”

    嗯?

    亞撒一聽,心花怒放,歡歡喜喜地湊過去……嫣嫣用勺子挖了一塊西瓜的肉,喂到亞撒嘴邊去,可是,她就那么晃了一下就把手縮回去,直接喂自己嘴巴里了,然后咯咯咯咯地笑……

    被耍了……亞撒尷尬地撇嘴,眼里的*溺一點沒少,伸手揉揉嫣嫣的小腦袋:“你這小機靈,知道逗人了。”

    嫣嫣皺了皺小鼻子,沖著亞撒做個鬼臉,繼續吃她的西瓜。

    西瓜又紅又甜,口感甚佳,可亞撒卻咬了兩口就扔進垃圾桶,然后起身往廚房去了……嘴邊還掛著一縷紅色,像是西瓜汁。

    沒人留意到亞撒的異常,以為他只是去廚房洗手了,直到nike和蘭芷芯也進去……

    亞撒高大的身軀依靠在洗手池的位置,彎著腰,手捂著胃部,臉色慘白。

    “亞撒你怎么了?”蘭芷芯驚慌地扶住亞撒,心頭驟然繃緊,突突突地猛跳。

    Nike也蹙起了眉頭,仔細打量著亞撒,他看起來很痛苦,不像是裝的。

    “亞撒……”

    Nike也跟著心情沉重起來,亞撒雖然是情敵,可他還至于會希望對方病倒。

    “胃病犯了……”亞撒輕飄飄地說。

    胃病犯了?真這么簡單?

    Nike瞥見洗手池里殘留著一抹紅色液體,那似乎不像是西瓜汁,更像是……血。

    “亞撒你剛才吐血了?”nike狐疑地問。

    “什么?吐血?”蘭芷芯的聲音不由得拔高,帶著顫抖,順著nike的目光望洗手池里望去……果然,一抹刺眼的紅色!

    心里涌起一股恐懼,蘭芷芯緊緊拽著亞撒的胳膊,急切地問:“你是吐血了嗎?是不是啊?”

    亞撒額頭上冒出冷汗,艱難地發出聲音:“我……手機在口袋里……打電話給陳志剛……叫保鏢……”

    胃病?

    蘭芷芯暗叫糟糕,她是親眼見過亞撒犯胃病的,他還為此住過院呢,沒想到這怎么突然就犯了,上次住院都沒治好嗎?

    蘭芷芯慌了,趕緊地去摸亞撒的褲子口袋。

    “好……我現在就打電話,你撐著點!”蘭芷芯的聲音在發抖,心痛加慌亂,想起以前亞撒犯病時的樣子,她還心有余悸。

    打通了陳志剛的電話,原來他就在這周圍帶著保鏢一起負責保護亞撒的安全,立刻就會趕來。

    可蘭芷芯卻無法平靜了,望著那觸目驚心的紅,她只覺得心臟在劇烈狂跳,難以抑制的心痛和恐懼。

    “怎么會吐血的……亞撒,你別嚇我,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

    亞撒擺擺手,搖頭,勉力睜著眼睛,使勁讓自己嘴角扯出一絲笑意:“別擔心,頂多是胃出血……”

    只是這笑容太慘淡了,蘭芷芯忍不住喉頭發緊:“還頂多胃出血?我怎么能不擔心,你都吐血了……”

    Nike見狀,心里有點酸澀,卻還是凝重地說:“我們先扶他出去躺一下吧。”

    蘭芷芯和nike一人一邊扶著亞撒……真重,還好有nike在。

    嫣嫣本來還在悠閑地吃著西瓜,可是當看到亞撒被扶著出來,一臉慘白,痛苦的表情,可把嫣嫣給嚇到了。

    孩子怔怔地望著亞撒,純凈的藍眸里滿是驚恐……剛才他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倒下了?

    “媽媽……他……他怎么了?”

    “他……身體不舒服。”蘭芷芯剛一說完,只聽外門傳來急切的敲門聲,還有陳志剛的喊聲。

    蘭芷芯連忙出去,開門的一瞬間,涌進來幾個魁梧的身影,但還有一個穿黑衣服的中年女人……

    “你……赫……”蘭芷芯驚愕,萬萬想不到赫淑嫻居然會跟亞撒的保鏢們一起進來了。

    赫淑嫻現在哪里時間理會其他,慍怒地一推蘭芷芯:“讓開!”

    赫淑嫻帶領著一群保鏢沖了進去,就像是強勢的入侵者。

    “把人帶走!還有……這個小的,一起帶走!”赫淑嫻冷冷地發號施令,威嚴的眼神中充滿了決然的氣息……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