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續 原來是有人害她丟了工作?
    寂靜,淹沒了先前的喜悅,三人都沒有說話,表情僵硬,含著憤怒與不甘。

    陶老師氣得發抖,因為臺長做得太過分了,她認為蘭芷芯雖然不是個“聽話”的主持人,但卻是一個有良心的主持人,怎么就被臺長給開除了?

    只要不是瞎子聾子都該知道今晚的事情對于節目來說未必是壞事,起碼聽眾的反響不錯,蘭芷芯也沒有出現失誤,完成了這次主持工作,憑什么要開除?

    臺長的說法未免有些強詞奪理,陶老師萬萬想不到,她熟悉的臺長居然會做出這樣堪稱過份甚至腦殘的決定,至于么,就這樣開除一個有潛力的員工,這是臺里的損失,更是對蘭芷芯尊嚴的踐踏。

    陶老師平時挺斯文的,可現在卻正罵著臺長是混蛋,還說明天一定要找臺長理論去。

    金晨也是為蘭芷芯抱不平,憤慨地碎碎念著,說臺長是老糊涂了才會做出這么不近人情的決定。

    即使蘭芷芯的做法有違行業規則,就算是搞了個人英雄主義那又怎樣?事實就是她挽救了一條生命,這是大家有耳共聽的。

    “陶老師,我支持您,明天咱們一起找臺長去!太過分了,怎么能這樣對蘭姐呢,難道那些所謂的規定還比人命更重要嗎?”

    “沒錯,臺長也不知道這次是為什么反應會過于激烈了,按照常規來講,他頂多也就是批評幾句完事,一定是他還沒想明白,腦子卡住了吧,明天非要找他理論不可!”陶老師憤懣地咬牙,她是說得出做得到的,她可不是那種軟軟的馬屁精,她的耿直脾氣是在臺里出了名的,她真敢找臺長去,不是吹噓的。

    相比起陶老師和金晨的激動,蘭芷芯這當事人卻要平靜多了。

    一開始聽到臺長說的話,蘭芷芯也很憤怒,甚至差點沖著電話罵人。可她這些年在職場里也不是白混的,起碼知道什么時候該硬,什么時候該軟,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輕易與人發生沖突的,更何況是大老板呢,沒必要去跟那種蠻不講理的人爭論什么,因為即使爭論,即使道理在你這邊,也是沒用的。權大一級壓死人,這就是現實。

    再說了,她只是試用期,老總說開除她,那簡直根本不算事兒。

    蘭芷芯感激地看看陶老師和金晨,神情淡定地說:“謝謝了,有你們知道我,支持我,我已經很慶幸了,不是嗎?今晚的體驗,將會是我一生中難忘得到回憶。你們也別為了我而去得罪臺長,我只是剛來試用,還不是正式員工,臺長要開除我,其實不需要理由的。不過我覺得惋惜的是,大家一起工作,剛建立起了一點默契就要分開了,是有些可惜。”

    僅僅只是可惜而已,她并沒有激憤得跳起來。這就是一個成熟穩重豁達的女人所具備的從容嗎?

    陶老師不由得呆了呆,隨即自嘲地笑了:“蘭芷芯啊,看來我的度量還不如你,如果換做是我受到這么不公平的待遇,我一定不會就這么算了。你的胸襟真讓我不得不佩服。”

    “陶老師,該說佩服的是我,先前我主持的時候沒有聽您的安排,自作主張,連累您被臺長罵,真對不起……”蘭芷芯歉意的眼神流露出自責。

    “不,你沒有錯,是我們行業里的某些潛規則太不像話了,我還自認是個認真做節目的人,認為自己至少對工作很虔誠,但實際上我也在不知不覺中被影響,差點喪失了媒體人的良心。我們不只是做節目而已,我們是媒體,應當發揮我們的影響力,身為表率,明確自己的社會責任,否則,我們就不配當個媒體人。是你讓我再次找回了當初的初衷,我應該感謝你。”陶老師這番話發自肺腑,眼眶微微有點濕潤,是感觸,也是對蘭芷芯的不舍。

    臺長在電話里那般堅決,其實大家都知道是沒有挽回的余地了,蘭芷芯離開似乎已成定局。

    “蘭姐……”金晨清秀的一張臉皺得緊緊的,眉宇間盡是哀怨。

    陶老師和金晨這樣,讓蘭芷芯感受到了一種團隊的團結和溫暖,雖然才一起工作幾天,可彼此都挺合拍的,相處得也很融洽,這是最珍貴的一點,值得她回味的愉快經歷。

    “無緣再跟你們一起工作了,但我們還是朋友啊,有空出來吃飯喝茶,我請客。”蘭芷芯爽朗地說著,笑意淡淡,一點都看不出是剛丟工作的人。

    這份胸懷,確實讓人自嘆不如,也越發顯示出了蘭芷芯的個人魅力。

    盡管陶老師和金晨都說會去為蘭芷芯討個公道,會去見臺長為她說情,可蘭芷芯卻覺得不用了,感激這兩位,但卻不想因為自己而給人添麻煩。最關鍵是,蘭芷芯是個有傲骨的人,臺長這么說開除就開除,激起了她骨子里的傲氣。

    有些時候,尊嚴這東西雖然不能當飯吃,可蘭芷芯還是想要保留一下。因此,她不會去抗爭什么,平靜地接受這個事實。

    蘭芷芯只覺得人生無常,隨時都可能出現意外的變化,人能掌握的事情太少太少了。先前還在慶祝呢,現在卻被開除,這落差還不是一般的大。

    他們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在本市郊外一處度假村里,其中一個房間住的客人就是剛才那位可惡的臺長。

    這是一個戴著眼鏡斯斯文文的略顯清瘦的中年人,大約五十來歲,下巴有一顆褐色的痣,正躺在chuang上摟著一位穿薄紗睡衣的美女,討好地笑道:“寶貝兒,聽見了嗎,我已經照你的意思做了,那個叫蘭芷芯的不會來上班了。呵呵……那你答應我的事……今晚……我們是不是就可以……”

    女人嫵媚地一笑,勾魂眼沖著臺長放電,纖細的手指撫摸著臺長的胸膛,故意在上邊敏感處劃著圈圈,極盡誘.惑,嬌嗲地說:“她是開除了,但你……能保證讓我上那個節目當主持嗎?我可不是專業人士,你們臺里的人要是到時候反對,你怎么辦?會不會也很快把我刷下來?”

    這聲音,嬌媚,溫柔,聽得臺長骨頭都快酥了,直勾勾地看著美女雪白的頸脖下那誘.人的溝壑,色迷迷地吞了吞口水,眼睛都在噴火了:“瑩瑩,我這么喜歡你,怎么舍得那樣對你呢,我說讓你去當今夜星辰的主持人,你就放心大膽地去……我一定會支持你的……不過現在嘛,你也得先支持我一下,我忍不住了……瑩瑩……”

    臺長顫抖地呼喚一聲,一個翻身就將女人嬌柔的身軀按下,急切地在她身上親吻著,好像是幾輩子沒見過女人似的。

    而他只顧著美.色當前了,滿腦子都被欲.望所填滿,一心只想品嘗這年輕青春的身體,哪里還會去注意這女人眼里的異樣。

    她任由這個年齡跟她父親差不多大的男人抱著自己,忍著惡心的感覺被他親吻著,她笑得很妖嬈,可心思根本不在這里。她在冷笑,在得意,在幸災樂禍,有種勝利者的優越感……

    “蘭芷芯……呵呵,想不到你也混得不怎么樣嘛,還以為亞撒會怎么捧著你呢,原來你也還是要回到這里靠自己上班掙錢。不過你運氣不好,遇到了我,看來,這輩子我們倆注定是冤家對頭啊……這回,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女人內心的臺詞極富戲劇性,居然是跟蘭芷芯有關的。

    沒錯,這個跟臺長勾搭上的女人就是盧潔瑩!

    如今的盧潔瑩比以前更打扮得精致了,褪去了幾分純美的氣息,多了些妖艷,也比以前更加不愛惜自己了,竟然心甘情愿地當起有錢人的情.婦。這臺長不過是她勾搭的對象之一,她現在只愛錢,只想從男人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然后說拜拜。她渴望著有一天自己有足夠的經濟實力了,也能躋身有錢人的圈子,再也不用給人當情.婦了。

    這盧潔瑩的心理已經扭曲,可不正是這時代里拜金女的代表么?可悲可嘆,一個美貌如花的年輕女子就被物質和虛榮心所捆綁了,不可自拔。

    為什么盧潔瑩會搶走蘭芷芯的主持人位置,這還得從她離開了亞撒之后說起……

    那時的盧潔瑩確實傷心了一陣子,拿著蘭芷芯的哥哥蘭大慶分給她的兩百萬,她在本市買了一套房子,然后出去旅游一圈,瘋狂購物,再然后,錢花光了,她只能重新回到模特兒的圈子里接一些走秀的活兒。

    盧潔瑩的助理是個八面玲瓏的人,跟盧潔瑩是一丘之貉,成天就想著怎么為盧潔瑩尋找有錢的主兒,讓她傍上去。助理用心良苦,有一次還真費了心,為盧潔瑩搞到一張私人聚會的邀請卡。

    這樣的聚會在有錢人的圈子里很常見,盧潔瑩去了之后見到的一群富豪,而跟她一樣的前去釣凱子的女人也不少。盧潔瑩就在那次聚會上認識了現在這位臺長,投懷送抱加上欲擒故縱,愣是將臺長勾到手。到現在為止,臺長在她身上花的錢不少,可還沒有發生關系。

    正因為還沒得到她的全部,所以臺長才心急,才會將她當寶一樣供起來,滿足她的要求,只為今晚這一刻。

    是盧潔瑩主動提出要來這里的,而她承諾了只要臺長換掉蘭芷芯,她就會將自己全部奉獻給他。這臺長也是鬼迷心竅了,果真在“今夜星辰”的節目結束之后就立刻打電話去將蘭芷芯他們臭罵了一頓,然后再說將她開除了。

    也就是說,就算今晚沒有那個鬧自殺的女人,蘭芷芯就算將節目完成得再怎么完美,她都是會被開除的,只不過,恰好有了鬧自殺的女人,臺長可以有借口說蘭芷芯不守規定,擅作主張,搞個人英雄主義給臺里帶來輿.論危機,等等這些話,都是扯淡,唯一的目的就是將蘭芷芯趕走,讓盧潔瑩上去。

    盧潔瑩為什么會知道蘭芷芯當主持了?這事要歸于蘭芷芯那個沒良心的哥哥。蘭大慶從父母那里知道了關于蘭芷芯回來的消息,也知道父母今晚要收聽蘭芷芯主持的節目,他和盧潔瑩是狼狽為殲的,所以盧潔瑩就事先知道了,便約臺長今晚來度假村共度春.宵。

    但盧潔瑩真懂主持嗎?

    這個……別說,還真懂一點,并且有那么一點經驗。

    在盧潔瑩當模特兒之前曾在網絡上的視頻社區里當過主播,當時在那小圈子里還有點名氣。她也將這個事情告訴了臺長,今天還特意帶來了她以前在視頻網站當女主播的視頻記錄,雖然是一小段,但可以看出她確實有些門道,主持得還不錯。如果經過專業人士給她培訓一下,她是可以在主持行業上綱上線的。

    可“今夜星辰”只是一個過氣的電臺節目,盧潔瑩能看得上?

    本來是看不上,但就因為蘭芷芯去當了主持人,而盧潔瑩又剛好勾搭上了臺長,她不從中使壞,她能舒坦么?哪怕是個過氣的節目,她也要去爭一爭。只要能整到蘭芷芯,盧潔瑩就開心了,害蘭芷芯丟了工作,盧潔瑩自己替補上去,她想想等蘭芷芯聽到她在主持的那一天,會是怎樣的心情?

    報復,來自于那女人早已畸形的嫉妒心。

    房間里傳來隱約的申吟,兩個白花花的身子正在做著不可告人的勾當,齷齪地算計了一個無辜的女人……【8千字。最近經常加更,可月票漲得好慢,讓人心拔涼拔涼的,這樣真的好么?】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