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續:女人,你別動手動腳的!
    手術室里,一位身材高挑的女醫生穿著白大褂戴著口罩正在聚精會神地做手術,雖然這里邊的醫護人員全都是清一色戴口罩,可這個女人的氣質和目光卻是顯得那樣的與眾不同。

    清澈高遠,冷靜穩重卻又有著幾分輕松自在,那薄薄的閃著冷光的手術刀在她手里變得十分聽話,而她在面對這樣的場面連眼都不會眨一下,就跟在自家切菜似的……

    輕而易舉,簡單快捷,晏錐那發炎的闌尾就被洛琪珊給切除了。

    整個動作干凈利落,對她來說不過是駕輕就熟的手術了……曾經梵狄也是在洛琪珊手中切除的闌尾,現在輪到晏錐。

    闌尾是小手術,但晏錐還要在醫院住著觀察三天才能出去。

    晏錐醒來后就望著天花板發了一陣呆,然后意識回籠,再撩起自己的衣服看一看……果真傷口還在呢,這不是夢,是真的他因為急性闌尾炎而住院了。

    晏錐想起了自己在暈過去之前看到了洛琪珊正拿著手術刀對著他,當時她得意的表情,讓晏錐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女人,不能太得瑟……”晏錐心里涌起一股怪異的感覺,想到手術是洛琪珊做的,那也就是說,他渾身上下都被她看光了?

    一想到這,晏錐激靈靈打個寒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就闌尾犯了,怎么就犯在她手上了呢?

    晏錐心情不美麗,靠在枕頭上軟綿綿的……對于因手術而被洛琪珊看光的事情,他還需要一點時間消化一下。

    “該死的女人……外科醫生多數都是男人,我怎么會這么倒霉遇到一個女的外科醫生?”晏錐暗暗咬牙,有點憤然。

    如果是跟洛琪珊從未認識,晏錐或許沒這么強烈的心理反應,可就是因為兩人之前認識,并且還有過某些特殊的交集,所以,現在晏錐都覺得不想再見到洛琪珊了……最好別見,否則,那也太……丟人了。

    想法是好,可人家洛琪珊不一定答應呢。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開了,一位年輕美貌的護士推車進來,后邊跟著的就是晏錐最不想見到的人……洛琪珊。

    晏錐原本蒼白的臉色瞬間變成醬紫,沉沉地看著眼前這個穿白大褂帶著挑釁笑意的女人。

    洛琪珊是來例行檢查的,看看晏錐有沒有出現術后并發癥。她穿著醫生袍的樣子其實很美,優雅干練,但她閃亮的目光里充滿了青春的活力,讓人不由得感嘆,年輕真好。

    可晏錐沒心情欣賞啊,他只感到耳根有點發燙,尤其是在洛琪珊這么“專注”的眼神里,他有種被透視的感覺,渾身不自在。

    洛琪珊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眼底閃過一絲狡黠,一只手驀地伸進了晏錐的被單……

    “你干什么!”晏錐冷漠的語氣里帶著慍怒,一把就抓住了洛琪珊的手。

    洛琪珊雙眉一皺:“你這是什么眼神?好像你是良家婦女我是惡霸要*你?我是醫生,負責檢查你的術后恢復情況,你別跟個刺猬似的,放手,乖乖讓我檢查。”

    聽到這“乖乖”二字,晏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臉色更黑了,但他也沒辦法,術后傷口還在疼著,醫生來檢查是應該的。

    不甘心地放開了洛琪珊,晏錐戒備的眼神還沒松懈,緊緊盯著她,瞧這女人要做什么。

    闌尾的傷口所為位置有些敏感,洛琪珊卻還故意將晏錐的褲腰往下扒一點,看著他緊張得渾身僵硬,那樣子像是遇到了洪水猛獸一般,洛琪珊忽然感覺心情大好……這男人多高傲啊,原來他對女人的接近如此敏感。

    “喂,你的手別亂碰,別動手動腳的!”晏錐羞憤地低吼,伸手將洛琪珊的手擋開。

    洛琪珊看著晏錐紅紅的耳根,像發現新大陸一樣驚奇地說:“晏董,你怎么……臉紅了?我有這么恐怖嗎?你至于嚇成這樣?”

    晏錐嗤笑,毫不客氣地說:“你這是在檢查嗎?你分明就是趁機占便宜揩油!拿開你的手!”

    晏錐確實不至于被嚇到,而是他反感被女人這樣觸碰著,并且還是自己不喜歡的女人。這男人對自己的身體有種強烈的保護意識。

    洛琪珊扁扁嘴,一點都沒有臉紅的意思……身為女外科醫生,并且還是那種特別優秀的,從國外權威機構畢業歸來的她,晏錐這幾句話還不能讓她臉熱。

    “大男人,干嘛這么小氣?我給你檢查,這是對你負責任,你不想吃苦頭就配合點!”洛琪珊不咸不淡地說著,順帶飄來一個略帶警告的目光。

    晏錐一愣……這就是所謂的虎落平原被犬欺么?他現在是病人,她是醫生,似乎,不配合的話,吃虧的還是他。

    洛琪珊只是想逗逗晏錐而已,并非真的想揩油,不過,當她再一次地看到晏錐這健美的身板時,也不由自主地贊嘆:“哎呀……這腰,好精壯,這皮膚,嘖嘖,比女人還光滑……這小腹,結實平坦……這……”

    晏錐實在受不了被洛琪珊這么“調.戲”,憤憤地說:“夠了!你再這樣犯花癡,大不了我立刻轉院!”

    花癡?

    洛琪珊抬眸看著晏錐,發現這男人還真不是說笑的,他是認真的。

    “我花癡?你沒搞錯吧?我花癡?”洛琪珊不服氣地梗著脖子:“不過就是你的身體健美一些罷了,欣賞欣賞而已,你還真以為我會為你著迷?別臭美了,就算我要犯花癡也不會對著你犯。”

    像洛琪珊這樣坦言欣賞他健美的身體,這還是晏錐第一次遇到女人如此大膽地對他說。他是該感覺榮幸還是嫌惡呢?

    “呵呵……那真是多謝洛醫生了,麻煩拿開你的手,檢查完了就出去,我要休息。”晏錐面無表情,不假辭色。

    洛琪珊是女醫生,還是個公認的美女醫生,可晏錐就像是根本看不到她的美,還急著催她走,不得不說,他難道眼睛有毛病?住院多無聊啊,能有個美女醫生經常來探望,不是件美事么?

    洛琪珊嫣然一笑,漫不經心地說:“你還害羞啊?呵呵……手術的時候,該看的我都看得差不多了……”

    “洛琪珊!”晏錐咬牙擠出她的名字,額頭上青筋暴跳,瞬間有種想湊人的沖動。

    這個女人是故意惹怒他吧?哪壺不開提哪壺!

    看著晏錐那張柔美淡然的俊臉上露出這樣強烈的憤怒,洛琪珊一下子很有成就感……成功刺激到他了。

    洛琪珊哼著小曲兒就出去了,顯然她來此的目的達到,可晏錐就囧了……這女人臉皮不是一般的厚啊,動手術被看光的事,她隨口就能說出來,那要是以后兩人在其他場合遇到,她該不會以此來作為炫耀的資本吧?

    想到這,晏錐又是一陣頭疼……

    在晏錐看來,自己闌尾手術遇到洛琪珊,那是件很不幸的事情,但晏錐的母親沈蓉和爺爺晏鴻章卻是另一種看法。

    這兩位長輩一直都希望晏錐能早點結婚生子,心目中的人選就是洛琪珊了,可無奈兩個孩子似乎真缺點緣份,總是走不到一塊兒去,這也讓兩位長輩十分糾結。正好,這回晏錐急性闌尾炎,是洛琪珊為他動的手術,這也算是另一種特別的親密接觸吧?

    希望晏錐在住院的這幾天里能跟洛琪珊親近親近就好了。

    然而,對外界來說,一直都誤以為晏家和洛家聯姻了,在人們眼里,洛琪珊和晏錐是夫妻。

    這個美麗的誤會是雙方家長一直極力維持的,似乎都不愿意向公眾宣布真相,當中的用意自然是打著為家族的旗號實際上為了有一天晏錐和洛琪珊之間能成為事實。

    洛琪珊自從梵狄那件事之后,外界怎么傳,她也不在乎了。不明真相的群眾有的說她腳踏兩船,有的說她行為不端,有的說她仗著家里有錢就玩弄男人感情……

    各種流言蜚語,洛琪珊懶得去理會,依舊照常過她的生活,只不過,她知道自己不會輕易對男人動心了。

    晏錐也很清楚,洛琪珊無論哪方面的條件都還不錯,如果是兩人在另一種場合另一種環境相遇,也說不定有火花發生,可晏錐最不喜歡的就是被家里撮合,不想再像上一次婚姻那樣被勉強。因此,家里越是要撮合他和洛琪珊,他潛意識里就越是會對這個女人產生抵觸。

    在晏錐住院這幾天里,前來探望的人不多,這還是因為晏家封鎖了消息,只有少數至親好友才知曉。

    這也算是晏錐長期以來對自己的一次放假,不用忙碌地工作,公司有人看著,他暫時還可以休養一下。

    晏季勻和水菡來得最多,梵狄和杜橙他們來過,蘭芷芯也來過一次……她太忙了,能抽空來看望也算是有心的。

    晏錐在住院期間也每晚準時收聽蘭芷芯主持的節目,漸漸的竟也覺得電臺其實挺不錯,尤其是這檔音樂節目是很適合在晚上聆聽的。

    節目里播放的歌曲都有來由,主持人都會講解歌曲是怎樣誕生的,有過怎樣的榮譽。聽著優美的旋律進入夢鄉,感覺很舒服。

    可每次在晚上十點鐘開播的節目,主持人是很辛苦的,到家睡覺都是一點多了。

    但蘭芷芯沒有怨言,她喜歡這份工作,已經融入到工作中,習慣了這樣的作息時間。

    她習慣,可有人也會抗議的……

    亞撒覺得蘭芷芯總是這樣熬夜的話,對身體不好,于是,這男人強烈要求節目要改變播出時間,提前到九點到十點半、這不僅是提前了,還少掉了半小時。

    其實這個播出時間的問題,蘭芷芯也不是沒考慮過,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建議沒被采納。現在亞撒又提出來了,說一定不會允許她長期這么下去,必須改變節目播出時間,否則這主持人就別做了。

    聽似霸道,但卻是亞撒對蘭芷芯愛的表現。是真正的為她身體著想,才可能會這樣的堅決。

    更改節目播出時間,這事兒可大可小,但歸根到底是要臺里領導批示才行。

    如今“今夜星辰”的聽眾有明顯增多,這是一個好現象,可要說到改時間,臺里遲遲不同意。

    蘭芷芯現在做主持也就是因為興趣,她開的那個女人俱樂部生意紅火,根本不愁沒錢賺,可為了那些喜愛她的聽眾們,她還是會繼續主持下去。

    盧潔瑩這女人還真能纏,賴在這兒就不走,現在她的主持工作也沒有超越蘭芷芯,只是臺長為了平衡聽眾的意見,又加上考慮到不得罪廣告大客戶,只能讓盧潔瑩和蘭芷芯一起主持……但不是節目的全部,只是中間一個環節會有盧潔瑩出現。

    盧潔瑩也不知道自己這樣是為了什么,明知道在這方面自己很難超過蘭芷芯了,可還在這里丟人現眼干嘛?

    連她自己都說不上來,興許就是一股可悲的執念在作祟而已。她不甘心處處地方不如蘭芷芯,不甘心被比下去……

    這天晚上,在節目開播之前,臺長竟然來了,不過也只是在播音室轉一圈就去了自己的辦公室。

    這很稀奇。臺長平時這時候早該在家休息睡覺的,可今天卻破天荒的來臺里?

    盧潔瑩問臺長,臺長也不說是什么事,顯得神神秘秘的,這就更加勾起了盧潔瑩的好奇。

    她仗著自己跟臺長有那層關系,大著膽子去了臺長的辦公室,她想看看這老男人到底搞什么呢?有什么事瞞著她嗎?

    臺長此刻在辦公室里接待一位貴賓,一臉親切和藹慈善的表情,一點看不出這是只老殲巨猾的狐貍。

    臺長習慣性地摸著自己下巴上那顆痣,眼底掠過一絲算計:“你也知道,這更改節目時間,關系到臺里其他節目的分配問題,也不是只有今夜星辰這一個電臺組,這一改,恐怕其他組的也跟著起哄……”

    坐在臺長對面的男人一直保持著淡然的表情不變,修長的腿交疊,坐姿優雅而又帶一絲痞氣,尤其是他那雙湛藍色的眼睛,好像一面鏡子能將你的內心世界映照出來,無所遁形。

    只有亞撒才能將東西方人的特點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即使坐著什么都不做,他也會是一幅絕世的名畫。

    “臺長,事在人為,規矩是人定的,當然也可以由人來改。實話說了吧,我不希望我老婆因為長期熬夜而拖垮身體,我們不缺錢,她當主持也就圖個自己愛好,否則她就算只經營女人俱樂部,已經足夠了。可你們節目是因為她,才有了起死回生的局面,不然早就關閉了不是嗎?總之一句話,條件你可以提,但我的條件就是,你們要么就改節目時間,要么就我老婆辭職。”亞撒獨特的口音說出來的中文,低沉渾厚,卻又有著一股隱隱的威嚴,這是上位者才能具有的從骨子里發出來的氣勢。

    臺長微微一愕,心頭顫了顫,不由得暗暗冷笑:口氣真大啊!

    可嘴上還是保持著慣有的溫和,笑著說:“現在聽眾們都已經習慣蘭芷芯主持了,如果她辭職,那這節目可怎么辦啊?這樣吧,你就說說你能為我們臺做點什么?如果可行,我會考慮的。”

    這老狐貍,又將問題拋給了亞撒。并且從他的話里可以看出,實際上他對盧潔瑩的主持水平心知肚明,如果蘭芷芯離開,盧潔瑩根本撐不住節目。

    換做以前,臺長也不重視,但現在今夜星辰在電臺節目中又紅了起來,他必須要另眼相看了。

    亞撒暗罵一聲老狐貍,嘴角勾著倨傲的笑,緩緩地說:“我代表恒悅集團,可以跟你們再簽一年的廣告合約。除此之外,我看你這廣電大樓里有些辦公室也陳舊了,恒悅可以免費給你們翻新再裝修一次。”

    聽到這里,臺長終于不淡定了,眼光倏地亮了……心里此刻只有三個字:“財神爺”!

    沒錯,又一位財神爺來了!

    要知道,隨意幾處辦公室重新裝修那筆費用都很可觀的,臺里遲遲不肯做這個事,就是舍不得花錢,但其實還是巴不得能有更好的地方辦公呢。

    這可不是一般幾十萬能搞定的,大大小小這些陳舊的辦公室加起來那裝修費該是多少?臺長想想就感覺今晚的月亮真是太美了!

    什么叫財大氣粗,亞撒這就是典型。為了不讓蘭芷芯熬夜,但又不忍心她失去自己喜歡的工作,他只能用錢來砸,這不,把臺長砸暈就好辦事了。

    事情就這樣簡單地解決了,臺長送亞撒出來時還點頭哈腰稱兄道弟的,儼然一幅很熟的樣子。

    站在這門口的女人驚訝地看著臺長和亞撒走出來,她在外邊偷聽很久了。

    “盧潔瑩,你怎么在這里?”臺長不悅地質問。

    可盧潔瑩沒看他,她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在亞撒身上了,人的魂兒都像是飛走一般,呆呆地望著亞撒……【還有更新】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