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續:震住這一群人!
    富豪們大都是會跟慈善掛鉤的,雖然有些是為沽名釣譽,但也有真心為慈善的,不管怎樣,得到實惠的是那些需要幫助的弱勢群體,這就夠了。即使富豪們在做慈善時會高調,那也是無可厚非的。

    這樣的酒會兼慈善拍賣,在上流社會的圈子里很常見。有錢人借著這個機會展示自己的財力,出出風頭,博個好名聲,拿出他們已經不需要或者不再喜愛的物件,拍賣只是形式,錢最后不是進了誰的私人口袋,而是給慈善機構了,所以一般來講,這種場合的拍賣品價格通常不會高得離譜。

    此刻藍覃在上邊,臨時充當了一回拍賣師,正在拍賣的物品是晏錐從家里拿出來的一件珠寶——一條吊墜是祖母綠的項鏈。

    那瑩瑩生輝的寶石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誘.人,像是蔥心綠、像是嫩樹芽綠,但這綠中又帶著一點點微微的黃,又似乎帶一絲絲藍。

    這就是祖母綠的魅力,沒有一種天然顏色令人的眼睛如此舒服,每當你目不轉睛地注視嫩綠的草坪和樹葉的時候,那種賞心悅目的感覺可以想象,可與祖母綠的色澤相比就會遜色一些了。它是能使人百看不厭的寶石之一,無論陰天還是晴天,無論人工光源還是自然光源下,它總是發出柔和而又濃郁的光澤,讓人移不開視線,深深地沉醉在這瑰麗的美。

    這顆祖母綠的吊墜比指甲蓋大一點,可它周圍鑲滿了碎鉆,使得這項鏈的價值又得到了很大提升,加上出自名家工藝,品牌效應,再加上是晏錐拿出來的東西,這價值,30萬起價那是完全足夠擔得起的。

    有人開始競價,卻也有人留意到洛琪珊身上沒有佩戴任何首飾,于是乎,具有一顆頑強不息八卦心的人又開始發揮想象了……為什么洛琪珊是晏錐的老婆卻連個像樣的首飾都不戴?這也太寒酸了吧,難道因為洛家衰落了,所以晏家也對洛琪珊不待見,當老公的連一條項鏈都舍不得給?

    人們好奇又帶著揣測的目光,洛琪珊就當沒看到。

    晏錐已經去前排了,洛琪珊還站在最后一排觀望著,她心里對于這項鏈是沒什么想法的,雖然很漂亮,可她也僅僅只是欣賞,她心里有些忐忑,因為晏錐先前的態度明顯是生氣了。

    她是不是可以將他這種表現理解為他在乎她?

    洛琪珊在情場上是個菜鳥,如果誰跟她談醫學方面的事情她能滔滔不絕說個不停,可這私人感情的事上邊,她就有點笨拙和迷茫了。人無完人,洛琪珊也還是人,當然就有弱點……

    不知什么時候藍澤輝出現在了洛琪珊身邊,頗為無奈地說:“珊珊,你可叫我好找,原來是換了衣服。”

    說話間,藍澤輝打量著洛琪珊這新衣服,不由得贊嘆,她對各種風格類型的服裝都能輕松駕馭,尤其是這粉綠色的小禮服,穿在她身上更能襯托出她嬌嫩的肌膚,讓她整個人都洋溢著一股活潑的青春氣息。

    藍澤輝沒有問關于晏錐的話題,他聰明的回避了,因為明知道那提起來會讓自己不高興,索性就不說。

    洛琪珊略顯歉疚地沖藍澤輝笑笑:“不好意思,剛才跳舞的時候,我……”

    “沒事,你不過是去換了一件衣服,很好看,很適合你。”藍澤輝溫柔的目光充滿了包容。

    此刻,忽聽有人喊了一聲——四十五萬!

    洛琪珊和藍澤輝一齊往前看去,原來是那祖母綠項鏈已經競價到了四十五萬。

    洛琪珊見識過的名貴珠寶業不少,自己家里就有一些珍稀藏品,是母親的寶貝,當然了,她自己也是有的,只不過,她很少會戴。

    這條祖母綠項鏈是晏錐拿來的,洛琪珊到是沒見過……實際上她在晏家根本就不曾關注過家里有些什么值錢的物件,所以這項鏈,若不是說明了晏錐所捐,她還真不知道項鏈的存在。

    馬上就有人加價了,現場氣氛變得熱鬧起來,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既然是慈善拍賣,東西拿出來了就成為拍賣品,而就算拍出再高的價格都只會被作為善款捐出去,沒必要將價格抬得太高。

    可今天似乎有的人興致不錯,一再地競價,轉眼已經到了一百萬。

    一百萬啊,這條項鏈要論真實價格確實是夠得上這個價的,可慈善拍賣的核心是在于競拍者究竟愿意拿多少錢出來做慈善,而不是取決于這東西的實際價格。

    也就是說,哪怕現在上邊競拍的只是一根塑料項鏈,但只要有人想出價想捐款,照樣能拍個幾十萬。

    藍澤輝眸光復雜地看了看洛琪珊,見她好像面帶微笑,似是很喜歡這項鏈,那么他要不要買下呢?

    洛琪珊沒留意藍澤輝的表情,只是暗暗咋舌……一百萬,看這趨勢還會往上飆。

    果然,一百萬的呼聲剛過,立刻有人喊一百一十萬,這個價格是在已經拍賣過的物件中最高的了,前邊那些每件都是拍出不到一百萬的價格。

    晏錐在第一排,鄧嘉瑜站在他身邊,毫不掩飾自己對這條項鏈的喜愛,露出向往的神情:“這么大一顆祖母綠,鉆石也有幾十顆,工藝還那么精巧,出自大師之手,確實很美……我以前對祖母綠不是很有研究,不過現在我到是覺得可以開始收集幾件回家去欣賞欣賞……”

    這話,乍一聽還以為她會出手競拍,可仔細一觀察就會發覺,其實她是在說給身邊某男聽。

    鄧嘉瑜家里也不是缺這點錢買一根項鏈,只是因為這項鏈是晏錐捐贈出來的,鄧嘉瑜就動了心思。還有,她知道洛琪珊在場,如果晏錐將這項鏈拍下送給她,那豈不是大有面子?同時也一定能將洛琪珊氣個半死吧?哈哈哈……鄧嘉瑜眼底閃過一抹得意和不甘。她很記仇,先前洛琪珊和晏錐一起出去了一會兒,這件事,鄧嘉瑜牢牢記住了,她對洛琪珊就更加厭惡,視為頭號勁敵。

    不過,假如晏錐能拍下這根項鏈送給她,她會覺得什么面子都掙回來了。可這心思不能直接說“我要”,只能稍微拐個彎,說自己現在對祖母綠有收集的興趣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領會其中的意思。

    也不知晏錐有沒有將鄧嘉瑜的話聽進去,他只是望著臺上,略一抬手,清潤動聽的聲音說……“一百五十萬。”

    一百五十萬?!

    晏錐自己出價一百五十萬,果然不愧是炎月的董事長,夠氣魄……這是私人性質的酒會,每個捐贈物品的人都是以私人名義而不是公司名義,能一下子叫價一百五十萬那算是出手大方的了。

    現場響起低低的嘩然聲,人們看熱鬧的心態更加迫切了。

    藍覃喊出了晏錐的名字以及他的叫價,靜默了兩秒之后,立刻有人喊了一句:“一百八十萬!”

    有人競爭才更精彩,但藍覃在聽到這個聲音時卻是皺起了眉頭,與此同時,眾人也都紛紛回首望去……這競價的人不是藍澤輝么?藍覃的兒子!

    藍澤輝是站在洛琪珊身邊的,大家都往這邊看來,難免會看到她,霎時,她與藍澤輝又一次齊齊落進了眾人的視線。

    洛琪珊驚詫,只覺得四周這一道道目光充滿了復雜的意味,更讓她意外的是怎么晏錐和藍澤輝在競拍了?這是什么情況?

    就在大家還處于震驚中的時候,只聽晏錐淡定地說:“兩百萬。”

    “……”

    晏錐只是輕輕瞄了一眼后方就回過頭去了,像是沒看到洛琪珊一樣。誰不知道他此刻心里有多窩火!藍澤輝竟然與他競拍?這絕不是藍澤輝吃飽了沒事干,如果晏錐猜得不錯,藍澤輝競拍的目的是為了討好某個女人,所以,毫不猶豫的,他加價到了兩百萬。

    “不是吧……還真扛上了?”

    “怎么會這樣,難道他們競拍都是為了送給自己身邊的佳人?”

    “……”

    人們竊竊私語,好奇心更重了。本來晏錐他們四人今晚就是大家矚目的焦點,現在又在拍賣環節中對上,這是什么節奏?暗示著兩個男人私下不合嗎?

    晏錐,洛琪珊,藍澤輝,鄧嘉瑜,這四個人都是代表著一方家族,都不是普通人,他們之間的恩怨糾葛,在場的人不得不去注意,因為他們的風吹草動都可能會帶來商界金融界的波瀾。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墻頭草了,站隊很重要。

    可看來看去,人們都還是一頭水霧,沒能搞清楚四人究竟是在做什么。

    藍覃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握著槌子的手卻是更緊了,下一秒,他依舊紳士般地優雅風度,高聲說:“兩百萬,晏錐先生出價兩百萬……”

    “兩百六十萬!”藍澤輝再一次加價了。

    洛琪珊美目圓瞪,這人要干嘛?

    “藍澤輝……”洛琪珊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角,搖頭沖他示意,但他卻只是報以微笑,沒有告訴她,他其實是為了她才會競拍的。

    鄧嘉瑜心里那個恨啊,藍澤輝真是礙事!半路殺出來攪局做什么?

    鄧嘉瑜認為晏錐拍這條項鏈就是因為剛才她說了想收集祖母綠,所以現在藍澤輝來競爭了,鄧嘉瑜才會這么惱火。

    “晏錐……”鄧嘉瑜湊近他耳邊喚著他的名字,帶著幾分嬌嗲。

    晏錐俊美的面容泛起一抹動人心魄的笑意,垂眸看了看腳尖,一只手臂卻又抬起來……

    “五百萬。”淡淡的聲音,卻仿佛巨石落下來,代表著他的決心。

    人群開始變得嘈雜,大家都沒想到這競拍居然白熱化了,晏錐大手筆一口氣就加到五百萬,這不是擺明不給藍澤輝面子么?這讓藍覃的臉往哪里擱?

    但話又說回來,是藍澤輝先開始了追逐,原本那最先競價的幾個人都已經放棄了,就因為藍澤輝和晏錐成了對峙趨勢。

    藍澤輝驟然攥緊了拳頭,而洛琪珊在這時也好想察覺到了什么,驚訝地望著藍澤輝,小聲說:“你該不是想拍下來給我吧?千萬不要啊……我對這項鏈不感興趣的,你別浪費錢。”

    其實藍澤輝也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加價……這不是他錢不夠,而是他有點擔心父親會遷怒。果然,藍覃站在臺上,遠遠地往藍澤輝的方向一望……僅僅只是看似不經意的眼神掃過,但父子連心,藍澤輝能看懂父親的意思了。

    剛好既然洛琪珊說對項鏈不感興趣,他就當是給自己找個臺階下,不再競拍了。

    “晏董真是有愛心啊,做慈善不遺余力,我只不過是湊湊熱鬧,這項鏈即是晏董之物,當然應該晏董拍到了……OK,我放棄。”藍澤輝瀟灑地聳聳肩,還對著晏錐舉起了酒杯……

    大家都暗暗松了口氣,看來不會鬧僵的,這樣也好,否則如果真的雙方將氣氛搞得僵硬了,他們還會為難。

    藍覃就像是沒事兒的人一樣,高高舉起槌子……

    沒人來競拍了,五百萬,晏錐將自己捐出來的項鏈又再拍了回去。

    現場響起一陣陣掌聲,大家都在贊美著晏錐的善舉,因為即是拍出了五百萬,那么這錢就會到慈善機構手中,就是晏錐捐出了五百萬。

    鄧嘉瑜此刻心花怒放,甜滋滋的,望著那項鏈,想象著晏錐將它戴在自己脖子上的情景……

    而洛琪珊就暗暗搖頭咋舌……真是的,土豪就是土豪,一揮手就是五百萬。

    洛琪珊壓根兒就沒去想晏錐會把項鏈送給誰,她覺得可能是會拿回家去放回原來的地方吧。

    藍覃親自將項鏈交到了晏錐手中,說了幾句場面話,顯示自己很大度,絕口不提藍澤輝競拍的事。

    藍覃又回到了臺上,接下來拍賣的物品竟是……

    當人們看到這東西時,全都不由得抽了一口涼氣……什么東西?

    藍覃輕咳了兩聲說:“大家沒看錯,這是一把手術鉗,是由晏太太捐出來的。”

    這話一出,現場靜默了好幾秒,之后才響起了一陣壓抑的譏笑。

    若不是看在晏錐的面子,只怕人們都會笑得更肆無忌憚,諷刺得更徹底。

    捐贈的物品都是自身有經濟價值的,可唯獨洛琪珊捐贈的這一把手術鉗卻實在是……太廉價了,難怪其他人會發笑了。覺得她太寒酸,有*份。

    晏錐也有點詫異,怎么洛琪珊會捐贈一把手術鉗出來?家里隨便拿個什么東西出來也行的,她為什么會捐手術鉗?腦袋在想什么?

    藍覃一只手握著話筒另一只手拿著手術鉗,沖著最后一排說:“我們請晏太太說幾句吧,我想大家都跟我一樣好奇這手術鉗有什么來歷。”

    藍覃說話的時候笑容可掬,但此刻他安的什么心,洛琪珊似乎能看到他就是為了讓她出丑。

    其他捐贈人都不用講話,為什么要讓她講?就因為她捐贈的是手術鉗?不像其他人捐贈的那些東西那般具有經濟價值,所以她成了異類,人們都用鄙視的眼光看著她。

    但洛琪珊卻笑了,把心一橫,昂首挺胸地走了上去。

    她的泰然自若就等于是對那些看不起她的人最好的反擊。

    洛琪珊美麗的大眼掃了掃全場,大方地說:“各位,我是一名醫生,手術鉗是我每次給病人做手術所不可缺少的器具。前不久,這把兩年的手術鉗壞掉了,醫院給換了新的,但我舍不得扔掉這一把,于是就拿回家保存著。大家捐贈的東西都是很寶貴的,然而在我眼里,手術鉗就是一件非常寶貴的物件,它曾挽救過很多人的生命,它陪著我在手術室里爭分奪秒地與死神做斗爭,它是一名醫生的忠實伙伴,比金銀珠寶更耀眼,比衣服鞋子包包更漂亮……它的意義對我來講是很厚重的,它時刻提醒我,做醫生就要致力于讓自己的醫術更加精益求精,握著它,我便不會孤單,我就有了動力有了信心……這就是我捐贈手術鉗的理由,謝謝大家肯花一分鐘寶貴的時間聆聽。”

    這一番話,使得全場鴉雀無聲,所有的嘲笑都被堵住了,變成了可笑和幼稚,而洛琪珊擲地有聲的一番陳詞,猶如黑暗中照出的一縷霞光,這一刻,她如天使般圣潔無暇的光輝令那些剛剛出言譏笑的人全都自慚形穢!【8千字,求月票!】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