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續 把鄧嘉瑜氣跑了!
    觸碰到晏錐的底線,這事就不怎么好玩了。<-》鄧嘉瑜怎么都料不到洛琪珊竟會這么容易被晏錐給哄了。其實更多的原因在于洛琪珊自己,她很想得開,她聰明地意識到,一件陳年往事并且還是晏錐那時單戀,如果因為這樣而影響到現在她和晏錐的感情,那她jiushi得不償失,是最愚蠢的行為。

    到底要回復一條怎樣的消息過去呢?才能讓鄧嘉瑜“驚喜”?

    晏錐忽地沖洛琪珊笑笑:“老婆。不如我們請鄧嘉瑜吃飯吧?”

    “呃?”洛琪珊微微一怔,可瞬間就跟著笑了,爽快地答道:“好啊,我們還沒跟她坐下來好好吃頓飯呢,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了。”

    于是乎,晏錐就給那個陌生的號碼發過去了一條信息。內容完全是以女人的口吻,不讓對方察覺出異常。

    這兩口子實在太有默契了,洛琪珊沒有猶豫就直接應承,可見她對于晏錐的決定和想法已經洞悉了,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她會全力配合的。

    如果不是特殊情況,洛琪珊不會zhudong出擊的,但這次鄧嘉瑜的做法擺明就沒安好心,洛琪珊覺得自己用不著客氣了,以前對鄧嘉瑜是抱著不屑的態度,現在也知道這女人太難纏,不反擊的話,只怕還會瞎折騰。最好的方法jiushi一勞永逸,讓鄧嘉瑜徹底死了這條心!

    果然不出所料,在回復信息之后,很快收到了對方發來的,并答應明天jiànmiàn談。

    第二天。

    君騁酒店。

    這是炎月集團旗下的標志性chǎnyè,是本市規格和級別最高的酒店。

    在一間名為“君樂”的豪華包間里,洛琪珊早了十分鐘來,正在喝著熱乎乎的花生牛奶。

    一會兒,進來了一個穿著貂皮大衣戴著墨鏡打扮妖艷的女人,可不正是鄧嘉瑜么。

    洛琪珊心里冷笑,晏錐猜得太準了,jiushi鄧嘉瑜zhègè隱患。

    鄧嘉瑜往那一坐,一副高貴冷艷的架勢,得意而又嘲諷地望著洛琪珊:“怎么樣,看了照片之后很不好受吧?以前沒人告訴過你這件事吧?hēhē……”

    洛琪珊不置可否,jixu喝牛奶,只是皺著眉頭,這樣給鄧嘉瑜的感覺jiushi洛琪珊morèn了她說的話。

    洛琪珊顯得很輕松,平靜地問鄧嘉瑜要吃什么菜,可鄧嘉瑜擺架子,不屑一顧地說她沒口味跟洛琪珊吃飯。也對,鄧嘉瑜怎么可能會真心想跟洛琪珊吃飯呢,她不過是來做更進一步的挑撥,她jiushi對這種事樂此不疲,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

    洛琪珊對鄧嘉瑜的態度也不生氣,只是叫人進來點餐,但卻被告知早就有人點好了。

    洛琪珊驚訝地問:“有人點了?這么奇怪啊……那……好吧,上菜。”

    鄧嘉瑜不由得納悶,這什么情況?有人點菜了可洛琪珊都不知道?

    鄧嘉瑜沒留意到洛琪珊眼底那一絲狡黠和冷意,她只是關心洛琪珊會怎么處理那件事。

    “晏錐和水菡,他們的事,洛琪珊你就沒什么要問的嗎?”

    “有啊”洛琪珊干脆地說:“你怎么會有這張照片?好像是幾年前的,你當時偷.拍的嗎?”

    鄧嘉瑜嘲諷道:“我以前跟晏錐是夫妻,住在晏家大宅里,而他心里愛的卻是水菡,我怎么可能發覺不了呢,晏家的人很多都知道這件事,可現在就只有你不知道了,你真可憐……”

    shiji是鄧嘉瑜以前拍下了照片,但是存在了一張內存卡里,后來那個手機沒用了,內存卡也取出來放著,之后漸漸淡忘了這件事,可沒想到昨天晚上回家去收拾舊東西,卻發現了被遺忘的內存卡,裝在手機上居然還能正常使用,于是乎翻出了幾年前的老照片。她覺得這是一個機會,不發給洛琪珊那真是浪費了。

    洛琪珊神情淡然,哪里有半點生氣,反而是心平氣和地說:“鄧嘉瑜你覺得我現在應該要怎么做?”

    鄧嘉瑜等的jiushi這句話。

    “怎么做?當然是把水菡叫來當著你和晏錐的面說清楚啊,你就不dānxin晏錐還想著水菡嗎?那女人對晏錐可是刻骨銘心的,你不怕么?”鄧嘉瑜還在使勁挑撥著,企圖勾動洛琪珊內心的嫉恨。

    只可惜,洛琪珊一個能在國外讀到博士的女人難道會是傻子么?她此刻嘴角上揚,笑得很是有點神秘。

    “你笑什么?”鄧嘉瑜不悅地問。她看到洛琪珊笑,她就覺得不爽,總覺得刺眼。

    洛琪珊笑而不語,只是看向了鄧嘉瑜身后。

    這時,鄧嘉瑜就聽到后邊響起了一個熟悉的男聲……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老婆,你不會介意的。”晏錐笑著走到洛琪珊身邊坐下,親昵地在她臉上親一口,恩愛的一幕,將鄧嘉瑜徹底給驚得傻眼了。

    怎么回事?晏錐怎么會來?鄧嘉瑜心頭巨震,她是萬萬想不到晏錐會出現,她一直以為是洛琪珊受了那張照片的影響所以才會單獨約她出來談的。

    頓時,鄧嘉瑜有種被騙的感覺,一時尷尬無比。

    晏錐無視鄧嘉瑜的黑臉,仿佛什么都沒看出來似的,qinqiē地跟她打招呼:“我已經點好菜了,希望能合你胃口。”

    鄧嘉瑜暗暗咬牙,表面上也是不動聲色,勉強擠出一絲笑意:“那就先謝謝你了。”

    話是這么說,可晏錐真的會那么細心地為鄧嘉瑜點菜么?

    很快菜就上來了,而晏錐和洛琪珊卻依偎著,有說有笑的,聊得很投入,鄧嘉瑜儼然成了kongqi。

    鄧嘉瑜氣得頭疼,晏錐的出現已經足夠詭異了,可這兩口子竟然還顯得這么恩愛,到底是哪里不對勁?他們不是該吵架嗎?

    “哎呀,菜都上齊了,真是抱歉,我只顧跟我老婆說話了,嘉瑜,你隨意吃啊,別客氣,這頓飯,我們早該請你吃了。”晏錐溫柔的話語中,一語雙關,笑意未達眼底,盯著鄧嘉瑜,眼神卻是冷然的。

    洛琪珊更是熱情,夾起一只蝦球往鄧嘉瑜碗里放,還不忘甜甜地說:“你吃啊,千萬別跟我們客氣,這里是君騁,你就敞開了吃。”

    吃吃吃,吃個屁啊!鄧嘉瑜望著這一桌子的菜,這哪里是她平時愛吃的,除了一盤青菜,其他的她都不能隨便亂吃,因為她是模特兒,要保持身材!

    忍……鄧嘉瑜jixu忍,她至少要搞清楚眼前這兩口子到底意欲何為?為什么會這樣?

    晏錐深情款款地望著洛琪珊,柔聲說:“老婆你看,這些菜大都是適合孕婦吃的,你還想吃什么就告訴我,我去吩咐廚師。”

    洛琪珊甜蜜地說:“老公,你對我太好了太細心了,這些菜我都喜歡吃,嘻嘻……”

    這兩口子的對話,還有這親親熱熱的舉動,使得鄧嘉瑜更加氣憤了。敢情這是為洛琪珊這孕婦zhunbèi的菜?

    鄧嘉瑜垂眸,忍了又忍,shiji心里已經想掀桌子了。

    晏錐瞄了她一眼,唇邊溢出冷笑,然后轉頭看著洛琪珊時卻是無比的深情加*溺:“老婆,我好像剛才感覺到孩子在踢你,你有覺得疼嗎?”

    洛琪珊點點頭,圓潤的臉蛋上露出可憐巴巴的神色,靠在他懷里:“不疼。是這未出世的小娃胎動,正常現在,現在沒事了,沒再踢我。”

    晏錐低下頭,在洛琪珊的肚子上隔著衣服吻了一下,兩眼飽含著愛意:“bǎobèi啊,你要乖一點,可別跟你媽媽調皮啊,現在你媽媽要吃飯了,是在給你攝取營養呢,你要是敢不乖,以后你出來了可別怪老爸我會打你小pp,你媽媽是我唯一愛的女人,誰都不準欺負她,就算你是我們的孩子,那也不行,聽見了嗎?”

    洛琪珊聞言,嬌羞地在他唇上啄了一口:“老公我愛你!”

    這秀恩愛的程度簡直是太肆無忌憚了,將他對洛琪珊的愛和*全都表達出來,并且明顯是說給某人聽的。

    下一秒,只聽“砰——!”的一聲,鄧嘉瑜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終于她坐不住了,她覺得再不走的話,她要抓狂!

    “hēhē……我算是明白了,你們兩個jiushiguyi叫我來,演這一出給我看的?可惜我沒興趣再欣賞,你們慢慢演吧,真惡心!”鄧嘉瑜狠狠地吐出最后那三個字,憤怒地轉身,沖出了包間的門。

    怎么看她的背影都有點倉皇而逃的感覺……

    靜默了兩秒,晏錐和洛琪珊同時爆發出yizhèn陣爽快的笑聲,看著鄧嘉瑜氣得七竅生煙摔門而去,這是徹底撕破臉了,看她以后還怎么裝?zhègè女人,從此就會在晏錐的生活里消失。

    “hāhā哈……老公你好賊啊,看你出的主意,把鄧嘉瑜氣跑了,hāhā哈……”

    “老婆,這也是你配合的功勞啊,要說賊,咱們彼此彼此。”

    “嘻嘻……”

    這jiushi晏錐,他不罵鄧嘉瑜,但卻用剛才的方法讓鄧嘉瑜羞愧到無地自容,這樣更狠。誰讓她踩到他底線呢,這是她應得的下場……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