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續 完結篇 ——質問她
    晏晟睿的話,這到不是他危言聳聽,是在場的大人們全都明白的事實。<-》(而晏晟睿心里卻是暗暗嘆息,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太過重大,他怎么會抬出“晏家”這塊招牌來呢,實在是因為特殊情況需要特殊處理,家族本來就是他的歸屬,這種時候,他就不能太固執,必須要果斷,強勢,杜絕事件被外傳,維護晏家的聲譽。

    這不僅是他一個人的事,更是整個晏家的事,他都不敢想象假如被人扣上那種可恥的罪名,他的父母,親人,還怎么能抬得起頭來?

    今天的會議,就在晏晟睿威嚴的“忠告”中結束了。

    張太太事后還要吵吵鬧鬧個不休,還揚言要將晏晟睿做的“丑事”公諸于眾。

    她是唯一一個不怕被晏家出手整治的人,其他的家長都帶著孩子們回家去了。

    張太太很有膽量,為了替女兒討個公道,不惜與晏晟睿正面杠上,態度十分惡劣。

    站在她這個角度,女兒被人欺辱了,她要鬧,有理由,可她卻絲毫不聽晏晟睿所說的解釋,一個字都不信,一口咬定晏晟睿就是一個無恥之輩。

    最近的不少新聞報道都涉及到了類似的內容,校長,教授,老師……這些神圣的職業和稱呼如今卻被少數害群之馬蒙上了陰影,也導致人們對于自家孩子在學校的一切都很敏感,所以張雨柔一說自己被校長脫了裙子,接下來即使沒有再說下去,也會讓人產生無限聯想,這對晏晟睿是相當不利的。

    看來,最棘手的就是這個張太太了,怎么能讓她暫時閉嘴?晏晟睿知道,如果這件事現在就傳出去了,之后就算查清楚了他沒有做過,即使家長不說話了,可外接依然會用有色眼光看待他,連帶著晏家的人也都會被鄙視。

    假如是冤枉他偷了搶了,他都不會這么憤怒,可“猥xie幼女”的罪名會是一種人格的恥辱,他必須要澄清。

    最后,晏晟睿像是想起了什么,面對張牙舞爪的張太太,晏晟睿冷凝的眸子里散發出寒光:“你老公的公司好像快要上市了吧?我先恭喜你們了,不過……希望真的能順利上市才好,若那當中出現什么意外差池,呵呵……”

    都是聰明人,說話不費勁,張太太聽出了晏晟睿話里的弦外之音,果然,臉色陡然一變,似乎是猶豫了一下,之后才憤憤地瞪了他一眼,懷著不甘與滿腔怒火,帶著孩子離開了學校。

    終于清靜了,這會議室總算是消停了,耳根不再受虐。

    晏晟睿淡淡地看了看在場的學校領導層和幾位老師,還沒等他發話,這些人趕緊地表示:“晏校長,我們什么都沒看到,沒聽到……”

    話是這么說,但私下里呢?他們心里怎么想?

    晏晟睿此刻已經無暇去顧忌了,只想盡快將某些事情查個清楚。

    大家都出去了,這里只剩下晏晟睿一個人,心煩意亂。

    他不抽煙,煩惱的時候就習慣一個人獨坐著直到將某個問題想通為止。

    回到辦公室里,晏晟睿收拾了一下,走了,去一個他的私人空間。

    這地方不在別處,就在晏家,卻是晏晟睿精心布置的琴房,屬于他的私密場所,就連晏季勻和水菡要進來,都得經過晏晟睿的許可。這是他的父母給予他的充分的尊重。

    這間琴房,在別墅后邊的花園里,周圍都是姹紫嫣紅,它就像是童話世界里的小屋,象牙白的顏色有著夢幻般的美。

    晏晟睿一回到別墅就徑直鉆進琴房里,緊接著,便是清脆的鋼琴聲響起。最開始還是輕緩抒情的琴聲,但不一會兒,琴聲逐漸變得激烈起來,越來越急促,最后竟像是狂風暴雨來襲似的。如果懂聽的人就會聽出這琴聲的異常,不僅凌亂,毫無章法,并且還包含著一股急驟的宣泄。

    沒錯,這不是什么名曲,甚至不是完整的曲子,只是晏晟睿跟著內心的情緒起伏而胡亂彈了一通。但這也是他在亂彈琴。通過彈琴,不講技術地彈,彈出的也不是優美感人的音樂,純粹是發泄。

    每個人遇到不開心的事,都會有自己的一套調節方式,而晏晟睿的調節方式就是彈琴。

    大約十分鐘過后,鋼琴聲嘎然而止,琴房里恢復了平靜,窗邊停著兩只鳥兒,蹦蹦跳跳的十分活潑,看樣子跟晏晟睿是老熟人了,一點都不怕他。

    晏晟睿呆呆地坐在鋼琴前邊,經過剛才那一通亂彈琴的爽快,他果真是感覺舒暢了一些,更能理智地思考了。

    窗外陽光灑進來,為這屋子里鋪上一層淺淡的光暈,他就坐在這一團光里,宛如天神一般。

    可誰也不是真正的神,他現在就面臨極度棘手的事情,該如何處理?哪里才是頭緒?

    晏晟睿緩緩閉上了眼睛,好半晌之后,驀地睜開眼,墨眸里綻放出星光,緊緊皺著的眉頭慢慢松開了……張雨柔是很奇怪,簡直可以說是莫名其妙,為什么要這樣陷害他,她還只是個孩子啊。他和張雨柔家里沒有往來,素無怨仇,商場上,兩家也不是競爭對手,那么到底是誰讓張雨柔說謊的?

    既然他與張家無怨無仇,張雨柔的行為,只能解釋為是受到某個人的指使了,她背后的黑手才是罪魁禍首。可究竟是誰呢?這要從何查起?

    晏晟睿拿起了手機,翻到了一個熟悉的號碼……有些事,還是要某些特殊的人來辦,比如,在道上混的。

    電話打通了,那邊傳來梵狄的聲音,晏晟睿的心情一下子就緩解了不少。

    當他將張雨柔的事告訴梵狄時,毫無例外,梵狄氣得哇哇大叫,聲音都提高了八度,激動不已,說要將那個背地里陷害晏晟睿的人抓出來揍到連他爸媽都不認識。

    梵狄的脾氣依舊沒變,老大就是老大。

    晏晟睿還反過來安慰梵狄不要太急躁,查清楚再說。

    “干爹,我想知道張雨柔的父母所有的背景,以及張雨柔最近幾天去了什么地方,跟誰在一起……不知道,行嗎?”

    “沒問題,最多兩天,給你詳細資料!”梵狄斬釘截鐵的口吻,霸氣威武。

    晏晟睿心里一暖,無論現在形勢對他多么的不利,至少,他的親人會堅定地相信他,支持他。

    掛斷了電話,晏晟睿也走出了琴房,他的心情比起進去之前好多了,只是,他腦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了一雙水靈靈清澈湛藍的眸子……假如嫣嫣知道這件事,她會怎么想?會相信他嗎?

    晏晟睿嘴角的苦笑,有點澀澀的,開始告誡自己,不是已經打算要跟她保持距離么,怎么還在想這想那?

    晏晟睿剛走了幾步,就被旁邊竄出來的一個小身影抓住了……

    “小檸檬,發生什么事了,你不開心?”嫣嫣柔嫩的聲音帶著迷惑,更多的是關切和緊張。

    晏晟睿一愣,想不到嫣嫣回來這么早,不過他也好奇,怎么嫣嫣看出什么不對勁么?

    “你……你為什么這么說?我剛才在里邊彈琴,怎么會不開心。”晏晟睿這話,言不由衷,眼神刻意避開嫣嫣。

    不能怪他這樣,他難道要將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說出來嗎?他也有自尊心和驕傲,怎能允許被她看到他遭人陷害。

    嫣嫣哼了哼,皺著小鼻子,俏皮地說:“你還不承認呢?我可聽得明明白白,你剛才那里是在彈琴,你就是在發泄而已。亂彈琴,一點沒有章法,根本就不是正規的曲子,倒像是一個憤怒的人在向全世界吐槽。哈哈,我說對了嗎?”

    她亮亮的瞳仁閃爍著光芒,像是能看穿他。

    晏晟睿一頭兩個大,他怎么忘記了,這世上最能洞悉他的人,恐怕就是眼前的小肉墩兒了,再加上她在音樂上的超高水準,當然能聽出他今天彈琴的異常,而她說得一點都沒錯,他就是心理憋著氣,需要通過音樂來宣泄,吐槽。

    可是,晏晟睿現在還沒準備好要怎么啟齒,心里沉重,糾結,但他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嫣嫣……你老實告訴我,在紀雪薇出事之前,在教室里,你對她說了什么?”晏晟睿幽深的眸子一眨不眨盯著嫣嫣,犀利的目光讓她表情下的一切心思都無從閃躲!

    嫣嫣心里咯噔一下……糟了,他還是知道了?她該怎么說?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