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第77章:婚禮(二)
    鏡中的清秀佳人,明眸皓齒,韻致動人。身著白色蕾絲鏤空長袖婚紗,腰身和裙擺上均有精致白金鉆飾和刺繡花朵點綴。長發輕輕挽起,耳畔垂下一縷彎曲的青絲,那柔軟的弧度為她增添了幾分慵懶嫵媚。秀眉之下,那雙靈動的眸子被淺粉色眼影襯托得格外明亮,長而濃密的睫毛忽閃忽閃像兩把可愛的小扇子,巴掌大的小臉上淡淡腮紅將她白嫩的肌膚妝點得更加俏麗,一雙小巧的櫻唇嬌嫩如花,流光溢彩,那誘人的光澤直叫人忍不住在幻想將它含在嘴里的味道。她的耳垂上鑲嵌著兩顆瑩潤飽滿的珍珠耳環,簡單的修飾,無需太多的奢侈品來堆砌,意在凸顯她清新脫俗的特質,卻又不失嬌美俏麗,純美之中帶著三分魅惑風情……

    水菡呆呆地望著鏡子,這是自己嗎?這樣一樣清麗脫俗,渾身散發著圣潔氣息的女人,真的就是她?

    水菡不知道自己稍加打扮之后,穿上新娘裝,居然可以呈現出如此令人驚喜的效果。

    晏季勻滿意地看著水菡眼中亮亮的光澤,雙手自然搭在她肩膀上,深邃的眸光中泛著點點異彩:“怎么樣,我的手藝還不錯吧。”

    豈止是不錯而已。在外行人眼里,水菡現在一定就是全場最漂亮的新娘子了,在內行人眼里,晏季勻為水菡的造型,淡雅自然,將人物本身的特質做了最大限度的保留和突出,令人百看不厭,就像是一朵初初綻放的花蕊,越看越是感覺有內涵,值得細細品味……

    “咯咯……晏季勻,謝謝你。”水菡輕輕吐出這句話,雖然知道兩人之間說謝謝會有點生疏,但她心里就是充滿了感動的,想要說出來讓他知道。

    晏季勻當然知道了,他從她的眼神和表情就已經知悉。

    “很好……很好。”晏季勻連說兩個好,也不知是在夸自己的手藝還是在夸水菡。

    兩人就這么望著鏡子里的自己,彼此心底都有著幾分奇異的感覺……就是這個人,將要和自己共度一生?就是這個人,你將要和他(她)出現在同一個戶口本兒上,就是這個人,會和你一起在眾人面前宣讀結婚的誓言,與你一同經歷和見證今生最重要最神圣的時刻……

    興奮,甜蜜,緊張……水菡無法形容自己的感覺,心里一直都是漲漲的,高興得想哭卻又使勁憋著。答應過他,今天不會哭,即使是開心的眼淚也不流。她要當一個美美的新娘,拍下視頻,以后給母親看。

    晏季勻想起了在酒店第一次見到水菡的時候,第一次與她的交集糾纏,雖然這其實不算是初遇,真正的初遇應該是四年前。但如果沒有在酒店里發生的事,他和她,現在至少不會成為夫妻。

    看看現在,她已經是他的新娘,肚子里懷著他的寶寶……命運真奇妙,晏季勻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竟然會娶一個年僅十八歲的小女人。她的初.夜,是他的,她第一次懷孕,是他的種,她結婚的對象也是他。這么想想就會發覺,水菡懵懵懂懂的人生,重要的經歷,竟都是從晏季勻這么男人開始。

    晏季勻心里一軟,垂頭輕吻了一下她的臉頰:“你休息一會兒,我先出去了,儀式開始的時候會有人來叫你。我們……待會兒見。”

    “嗯,待會兒見。”水菡嬌羞地點點頭,望著他,依依不舍的目光追隨著他的背影消失在化妝間門外。

    待會兒再見到就是結婚儀式了,水菡怎能平復得了心情,嘴角的笑意一直都沒停止過。他才只是剛出去,并且很快就能看見他,可水菡還是在他轉身那一霎,感到了不舍和思念。

    喜歡一個人難道就是這樣的嗎?相看兩不厭,有時竟連分開一會兒都會舍不得?水菡摸摸自己發燙的小臉,笑意更甜了……

    沉浸在歡喜的情緒里,水菡兩只大眼睛彎成了月牙,聽到身后的開門聲,立刻反射性地回頭,在看到來人是誰時,水菡臉上的喜色轉成錯愕……還以為是晏季勻去而復返,但結果卻是晏錐。

    “大嫂。”晏錐神態自若地叫了一聲,絲毫沒有因為水菡年紀只有十八歲而感到尷尬。

    可水菡就不那么想了。

    水菡是個不懂掩飾情緒的人,見到晏錐,立刻垮下了臉。

    “你叫我名字就行了……有什么事嗎?”水菡那張小臉上分明寫著:我不待見你!

    晏錐微微一怔忡,眸色中劃過明顯的驚詫……水菡怎么對他這個態度?這只純良小白兔何時有爪子了?難道說……

    “水菡,我怎么得罪你了?”

    水菡一聽,氣不打一處來,慍怒地瞪著眸子:“你沒有得罪了,你是一直在利用我。虧我以前還覺得你這個人不錯,原來是我太笨,不懂識人,現在我知道了你做的那些事,我不想再跟你說話,你出去。”

    水菡氣呼呼地咬牙,只可惜她這水靈靈的小人兒實在無法給人兇惡的感覺,反而會讓人覺得她生氣的樣子很可愛。

    晏錐的心抽了抽,復雜的眼神是水菡看不懂的。他也不多做解釋,無奈地苦笑:“是啊,我那個精明的哥哥,他怎會查不到那些事是誰做的呢……水菡,我承認,我確實利用了你,但是請你相信,我對你沒有惡意,只是你剛好出現,而我哥對你又有些特別,所以我……”

    水菡驚訝,憤怒,這人利用了她還說沒有惡意,可知她被晏季勻懷疑的時候有多慘嗎?

    “晏錐,我不知道為什么像我這樣一無所有的人也值得你利用,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我的處境?我從來沒有奢望過自己能變成有錢人,我只是想要一點溫暖,想要平靜的生活……我對晏季勻,不是抱著任何目的去接近,我對他的感情,不是因為他的身份。可是這樣純粹的心,被你利用,使得他以為我跟你是一伙的,為此,我差點還糊涂到想要打掉孩子還證明我是清白的……幸好我及時醒悟,沒有做流產,而晏季勻也趕到診所來找我。你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就能隨意去傷害別人嗎?就能將我背上天大的冤枉嗎?在今天之前,我沒有質問你,是因為,我不想再跟你說話。”水菡清潤的嗓音里透著怒意,雖沒有大聲吼,但卻能讓晏錐感到一陣心悸……眼前這美麗的新娘子,比起初次遇見的時候那個蹲在樹下哭鼻子的小女生,她成長了。

    確實,水菡能夠如此清晰地勇敢地表達自己的意志和憤怒,對她來說,是一種進步。

    晏錐沉默了,不知怎的有那么一點不舒服,心尖上兒上有淡淡酸澀在打轉。從他內心真實的想法來說,他并不想和水菡成為陌生人,但聽水菡的意思,她嫁到晏家了也會當作不認識晏錐了。

    “水菡,我知道現在說什么都沒有,我不敢指望你原諒我,但我真心的想跟你做朋友……以后進了晏家,遇到不開心的事可以找我聊聊,我隨時都愿意當你最忠心的聽眾。相信我,我的本意并非是要傷害你。還有……給你些忠告,女人的婚姻是需要自己去捍衛的,尤其是嫁入豪門的女人,你的丈夫是外界矚目的焦點,想代替你位置的女人太多了,你要學會保護自己,保護自己的婚姻。今天,你最好是把我哥哥看緊一點……”晏錐這番話到是格外真誠,黑亮的目光中含著溫潤的笑意,就像是大哥哥在對小妹妹囑咐一般。

    水菡倏地皺眉,感到晏錐似乎很認真,但是最后那句話,讓她不悅。

    “你是什么意思?”

    晏錐神色不變,頗有深意的目光瞄了水菡一眼:“我說了,是忠告。”

    晏錐不愿多說,轉身走向門外,在即將關上門那一刻,又忽然回頭看著水菡:“嫂子,新婚愉快。”

    晏錐走了,水菡還在回味著他說的那一句莫名其妙的話……為何讓她今天要把晏季勻看緊?晏季勻沒什么異常啊,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馬上就要見到他了……

    水菡最后覺得自己不該再糾結這個,晏錐和晏季勻的關系不如表面平靜,他很可能是故意那么說的。

    同父異母的兄弟之間真是復雜啊……

    水菡來不及多想了,童霏已經開門進來。

    童霏穿著一襲粉色小禮服,里邊穿了塑形衣還是看起來有些豐盈,這小肥肥可不是白叫的。

    童霏笑嘻嘻地拉著水菡的手:“新娘子,儀式要開始啦,走吧!”

    水菡臉上那一點陰霾頓時一掃而光,緊張又興奮地跟隨著童霏,一步一步走出化妝間,走向禮堂……

    禮堂設在露天,四周是草坪和花圃。比起室內的拘謹,這室外顯然更加讓人感到輕松愜意,但現場的布置卻又不乏莊重大氣。賓客們坐在白色長椅上,翹首以盼著今天的主角登場。

    一道鮮花妝點的拱門格外顯眼,水菡和晏季勻將會從這道門走過去,穿過由鮮花插成的路引……這預示著新郎新娘是在走向幸福的殿堂。

    水菡現在整個人都是懵的,一顆心飛在空中停不下來,她眼中只有不遠處那個耀眼的身影,晏季勻。而他也正向她投來凝視的目光……這一刻的對望,在所有人眼里,都是深情款款的注視,新娘臉上幸福的笑容,如今天的陽光還要明媚幾分……【下午還有更新。】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