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第89章:老公是混球
    躺在B超室里,水菡緊緊盯著那小小的屏幕上出現的一團影像。她肚子里的小生命閉著眼睛,蜷縮著身子,正安詳地睡在媽媽身體里……水菡的心情難以言喻,眼角都濕了,癡癡地看著,目光充滿了母性的光輝。雖然她才十八歲,但人類母親的天性卻是存在于骨子里的。

    肚里的寶寶也不知是否有感應,忽地動了動小手小腳,水菡的肚皮立刻鼓起了一小塊,而她也能從B超的圖像中看到孩子的每個動作。

    “動了……動了……”水菡激動得差點落淚,這是懷孕以來第一次這樣明顯的胎動,并且是她親眼見到的。

    醫生也是女人,很能體會水菡的心情,見狀也不由得柔聲說:“摸摸吧。”

    水菡欣喜地將手撫摸著自己的肚皮,上鼓起的一團,就是孩子的小腳?即使隔著一層肚皮,可母親與胎兒之間那種神奇的聯系卻是無法阻擋的,水菡在觸到的一秒,清晰地感覺到心跳仿佛慢了一拍……

    這是水菡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一刻,孩子第一次踢了她,這是在想她打招呼嗎?

    孕婦的胎動時間各異,早的時間會在懷孕十六周左右能感應,像水菡這樣懷了五個多月才感到第一次胎動的就算是比較晚了,但孩子是健康的,這點毋庸擔心。

    水菡心里又甜又酸,這種血脈相連的感覺讓她心情激蕩,如果寶寶的父親也能與她一起目睹這珍貴的一刻,那該多好呢……只是,這可憐的寶寶在肚子里還不知道,身為父親的男人,連她來做產檢都沒有陪同,或許早就忘記今天是她做產檢的日子。

    “寶寶……媽媽真沒用……媽媽不知道怎樣才能挽回你爸爸的心……也許從來就沒有得到過他的心……寶寶,你將來出生了,會怪媽媽嗎?寶寶一定是媽媽的心肝兒,不會怪媽媽的……就像我從來不曾怪過我媽媽一樣,沒有父愛,那又有什么關系呢,媽媽會加倍愛你的……寶寶……”水菡的心在對寶寶說話,也是在給她自己一點鼓勵。

    她是沒有父親的孩子,現在就連母親都下落不明,她對這個未出世的寶寶有種歉疚,只希望將來用自己全部的愛去彌補寶寶不被晏季勻疼愛的遺憾。

    母愛是偉大的,也是神奇的。水菡這樣一個純良的小女人,她對寶寶的愛,將會是旁人難以想象的深刻。肚子里的小生命,今天第一次胎動,踢了她,就像是一腳踢散了她心底堆積的悲傷和陰霾。雖然沒有全部驅散,但卻能讓她的心境不再那樣灰暗。寶寶已經五個多月了,過不了多久,她就不再是孤單一個人,她將會有一個親人,至親。這種令人心潮澎湃的感覺,不亞于她對晏季勻的感情。

    老公不待見她,她還有寶寶啊,老公是混球,寶寶會是她的貼心小棉襖,老公不理她,寶寶卻不會離開她……

    水菡這顆飽受折磨的心,終于是堅定了下來,看到了希望和光亮。沒有幸福的婚姻那又怎樣呢,至少她有寶寶,她的人生將會以寶寶為重心,全心全意地愛孩子,撫養孩子長大……想想就感覺特別溫暖,她已經在開始幻想,寶寶會長什么樣呢,會不會很調皮,會不會很聰明?

    晏鴻章對水菡的關心不止于此,除了派人保護她,對她養胎的事宜更是加倍的上心。各種補品都往水菡這里送,還有晏家最引以為傲的滋養圣品,可供孕婦服用的保健口服液,也都是大盒小盒的送過來。晏家的女人都是吃自家的保健品,特別是在懷孕時期,除了炎月口服液,她們一律不允許隨意亂吃保健品。

    幾十年的老牌子了,有口皆碑,炎月口服液在保健品市場絕對是獨占鰲頭的存在。比起那些虛假的保健品,炎月口服液是當之無愧的NO.1。

    晏鴻章對水菡的好,一半是基于他對水菡的印象不錯,另一半則因為她是沈玉蓮的后人。晏家的人大都在暗地里十分眼紅水菡得到老爺子的重視,晏啟芳更是不甘,思忖著,如果等水菡的寶寶出生之后,將來分家產,晏季勻那一房必定是會分得更多了,甚至有可能老爺子手里的股份也會分多一份給那個孩子。晏啟芳以及晏家其余幾房的人也都頗為懊惱,覺得自己這次是失算了,而晏季勻卻太狡猾,他早早地就讓水菡懷孕了,遙遙領先于其他幾房,他的弟弟晏錐和堂弟堂妹們都還沒有結婚生子,他的孩子都快要出生了,顯然的,這對于分家產是有著一股強勁的優勢。

    各房的妒嫉都按捺在心里,除了馨雅那小丫頭之外,其余人只怕沒人會喜歡水菡,他們都只會將水菡視為一個威脅,一個對手。

    晏鴻章深謀遠慮,沒有將水菡接到大宅來住,就是不想她卷入紛爭,讓她留在別墅里,雖然孤清,卻也算清靜,以她的性子,她定是寧愿呆在冷清的別墅也不想呆在一個明爭暗斗的地方。

    水菡是個知道感恩的人,這些日子以來,她慢慢地也感受到了晏鴻章的關心,有時他會親自送補品過來,還會跟她一起聊天,吃飯。他真的越來越像一個慈祥的長者,水菡對晏鴻章的印象也改觀了,學會觀察,卻會去發現別人的優點和長處,感受到的關心,她都會銘記于心。

    水菡每次和晏鴻章聊天的時候都會想要多聽到一些關于外婆年輕時的故事,而晏鴻章也都會耐心地告訴水菡。只是水菡不會知道,晏鴻章在提到沈玉蓮時,心有多痛,但他不會表現出來,他沒有讓水菡知道他和沈玉蓮曾是戀人,每每想起,他都會難過,歉疚。這種感覺沒有隨著時間的流失而淡去,反而是年紀越大越清晰,已經成為他一生中的執念。

    水菡乖巧溫順,晏鴻章越是接觸越發現水菡身上的優點……她簡單,樸實,腦子里就一根筋,她的情緒可以讓人一眼看穿。在她面前,他不用偽裝自己,他可以暢快地笑,可以像其他的老年人一樣偶爾耍耍小性子,他不用去提防水菡有什么企圖,他只要看到水菡干凈的笑容,就會覺得這個浮躁的世界原來還可以有寧靜美好的時候……

    水菡是個好女孩,只可惜,他的孫兒卻偏偏如此冷落水菡,每次他來,都只見到水菡一個人,晏季勻都不在。

    晏鴻章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水菡不曾向他訴苦,可她不說,卻越發讓人為止心疼。晏鴻章開始覺得,是否自己真的做錯了?逼著晏季勻娶水菡,是否真的是太自私?但事已至此,不能挽回,只希望晏季勻能早日清醒,看清楚自己的妻子是多么難得的一個好女人。

    圣誕節過去,元旦節過去,很快就是春節了,晏家也在忙碌著籌備過年。大家族也有大家族的規矩,像過年這種事,普通人家就是置辦些年貨買些好吃的菜就行,但晏家卻不止這樣。除了這些,晏家還要準備祭祀的事宜。每到重要節日以及清明,晏家的每個人都要前往宗祠祭祀,這是上百年傳下來的家規,被后人嚴格地執行。

    ===============呆萌分割線================

    某國際航班,頭等艙。

    靠窗的位置坐著一位身穿橄欖綠外套的男人,他一手托腮,凝望著窗外的景物,略顯細長的眉毛緊緊蹙著,清秀俊逸的容顏上,眉宇間流瀉出一片沉郁,將他柔美的側臉染上淡淡輕愁,卻也多了幾分惑人的氣質。

    幾位空姐美女已經注意他很久了,可他對此沒有所覺,他腦子里只有一個魂牽夢縈的身影……就在昨天晚上,小鎮的湖邊,美麗的星空下,沈云姿滿懷歉意地對他說:“晏錐,對不起,我沒辦法強迫自己愛你,這段時間我很努力地試過了,想要將你當成我真正的戀人,可是我做不到,我對你,只有朋友間的友誼,沒有男女之間愛的火花。你回家去吧,別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我們今后還會是好朋友,但是很抱歉,我當不了你的女朋友。”

    真話,往往是痛徹心扉的殘忍。晏錐昨晚一整夜沒睡,思前想后,終于決定離開這座美麗的小鎮,離開沈云姿,回到C市去。

    強擰的瓜不甜。晏錐縱然對沈云姿情深意重,但他也有屬于自己的驕傲和底線。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其實從未真正踏實過,總覺得美好的時光隨時都會逝去,果然,沈云姿還是親口結束了這段美好卻又自欺欺人的日子。她不愛晏錐。這是晏錐最痛苦最無奈的事實,所以當沈云姿說出口時,晏錐心底一絲幻想也破滅,他沒有繼續留下陪她的理由,死纏爛打,不是他的作風。在她明確表態之后,他唯一能維持自尊的辦法就是……離開。

    飛機起飛前十五分鐘,最后一位乘客登機了,也是頭等艙的,就坐在晏錐身邊。

    那人哼著口哨,敲著二郎腿,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原本晏錐也不在意的,但是當他看清楚這人的臉時,立刻窩火了,冷笑:“你怎么會跟我同一班飛機?”

    那人很不客氣地翻個白眼,往座椅上一靠,懶洋洋地說:“怎么了,飛機又不是你一個人包的,還真當自己是太子爺呢……晏家,二少爺。”

    最后“二少爺”仨字,他說得特外重,似是另有深意。晏錐驀地臉色一沉……果然對方是知道他的身份。這個笑得很欠揍的乘客不是別人,正是晏錐和沈云姿前些日子遇到的那位敲竹杠的年輕畫師……【求月票!】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