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第117章:大膽引誘
    今天原本只是計劃去公園看看孩子就好,可沒想到看著看著就將女人孩子都拐到自己辦公室來了,還忍不住趁人家洗澡時將人又吃了個遍。吃完還感覺滋味挺好,意猶未盡似的,干脆一家人回去晏家大宅給寶寶過生日,一起吃晚飯,切生日蛋糕……

    晏季勻已經一年沒在這兒吃過飯,晏家的眾人也都是許久沒見他了,想不到他會帶著水菡母子回來,有的人驚訝,有的人高興,也有人是滿肚子的嫉妒和不悅。

    晏鴻章早就聽到陳嫂回來匯報了在公園的事,他心里高興,吃飯時笑聲也多了起來。一年之中,晏季勻只見了老爺子兩次,加上這次不過也才三次,但他已經明顯地感覺到老爺子的脾氣似乎有明顯的變化。少了幾分嚴厲,多了幾分慈祥,更像是個親切的長輩了。

    但晏季勻與老爺子之間那些多年沉積的心結也不是那么容易解開的,兩人心照不宣,表面上都不提及,可暗地里卻是心知肚明的。

    特別是因為晏季勻和水菡的婚事,老爺子心有愧疚,所以即使晏季勻這三年來對家里幾乎不過問,老爺子也沒有多說什么,現在他回來,老爺子自然是欣慰的。

    每個人的心思都不同,飯桌上看起來一片和諧,可如果仔細觀察就能發現,鄧嘉瑜的注意力一直都沒離開過晏季勻。

    鄧嘉瑜和晏錐坐在老爺子右側,晏季勻和水菡還有小檸檬坐在左側。兩房,四個大人這么面對面坐著,各懷心事……

    晏錐很想忍住不去看水菡,但就是眼睛不聽使喚,好像自己對面有塊磁鐵一樣,可是心里又有股淡淡的酸意在蔓延……晏季勻,怎么突然回來了?這三年他不是跟水菡分居么?他回來只是這一天還是會繼續呆下去?

    習慣真是個可怕的東西,這三年來,晏錐對水菡母子照顧有加,他甚至經常回大宅來住,為的就是見到水菡和小檸檬。這已經成為他生活里不可缺少的部分,以至于他麻痹了內心某些顧忌,忽略了水菡和晏季勻始終只是分居而不是離婚啊……

    鄧嘉瑜就不只是酸意了,而是嫉恨。她嫁進晏家三年,只見過晏季勻三次,而這一次卻是晏季勻和水菡一起出現,就坐在她對面,她感覺很不爽,討厭看到晏季勻身邊有女人,哪怕水菡是他老婆。他身邊的位置原本該是她……鄧嘉瑜的思維一直都陷入這種錯誤的怪圈里,總覺得是水菡的存在才導致了她和晏季勻之間沒成事。

    女人的嫉妒心有時是不可理喻的,一旦滋生,將再難以根除。

    大人們的復雜,小孩子可不懂,他也不需要懂,他只要知道今天很開心就行了。

    小檸檬坐在水菡腿上,烏溜溜的大眼睛時不時瞄著晏季勻,那小不點兒對晏季勻有些好奇又有點期待,還有點害怕,對他來說,爸爸是陌生的,他雖然想要爸爸,可現在爸爸真在眼前了,他不知道該怎么做。這孩子還是有些靦腆的。

    到了切蛋糕的時候,小檸檬可開心了,看著這五彩繽紛的水果蛋糕,小檸檬直吞口水。上邊插了三根蠟燭,由晏季勻親自點上。

    水菡悄悄告訴小檸檬,可以在吹蠟燭之前許愿,但是別馬上說出來,否則就不靈了。

    小檸檬很聽話,果然像大人一樣閉上眼睛兩只手合十,很是認真滴默念著什么,然后睜開眼睛,嘟著小嘴而去吹蠟燭。孩子的肺活量很小,何況還是這么體弱的孩子。水菡和晏季勻同時對望了一眼,跟著小檸檬一起將蠟燭吹熄……

    “小檸檬,生日快樂!”

    “寶貝兒生日快樂!”

    “。。。。。。。”

    一片祝福的聲音響起,且不論有多少是真心的,但至少小檸檬覺得是真的,他開心地拍手,小臉染上可愛的紅暈。

    水菡低頭附在小檸檬耳邊說:“兒子,媽媽希望你的身體可以一年比一年健康,以后媽媽會帶你去很多好玩的地方……你不是最想當運動員嗎,等你身體好了,媽媽還可以每天都陪你去運動……”

    水菡說得很小聲,但已經足夠晏鴻章和晏季勻聽到了。小檸檬歡喜地在水菡臉上親親,小臉笑成一朵花,但看在晏季勻眼里卻是有些心酸的。他都不知道原來兒子的愿望是想長大后當一名運動員,可兒子的身體卻是這么弱,也不知何時能調理好,興許還要花去一年兩年甚至更久的時間……

    晏季勻伸手摸摸小檸檬的腦袋,深眸里泛起絲絲疼惜,隨機將一塊蛋糕放到小檸檬面前的盤子里:“吃吧。”

    小檸檬呆了呆,望著蛋糕吞吞口水,沒有直接吃,而是說:“謝謝。”

    說完,他才開始湊上去張開嘴巴咬了一口,連叉子都省了。

    晏季勻感到有點詫異,小檸檬很有禮貌,這真是才三歲的孩子么,看見心愛的蛋糕都還先要說了謝謝才開始吃……很好,小檸檬的表現讓晏季勻很欣慰,同時也側頭向水菡看去……

    還是小孩子最不會做作,見他大口大口地吃蛋糕,很暢快的樣子,大人的心情也跟著好些。

    一頓飯就在和諧的氣氛中度過了,晏季勻覺得,這是這么多年來,在宴家大宅吃過的最像家宴的一頓飯了。首先是因為爺爺不再像從前那般嚴厲,吃飯也沒有搞得像公司做報告那樣,只是純粹的吃,沒有再問工作上的事。這些變化,或許都很水菡和小檸檬有關吧?是她母子倆為這冷冰冰的晏家帶來了新的生機……

    趣味,永遠是人們做事的最原始動力。

    時隔三年,晏季勻今天又發覺這小女人好像是個挖不完的寶藏,總是會帶給他驚喜。分居三年,有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驅使著他身不由己地想要去靠近,因為被她勾起了興趣……他不急,他像是個久候的獵人在長久的無聊生活之后發現了新的獵物,而這獵物就是他分居三年的小妻子……

    晏季勻嘴角露出一抹諱莫如深的笑意,水菡見了禁不住顫了顫,他的眼神怎么看起來怪怪的,讓她心頭發毛,但她想來都看不透這男人的心思,他比大海還要深沉。

    吃完飯,各自回房。有人忍耐了多時,早已是按捺不住了。

    從主宅回到水菡居住的那棟小樓,大約要走五分鐘。她和孩子先上去了,晏季勻因為被晏鴻章召喚而走得晚些。當他從書房出來,穿過大廳側門,繞過花房,忽覺身后傳來輕輕的腳步聲,不由得眉頭一皺,驀然回首望去……

    “HI,季勻……”一陣香風襲來,隨之,女人柔軟的身體靠上來,挽著他的胳膊:“這么急著走啊?見到老朋友也不敘敘舊么……”

    鄧嘉瑜嬌滴滴的聲音帶著明顯的曖昧和挑`逗,她是瞅準了時機的,從吃飯開始就忍耐著,現在好不容易等待可以跟晏季勻單獨相處的機會,她怎能輕易錯過。

    晏季勻眉眼一挑,淡淡地說:“弟妹,你不跟我弟弟在一塊兒,單獨一個人在花園,不覺得有點冷清么?”

    他的稱呼,正好不著痕跡地提醒了她的身份。可鄧嘉瑜就像是沒聽懂似的,一雙美目癡癡地望著他:“你說晏錐呀?呵呵……你還真是會說笑,以你的睿智,怎么會不知道我跟晏錐只不過是商業聯姻的結合,婚后都是各過各的生活,我對你的心,從來沒變過,而他嘛……似乎對某個受冷落的女人格外眷顧,現在他只怕是忙得很呢……”

    晏季勻鳳眸里倏然射出一道冷光,沉聲問:“你想說什么就直說。”

    晏季勻的態度,比從前還要讓人尷尬,直接忽視鄧嘉瑜的表白。

    鄧嘉瑜臉色一僵……這男人的心怎么比幾年前還要狠?

    但鄧嘉瑜也是個心理超強悍的女人,越是難以得到手的東西她越是樂此不疲地想要爭取,爭強好勝到了近乎BT的地步。

    “我是看你這三年不聞不問的,恐怕也不知道這宅子里有人對水菡的關心超出了應有的范圍……好心提醒一下而已,干嘛這么冷冰冰的?晏季勻,你記住了,我跟晏錐之間只是掛名夫妻,如果哪天你想跟我好,我隨時歡迎你來找我。”

    鄧嘉瑜高傲的眼神瞄著晏季勻,手指輕輕在自己唇上一按,轉身時拋去一個飛吻……

    這女人的膽子確實夠大,如此明目張膽地引`誘自己丈夫的哥哥,只差沒說我們現在就去滾床單吧……她就是因為晏季勻和水菡分居三年,讓她看到了希望,才會這么恬不知恥。

    鄧嘉瑜所說,讓晏季勻瞬間想到了晏錐……難道說,晏錐此刻正在水菡那里?他們會做什么?

    猶記得那一年祭祖時,晏錐還曾無理地抱過水菡……

    晏季勻的臉色陰沉得可怕,深邃的眸子里翻卷著怒浪,緊握著拳頭氣勢洶洶地走進了水菡主的那棟小樓……才剛一走近臥室,他便聽到了一個熟悉的男聲傳來,可不正是晏錐么?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