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第134章:霸占她的心她的身
    這個男人啊,天生就是這么硬邦邦的,真不知他曾經的溫柔是那股神經開竅了,總之現在這根神經是封閉的。明明是緊張她的身體,關心的話從他嘴里說出來都成另外一種味道了,誰聽得出你的本意啊?這說話,還真是一門高深的學問……

    “你……你出去,我自己洗!”水菡雙手抱胸,遮住那誘人的惷光。

    晏季勻嗤笑一聲“遮什么遮,你身上哪個地方我沒看過?手拿開,別擋著我的視線。有本少爺親自為你洗澡,你該高興!”

    “你……我……”水菡羞憤,這男人,還能再無恥一點么?

    可是,她的心,還是忍不住會碰碰直跳,水眸狐疑地望著他:“你怎么知道我自從早產之后就不能淋雨?”她不解,晏季勻這三年都跟她分居,不聞不問的,可怎么好像很多事他都知道?

    這是水菡早產時落下的病根,醫生說,幾乎是不可能會醫好了,就好比女人坐月子那段時期如果落下病根的話,有的一輩子都治不好,發作起來會很難受。而水菡現在就是對雨敏感。平時好好的,身體也沒事,可就是不能淋雨,淋一次就發一次燒,無一例外。所以晏季勻才會發這么大的火。

    晏季勻臉色一僵,垂眸斂去眼中的復雜,狀似不經意地說:“呵呵……我是什么人,這晏家大宅,就算我不回來住,也能將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

    水菡微微失神,心里又酸又澀……他難道一直都關注著她嗎?不太可能吧,他的心思不是都放在那個女人身上了么?

    這么一晃神,某男邪惡的大手就趁虛而入,一手掌握了她胸前的白嫩。

    “啊……你的手拿開!”水菡低呼,不敢太大聲,怕被小檸檬聽到。

    晏季勻聞言,不但不收手,反而更加肆意地挫揉著她的敏感,眸底的墨色逐漸深濃……

    水菡羞惱,他每次都是想怎樣就怎樣,活像她是玩具。

    “你怎么這么臉皮厚啊,剛才還說不會用強的……”

    “是啊,你沒看我現在正忍著嗎?”晏季勻瞄瞄下邊,水菡順著他的目光望去,他的褲子竟然像是快要撐爆似的。

    “我顧及你的身子,現在不做,但我總可以收回點福利吧。”男人低沉輕緩的語調透著濃濃的晴欲,修長的手指在浴缸里油走于她嬌嫩的肌膚,還美其名曰這是在為她洗澡……

    “晏季勻,你就是個無賴!”水菡憤憤地咬牙,小臉從蒼白轉為緋紅。她又不是神仙,只有一顆凡心而已,身體被男人這么肆意逗弄著,她生理上不可能沒有反應的。盡管她的心在抗拒著,可身子不聽使喚的竄起一股細細的熱流,輕顫在他指尖……

    浴缸就這么大點,她泡在水里能躲到哪里去呢。

    晏季勻對于“無賴”這稱呼已經免疫了,連混蛋都聽習慣的男人啊。

    “嗯……上邊洗了,洗洗下邊……”男人俊臉上是一本正經的表情,可呼吸卻在逐漸加重。

    “別……”水菡奮力抓住他的手,阻止他攻陷她那處領地,可他的力氣那么大,她兩只手才只能擋著他一只手,他的另一只手還是得逞了……

    “別鬧,乖乖的,我給你洗澡。你怎么比小檸檬還難伺候,那小家伙比你乖多了……”晏季勻嘴里低喃著,不自覺的眸光變得柔和,鳳眸里燃燒著撩人心弦的火焰。

    水菡羞憤,不甘心這樣一次次被他欺負,使勁夾著雙腿,掙扎,想讓他出來,但這么做,反倒讓他越發興奮。

    “唔……你把我的手指咬得這么緊,好舒服……我有點忍不住了……”

    “無恥!誰咬你手了,你給我出去!我自己會洗澡!”水菡要抓狂了,他的手指比他那個東東還可惡一點。

    晏季勻心頭一緊,她怎么就對他這么不溫柔呢,以前那個溫柔乖巧的小東西去哪里了?

    “說,你今天去見梵狄,你們都做了些什么!”他說著,手指上的力道一狠。

    “啊……疼!”水菡的身子驟然緊繃,自己最重要的地方被男人攻占了,她不得不老實一點。

    “你知道我是去送錢給他的,還能做什么,給了錢就回來了,你怎么總是把我想得那么不堪,我是那種隨便的女人嗎?”水菡憤憤然瞪著他,水眸清澈無畏。

    “梵狄就這么放你回來了?沒有碰你?”晏季勻手上一松,面色也稍微緩和一點。

    “如果我們真的要做什么,我還會回來嗎?虧你還自詡聰明,原來也有笨的時候!”水菡狠狠地鄙視了他一眼。

    晏季勻被她這目光刺激到了,同時也清醒了一點……確實,假如梵狄要跟水菡發生什么,絕不會現在讓她冒雨回來。最可惡的是,他竟然找不到水菡去哪里見梵狄了。梵狄比起從前讀書時神秘了太多,晏季勻暫時還沒查到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

    見她憤懣地抿著小嘴,晏季勻一下往前傾身吻住她粉紅的唇瓣,含糊的聲音強行灌入她的口腔……“你最好別騙我……你是我的女人,你的身體和你的心,都只能屬于我!”

    “唔唔唔……”水菡掙扎,被他吻得喘不過氣,這么上下夾擊,她哪里受得了,盡管極力隱忍著體內的燥熱,可他像是故意的,特別賣力地撥弄著她的敏感。

    “想要嗎……你都已經這樣了……”

    “不……”水菡倔強地發出聲音。

    “嗯?還敢說不?”晏季勻不甘心,他就是想看到她嬌羞地求饒……毫無預警的,他的手指抽出,然后再狠狠壓下去……

    “啊——不要……不……”水菡羞憤難當,他一定是故意的,明知道她的弱點在那里!

    “別哪樣啊?是這樣嗎?”他邪肆的笑意里帶著戲謔和興奮,享受著她在他指尖輕顫所帶來的刺激感。看著她死死咬著唇,他越發快速了,非要看到她動情的樣子不可。

    水菡的臉漲得快滴血了,白嫩的身子在燈光下泛著粉紅,猶如強弩之末般無助地低吟:“不……不——啊——”水菡忽地一陣緊繃,戰栗……終于還是被他送上了頂峰,這個可惡的男人!

    水菡氣喘吁吁,腦子還是一片空白,沒回過神來之際,他已經自動自覺地脫去了褲子,邪笑道:“現在該我了……”

    “你……”

    他已經跨進浴缸,卻沒有進入她,而是抓著她的手引導著放在那血脈膨脹的某處。“我剛才說了不會來硬的,不做可以,但你得幫我釋放出來才行,不然憋壞了以后可沒你的福利了……”

    “你還好意思說福利?你……呸……”水菡有氣無力的,身子里余韻未退,提不起半分力氣,出口想吼他,卻變成這么細弱的聲音。

    “行了,好好勞動……”晏季勻俊臉漲紅,硬是拽著水菡的小手幫他解決需要。

    這男人的賴皮理論就是——不讓我做,總不能不讓我放吧?

    其實這貨心里還是有點竊喜的,水菡比他預計的回來要早,他先前跟寶寶在玩,可一刻都沒安心過。

    晏季勻找不到水菡就來了這里陪著小檸檬……只要孩子在手,還用擔心孩子的媽不回來嗎?

    只不過,晏季勻從今天的事情上也得到了巨大的刺激,蟄伏在他心底的情意再一次地萌動,不由自主地越發想要將水菡看牢,想要親近她,想見到她。

    其實這三年,說穿了就是晏季勻在跟自己拔河。他心中有兩個聲音……一個是在告誡他不可以跟水菡在一起,否則就是對不起母親。另一個聲音又在時不時地動搖他的決心,讓他對水菡始終難以割舍。如果真的無情,他大可以離婚,但他卻沒有這么做。

    這小女人,藏都藏不住,她的美好和善良,他從來都知道那是多么珍貴,以為只有他才知道,可晏錐和梵狄都看出來了,還對水菡有了想法……可惡!

    晏季勻骨子里的熱血被激起,身為男人,身為丈夫,他不會容許妻子被人染指,一定要將她看得牢牢的!

    晏季勻是行動派,心里怎么想就馬上付諸行動……第二天,水菡上班的地方,那附近莫名其妙就多了一輛黑色商務車,從早上一直停在那里,直到水菡下班才消失。而水菡是不會察覺到的……晏季勻派去的人,怎會輕易被察覺。

    陷在感情世界里的人都是盲目而沉迷的,當時不會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有多奇怪,旁觀者清,洪戰看著晏季勻漸漸對水菡上心了,活像是毛頭小伙子開始了人生的一場戀愛,只是晏季勻自己還沒發覺而已。

    他不急,他對水菡的興趣甚至大過了從前。現在的她,讓他有點難以掌控了,激起了他心底的征服欲。慢慢來,收復她的心,這過程才是最美妙的……

    ================呆萌分割線==============

    就這么過去了好幾天,梵狄也沒再來店里找水菡,只是通過電話。他的忙碌進入了緊要關頭,暫時無暇分身,只是每當他心情煩躁的時候就會拿出水菡給他的那張銀行卡,一個人拿在手里端詳很久,時不時嘴角還上揚著笑意……

    不只是梵狄沉寂了一陣子,晏錐好像也是挺忙。酒店對這次“旅游派對”的接待工作正緊鑼密鼓地進行著,晏季勻已經是分身乏術了,晏錐也得來輔助。

    六星級酒店的運作,絲毫不會比一間大公司更簡單,它的復雜和高難度,足以讓像炎月集團這么大的公司投入大量人力財力。

    如果可以,晏季勻很想能有時間多陪陪小檸檬,想帶著水菡和孩子出去玩,可這些計劃都只能暫時擱淺,一切都等這次旅游派對結束,他會給自己放個假。

    有多久沒放過三天以上的假了,晏季勻已經不記得……

    晏家表面上依舊是平靜如昔,外人看到的都是一片和諧,內里的各種明爭暗斗卻是在悄悄地演變著……

    晏錐那一房的臥室里傳出隱約的說話聲,難得鄧嘉瑜今天在家吃晚飯,剛一吃完就拉著晏錐去了臥室。

    這對掛名夫妻,貌合神離,是同住一個屋檐下的陌生人,確切地說,是兩個合作伙伴。

    鄧嘉瑜深紅色的指甲夾著一根褐色的女士香煙,鮮艷的紅唇里塞著水果,一副老氣橫秋的架勢瞄著晏錐:“喂,你打算什么時候開始啊?我爸都問過我好幾回了,你這女婿到底有沒有辦大事的魄力?有的話,秀出來瞧瞧,都三年了,你除了在結婚那時候重新復職,其他還有什么長進?”

    鄧嘉瑜斜睨著晏錐,精致的容顏上,透出譏諷。

    晏錐對于鄧嘉瑜這種說話的方式早就習以為常,他不生氣,也不會被刺激到……千金小姐見多了,像鄧嘉瑜這樣傲慢的,一點不稀奇。

    “鄧嘉瑜,你們家是開銀行的,怎么一家子都突然變傻了嗎?最近炎月的股票只升不降,這時候要買進,需要花去多少成本,你們不會算這筆賬嗎?就算你們家錢多得用不完,但要在炎月股價漲勢看好的情況下買進,你們確定一下拿除那么多資金后還能像現在這么輕松?買進股票的最佳時機,不是現在,我們都等那么久了,何妨再多等等?只要出現哪怕是一件能影響炎月股價的新聞,股價下跌,那才是我們該出手的時候!”晏錐語氣平淡,但如果是被內行聽到,一定能嗅出其中隱匿的殘酷與無情。

    這兩口子所說的買進股票,絕不是指的晏家人目前手中所持的股票,而是指的公司里除了晏家人之外的一部分股東,他們手上持有的股票加起來,相當可觀,一般的公司沒可能一口吃下。也就鄧家這開銀行的,與晏錐聯手,才可能有一點機會。

    一旦晏錐所持股票超越了晏季勻,那時,就連晏鴻章都無法阻止晏錐成為下一任總裁!

    這就是鄧嘉瑜當初嫁給晏錐時,私下達成的合作協議。

    晏錐從小到大的夢想就是要成為母親的驕傲,讓母親在晏家能抬起頭做人,后來慢慢的,因為有了沈云姿的出現,再有水菡的存在,晏錐更深刻的意識到,男人想要得到某些東西,必須先讓自己強大起來。只有足夠強,才有說話的份兒,只有成為晏家的家主,才可以掌握生殺大權!

    晏錐最近很少去見水菡,可他的心從未停止過對水菡的關心和情意。他默默地努力,一步一步朝著目標前進,即使是與鄧家合作,他也在所不惜!

    平靜的日子,就像是冬天結冰的湖面,冰塊之下就是暗流洶涌,稍不注意就會踩出個冰窟窿掉下去!

    沈貝自從收到晏季勻讓洪戰送去的支票后,便再也不敢給晏季勻打電話,更不敢去找他了。

    她心里無比懊惱,后悔死了自己那天跑去酒店門口等他。或許就是因為那樣觸怒了他吧?她實在不該小看這個男人的絕情程度。

    沈貝早就沒有在跳脫衣舞了,這三年來,她都是靠晏季勻給的錢在生活,現在又拿到支票,她這輩子都不用愁,可以找個男人嫁了。但她哪里會就此甘心?對晏季勻的迷戀,三年來越發深刻,即使有時會出現男人追求她,她都會不自覺地拿對方跟晏季勻比……

    晏季勻那是誰都能比得了的嗎?拋開他絕世的容貌,上佳的氣質,他的身份地位,他的精明睿智,他對女人若即若離的態度……等等一切都是令女人瘋狂的特征。

    越是得不到的東西越想要。人類的劣性根從來如此。

    這夜,沈貝獨自一個在夜店包廂里買醉,占據了曾經被晏季勻長期包下的那個包廂。

    從前的她,只能在下邊舞臺上表演脫衣舞給客人看,現在,她可以坐在包廂里居高臨下欣賞著舞臺上的每個節目。兩者的差別都是因為……她現在有錢了。

    高興是有,但更多的是不甘,憤恨!

    “水菡……你憑什么得到晏季勻?你知不知道你是全天下最愚蠢的女人,等你知道晏家當年對沈家做了什么,你還會像現在這么得意?到時候,只怕你會恨不得一把火將晏家燒了,哈哈哈……罵我是小三,走著瞧,你的“好日子”還在后頭呢!”沈貝喝得微醺,手拿著一瓶洋酒在灌,時不時還喃喃自語,笑得猖狂。

    就在沈貝一個人狂歡的時候,包廂的門被人輕輕推開了。

    沈貝驀地一驚,酒勁頓時去了大半,驚悚地盯著門口進來的人,想要尖叫都發不出聲音……

    一身黑衣,渾身上下裹得像粽子的人,分不出是男是女,但沈貝卻認出了那雙眼睛。

    “你……你怎么回來也不事先說一聲……”沈貝的聲音不自覺地顫抖。

    “蠢貨!就因為你,我才提前回來了。誰讓你跑去晏季勻酒店門口等他的?現在他不見你了,你的作用也到此為止。拿著他給的支票,滾得遠遠的,找個男人嫁了吧,別再折騰,也別再對晏季勻有非分之想,因為……他不是你能覬覦的。今后,一切由我接手,你不必再參與進來。”這人機械式的口吻,不帶一點人味兒。

    沈貝驚駭了,如同被人敲了一悶棍,不可置信地望著此人:“不……你不能這么對我!我不要離開這里!”

    “由得你不離開嗎?我現在對你還算是客氣的,如果是換做另一個人站在你面前,你現在已經是半個死人了。”

    “另一個人?他要來了嗎?”沈貝驚恐地神色活像是聽到了什么恐怖的事件,的確,她寧愿被眼前這人趕走也不想面對那個人……那不是人,是惡魔。【稍后還有更新!】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