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親親總裁,先上后愛 > 第177章:為她戴上戒指
    窗外烈日炎炎,室內卻是一片陰沉沉的氣息,尤其是當視線觸及到病床上那個奄奄一息的女人,心情就會越發沉重,痛惜。

    她額頭上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卻又添新傷。就在今天,她趁看護不注意的時候,打破了一個水杯,企圖利用玻璃碎片割腕自殺。

    此刻,她安靜地躺著,面如白紙,雙眸緊閉,呼吸微弱,剛才從搶救室里出來,命是保住了,可她的情況卻更加讓人擔憂。

    杜橙穿著白大褂,站在晏季勻身邊,小聲地說:“原來沈云姿曾有過憂郁癥的病史……她自殺,就是癥狀加重了。憂郁癥不是那么容易看出來的,護士也才接觸沈云姿幾天,所以沒能及時發現,我們也是從沈云姿的一個熟人……就那個攝影協會的會長告訴的,我們聯系過沈云姿以前在國外的主治醫生,證實了確有其事,并且……在過去了三年多時間里,沈云姿曾有過兩次吞服安眠藥自殺的記錄,但都被及時搶救過來了。”

    抑郁癥,自殺記錄?

    這些字眼,讓晏季勻的心都揪緊了,整個房間都彌漫出一股悲慟的氣息……已經不是第一次自殺了,這該是多么令人惋惜和痛心的事?而她卻從未在他面前透露過半個字。這些年,所有的痛苦和折磨都是她一個人在承受么?她是痛到什么程度了才會輕生?晏季勻無法感受到那種心情……沒想過自殺的人當然體會不到了。但他卻有一個感覺,沈云姿被傷到了極點才會患上抑郁癥,才會在過去三年里自殺兩次……可現在怎么還會想自殺呢?他在醫院守了她兩天,沒發現她有什么異常啊,況且,她不是獲得了全國業余攝影大賽冠軍么,說明她的心靈有了寄托,專注于攝影才會取得成就,怎的還會輕生?

    這個問題也是杜橙比較費解的,但是現在晏季勻站在這,杜橙似乎有點明白沈云姿為何會再次犯病了。

    “咳咳……晏少,我先來給你科普一下啊……”杜橙清了清嗓子說:“抑郁癥,是一種常見的心理障礙。根據調查數據顯示,現代人患上抑郁癥的越來越多了,分別為不同程度的表現。癥狀輕的就是長期情緒低落,但如果不引起重視,不治療,也沒人從旁開解你,幫助你走出來,那么慢慢地就會變得很嚴重,出現自殺念頭和行為。有15%的抑郁癥患者是死于自殺的,并且這個數據還呈不斷上升的趨勢。對于抑郁癥患者來說,整個世界都是灰色的,甚至是黑暗的,他們看不到希望,看不到這個世界美好的一面,即使大家都認為是美的東西,在抑郁癥患者的眼中,也會成為極度陰暗和傷感的事物。你有沒有看過沈云姿獲得攝影大賽冠軍的那張作品?她拍出來的東西表面上是很唯美,但如果是一位心理學家去看,就能看透她的作品中所影射的內涵不是積極健康的東西,而是極度的悲觀……”

    晏季勻心里掀起了不小的波瀾,望著沈云姿慘白的面容,還有她手腕上那刺目的紗布,他只覺得像有只無形的大手在攥著心窩處……沈云姿在他面前裝出來的堅強和灑脫不過是為了掩飾她的病情和內心的傷痛,她并不是真的放下了過去,她陷得更深了,甚至傷心到想死。或許,她之所以會割腕,是因他這幾天沒來看她,她失望了,所以犯病。

    幸好護士發現得及時,否則后果不堪設想……晏季勻想想都感覺后怕。如果真的出事,現在他見到的就不是沈云姿躺在病床,而是躺在太平間了……

    杜橙看晏季勻這默默無語的樣子,他也是頗感無奈。他是醫生,病人鬧自殺,他總不能不管啊,可晏季勻都已經有水菡了,沈云姿這邊原本是不該走得太近的,但這是自殺,不是感冒發燒那么簡單,沈云姿即使這次僥幸不死,她醒了之后仍然是極度危險的。唯一解決辦法就是從她的思想上入手,讓她放棄自殺的念頭,但這點,杜橙是無能為力了。

    所謂心病還需心藥醫,杜橙只能救人命,救不了沈云姿的心啊。

    晏季勻在醫院一直守到了晚上九點,沈云姿還沒醒來,他心里有些掙扎,是現在回家去還是繼續守在這里?

    水菡接到電話時正在哄小檸檬睡覺……

    晏季勻在電話里也沒有隱瞞,向水菡坦白了沈云姿患有抑郁癥自殺的事。

    “哦,不回來了?好啊,你隨意。”水菡淡淡地應了一句,不等晏季勻再說話就趕緊將電話掛斷了。

    她心里窩火……昨天喬菊回來,她和晏季勻在喬菊面前同聲同氣夫妻齊心,她當時對這件事還有幾分欣慰的,但今晚他又留在了醫院,只因為……那個女人下午鬧自殺。

    抑郁癥,自殺……水菡對此還是有所同情,但愛情是自私的,沒人會愿意自己愛的人陪伴在其他人身邊,無論那個人是什么情況,同情歸同情,愛是不可以分享的。

    晏季勻這幾天雖然都沒被水菡允許進臥室去睡,但他至少還回家來了,睡在隔壁房間,而今晚,他不會回來。

    水菡連哭都哭不出來,眼淚早就流干了,心也被傷到接近麻木,痛著痛著就真的成了習慣。

    第二天。

    沈云姿睜開眼第一個見到的人就是晏季勻。

    他睡在沙發上,修長的身子無法被沙發全部容納,他是縮著腳睡的,睡得不太安穩,眉頭緊緊皺著,似是連睡覺都滿腹心事。

    靜謐的病房里只聽得見他輕淺的呼吸聲,他俊美無雙的容顏比從前更加深邃立體。棱角分明的五官是上帝精雕細琢的杰作,眉毛濃黑有型,挺直的鼻翼下,兩片粉色的薄唇如初開的櫻花,泛著you惑的色澤。他下巴的輪廓有種格外的吸引力,讓人忍不住很想要上去含住親吻一下……這樣一個顛倒眾生的男人,他有世間最冷漠的一面,然而她卻知道,他有最柔情最溫暖的一面。

    她緩緩蹲下來,眸光中流露出深深的眷戀,兩眼泛紅,顫抖的手伸出去,像著魔一樣的輕輕撫著他的眉眼,如癡如醉,飽含深情的目光里又夾雜著濃濃的痛惜……這個男人啊,是她唯一愛的,任時光荏苒都忘不掉擦不去的人啊……

    她曾試著要去憎恨他,可是辦不到。強迫自己忘記他,也辦不到。她受傷住院,他來照顧,她內心是萬分感激也是高興的,只是在她以為他心里還有她的時候,他卻請來了看護照顧她,而他就幾天不來醫院,她的痛苦無人能訴說。

    患有抑郁癥的人,嚴重時容易輕生,常人是無法理解的。沈云姿只想結束自己的痛苦,在割腕時,她只想著晏季勻,滿腦子都是他……

    沈云姿想不到自己居然沒死,醒來又看到晏季勻了,這是她在做夢嗎?

    不……不是夢,是真的,他真的來了,就在她面前。

    沈云姿的指尖觸碰到晏季勻的皮膚,感受到他的體溫,聽到他的呼吸,她才真的敢確定這不是夢。

    眼淚,不聽使喚地流下來,無聲無息的滾落腮邊……有多久不曾在他面前哭過了?以前在澳洲時,她也只不過是當著他的面哭過一次而已。就是她拒絕他求婚的時候……

    因為自卑,因為覺得自己配不上他,所以才會拒絕他的戒指。但其實她內心的痛苦不比他少。如果當時她一口答應了,不顧忌那么多,現在,他的妻子應該是她才對……

    沈云姿在極力控制著,不讓自己哭出聲,不想驚動他。就在沈云姿站起身來之時,她忽地看到地上有個深藍色的小盒子。

    嗯?難道是晏季勻掉的?

    沈云姿撿起來,猶豫了一下,還是將盒子打開了……

    這里邊赫然是一雙對戒。款式簡單但卻別具新意,寥寥幾根粗線條就勾勒出了一根骨頭,這是在寓意女人是男人身上掉下來的一根肋骨?

    好別致好有深意的戒指啊。沈云姿一看就喜歡上了,一時間有點發呆。

    沙發上的人動了動,沈云姿下意識地收起了戒指,兩只手背在身后,晏季勻也在這時睜開了眼睛。

    “云姿,你醒了。”晏季勻坐起身,關切的目光望著沈云姿。

    沈云姿輕輕點頭,想到自己自殺的事,她不知該怎么跟晏季勻說。

    晏季勻心里一顫,沈云姿紅腫的雙眼明顯是剛哭過。她曾是那么堅強的一個女人,他只見她哭過一次……她的抑郁癥這么嚴重,自殺被救起算是命大,現在又哭了,情況豈不是會更糟?

    晏季勻此刻沒有多余的想法,只想著怎么安慰沈云姿。

    “云姿,我有件東西想要送給你。”

    沈云姿眼里倏然露出異樣的神采,蒼白的臉蛋竟浮現出兩朵紅暈,神色嬌羞地把手伸到前邊來,美目一眨不眨地盯著晏季勻:“你是不是想送我這個?我剛才在地上撿到了,是你掉的吧?”

    “是我掉的,可這……”晏季勻很想說這不是他要送的東西,但沈云姿卻是一臉欣喜。

    “我很喜歡這里邊的戒指,既然是你送的,可以給我戴上嗎?”沈云姿目光灼灼,把自己的右手伸向了晏季勻……【還有更新】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